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完结

小说:沂春之约| 作者:吴子君| 更新时间:2013-07-20 19:58:03| 字数:7928| 加入书签
  留朝东和敬子君同居已经五个多月了。这期间,留慧打过电话来问留朝东的情况,还需不需要她来蓉都,留朝东说,小敬照顾他很周到,她们家也少不了她,她就可以不来了。

  这些日子来,留朝东的身体,也变得硬朗起来,脸色红润,仪表整饬,见了他的人,都说他比住院前更显得精神。留朝东每天坚持早晨6点半起床,用电饭锅煮上稀粥,就走路到神仙树公园去锻炼,打一路太极拳,绕着公园快走一圈,回家时,路过菜市场,买上热气腾腾的馒头或花卷或包子,回家来,大约7点一刻,粥也煮好了,叫醒敬子君。敬子君洗漱和上厕所时,留朝东在书房静坐半小时,他说这是他的黄金时刻,然后和敬子君一起吃早餐。饭后,敬子君开车去上班,留朝东就上市场去买菜。留朝东和敬子君每周星期天定一次一周的菜谱,保证每天有新鲜时令蔬菜,有肉食,一周内,至少吃一次豆腐,一次鱼,一次鸡和鸭,三次黑木耳,三次西红柿,红橙黄绿兰紫黑白,色彩配置适当,煎炒蒸炖,都要兼顾。每周去一次超市,买回牛奶,鸡蛋以及日常用品等。留朝东在家里按菜谱操作,学会了烹调,看了不少营养学的书,进行食物搭配。和他同居一段时间,敬子君身上也开始长肉了,脸凼开始变成脸蛋了,青春的光彩更加焕发,简直成了人见人爱的青年。留朝东每天中午坚持睡半个小时左右,下午再看一些有关财务、管理一类的书籍。傍晚,7点半钟和敬子君边看新闻联播边吃饭。晚饭后,敬子君陪着留朝东一起去散步,在散步中,交换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共同探讨一些经营和管理上遇到的问题。敬子君觉得和留朝东在一起,就好像饮甘醇一样,吃在嘴里,甜在心头。因此他们是无话不谈,彼此交心,生活过得十分愉快。
  10月底,敬子君面色疲惫地回家。留朝东问道:“冬阳,怎么啦?愁眉苦脸的。”

  敬子君叹了口气,“去年去G市投标,借了尤小军父亲18万元,用于搞那个工程。结果工程完了,一核算下来,只够保本。由于渝州的公司,产品的用材质量太差,全部挖起来返工,尽管我们的管子没有问题,但是受到牵连,整个工程没有结算,这笔款,就还收不到。尤伯父说那是他要在蓉都买房的款,现在房价涨得厉害,一天一个价,还说听人讲明年买二手房还要交房契税,尤伯父说,他已经付了2万元给卖二手房的人,如果下个月不能把房款交齐,那么按照和卖主签的合约,卖主就可以没收定金,还有权把房子卖给其他人。因此,他催我还款。我答应过他,借款一年,每月按1%的利息计算。算下来连本带息要还21万6千元。我们公司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还他。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办?”

  留朝东想了一想,“我们公司经张阳这一折腾,资金也很困难,我的资金又都投在公司里了,也拿不出来。那么这样吧,把我这套住房拿去抵押了,也许能从银行贷到20万元左右,就拿这笔钱去还尤家驹先生。”

  敬子君不好意思说:“不能啊,我不能让你老居无定所啊。”

  “事情紧急,特事就要特办。谁让你是我的心肝,我的冬阳呢?先度过了这关再说。”

  留朝东第二天就去找了银行的负责人,用房产作抵押,在半个月内就贷到20万元,全部交给敬子君,让他连本带息还给了尤家驹。敬子君让裕隆公司开了借条给留朝东。

  敬子君工作更加勤奋。他除了做建材之外,又给飞仕公司推销智能安防电话。他要和留朝东合作,多做生意,积累资金,去实现他俩的沂春之约的理想。

  在11月初,敬子君从牟学东那里得到信息,涪州市所属的S县准备给60岁以上的老人,每家免费安装智能安防电话,使老人能及时求助、求医和防盗。敬子君就抓紧每一个机会,想方设法,深入地去做该县主管局的工作,他经常去涪州,有时几天也回不了家。老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该县主管该项工程的王局长答应了马上试用,合格后,就定飞仕公司的电话机。这事,连柳明都在留朝东面前多次提起,“小敬,年轻能干,就是会办事。”

  11月中旬,留朝东和敬子君在家做爱。两人还是像往常一样缠绵绯恻,恩爱前戏。留朝东在吮吸敬子君的伟器时,舌头舔到敬子君的冠状沟时遇到了阻碍,留朝东仔细一看,有三颗小丘疹,留朝东很敏感地叫敬子君看:“冬阳,你的上长东西了。我们今天不能做爱了。明天到医院去检查一下。”敬子君同意了。

  第二天,他们两一起去了设在建材医院的中英防艾滋病蓉都中心,他们都是化名去看的病。医生检查了他们两个人,他们都没有患艾滋病,留朝东也没有患性病,敬子君检查出,上的那三粒丘疹是尖锐湿疣;其他地方都没有。医生说,尖锐湿疣是一种性病,很容易传染。医生用激光给敬子君把上的尖锐湿疣烧掉了,烧的时候痛得敬子君咬牙呲齿,医生开了一个月的外用药和内服药,还要求一个月内不要有性爱活动,以免自身感染和传染给性伴侣。一个月后再来复查。

  在回家的路上,留朝东坐在车上,一句话也没有说。下车后,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等着敬子君一起回家;而是,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就自顾自地回家了。敬子君回来一看,留朝东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叫了半天的门,留朝东才打开书房门,眼里还含着泪花。敬子君进了书房,拉住留朝东的手,“留老师,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意志不坚定。”说着就哭起来了。

  留朝东还是沉默着,没有说一句话。

  敬子君继续哭着说:“你为什么不说话,连责备我的话你都不说。我心里好难受。”

  “我心里难道就不难受?”留朝东终于开口说话了。

  “那天,我和王局长一起去涪州,晚上请市里的领导吃饭,你知道,我是不胜酒力的。那晚王局长说要陪领导喝好,喝满意,就和我一起轮番给领导劝酒。我那个三脚猫的功夫,不一会儿,就自己撑不住了,但我还是硬撑着,王局长说,不能得罪领导啊。等我们送走了领导,回到宾馆我已经醉成一滩滥泥了。王局长说要照顾我,就开了一个双人间,他帮我到洗手间,呕吐完了肚里的东西,帮我擦干净身子,扶我到床上睡下。睡了好一会儿,我感觉到我的,硬得像钢棒一样,热乎乎的,突然一下喷发了,我也醒了。一看是王局长在用口含着我的,他说他喜欢我,说我长得像我为歌狂里的男主角,还说要进我的后门,我严词拒绝了他。他直向我道歉,说他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了,请求我原谅,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他一定会尽力把工程给我做。谁知道这样却传染上了尖锐湿疣。我对不起你啊。”敬子君泪流满面。

  听完敬子君的哭诉,留朝东看见敬子君痛苦的样子,安慰他说:“不要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只要说清楚了,你还是守身如玉,我怎么会责怪你呢?只是你回来就应该给我讲,不要等到我们做爱时才发现。”

  敬子君止住哭说:“我想我又没有失身,免得你知道了反而心中不安,会去找王局长算账,我想适当的时候再给你说。谁知一下就染上了性病。让你生气了。”

  “难道不应当生气嘛?当然,就不幸当中的万幸,如果染上艾滋病,那可是万劫不复反啊。还好,发现及时,还没有酿成大患。按医生的说法,我赶快把床上用品和内衣内裤都用开水烫一烫,有些实在不能消毒的,就把它烧了。冬阳,你才动了手术,你上床好好休息吧。”

  到了卧室,敬子君脱下脏内裤,留朝东给他拿来新内裤,在敬子君换裤的时候,看见他的上烧的疤痕像开花一样,肿得比勃起来的时候还大,不禁暗暗的流泪。

  “快睡好,不要受凉了。冬阳啊,美貌、英俊和帅气,都是资本,但是要用好这个资本,就要讲求艺术。”留朝东抚摸着敬子君的头发。“我给你讲一个故事,我认识一位搞销售通信产品的女经理,她长得漂亮,真可以说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她公关能力很强,她的客户都是有权有势的国营大单位的领导,不少人对她的美色,都很觊觎,但她都能泰然处之,吃饭喝酒,唱歌跳舞,都能应酬,但是绝不上床,有人真要霸王硬上弓的话,她会正色的拒绝,我是卖产品不卖身,我不怕我的产品卖不成,我只怕你的官帽戴不成。因为她知道那些利用权力来搞权色交易和金钱交易的人,最怕就是做不成官。因此,她从来没有失身过,而那些没有达到她的身体的人,反而更尊重她。她自尊自重自爱,使她在业界有良好的印象,没有人敢打她的歪主意了,他们公司的领导和员工都尊重她,后来她做到了合资公司主管销售的副总经理,功成名就后,前几年她移居国外了。这说明,一个人只要坚持原则,自尊自爱自强,保护好自己的资本,就没有想不出来的办法,去达到成功的目标。没关系,你有了这种刻骨铭心的教训,就一定会更成熟的。

  “你再去涪州的时候,还要忠告王局长,让他也赶快去检查治疗,一来不要传染给他人,包括他的家人,二来,不要讳疾忌医,久不治,形成癌变,治疗就更难了。”

  敬子君含着眼泪说:“只有留老师你才有这么大的度量,我一辈子都爱你。”

  “这就如同我们打桥牌一样,在与其他人和其他公司的博弈中,你和王局长是一对搭档了。要互相理解,互相配合,要按规矩出牌。他喜欢你就应该说明,征求你的同意,不能搞突然袭击,使搭档无所措手足。而你也要跟他讲清楚,你们的目的是大家互利,你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他做好工作,在他晋升的路上,增加砝码。做大事而不拘小节,但是绝对不能越过红线,那就是不能损伤搭档的自尊。所以我主张你还是要表明你凛然不可犯的自尊,同时又提醒他去治病。”留朝东说得大气凛然,话题一转,“你有这份心对我,我很心慰。谁让你长得这么帅,打扮得这么阳光。不得不让人想入非非。”

  敬子君转啼为笑,“那是不是要我打扮的像瘪三一样,脏兮兮的样子,只怕那时你又嫌我,不要我了。”

  “不要说傻话了。你休息吧,我去把东西洗了。”留朝东走出卧室去洗东西了。

  ……

  一个月的时间,敬子君还是坚持了上班,除了留朝东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吃了一个月的苦头,敬子君去检查,尖锐湿疣消除了。在这期间,敬子君也去了几次涪州,他悄悄地提醒王局长,让王局长也去检查治疗了,他也很感谢敬子君。

  十八

  12月24日夜晚,裕隆公司和泰格尔的全体员工在一起联欢,过平安夜。留朝东和敬子君回到家已经午夜12点半了。他们搂抱着站在窗前,朦胧的月光,照着庭院中丛丛的翠竹,影影绰绰,令人遐想万千。

  留朝东若有所思,“看着这随风摆动,沙沙作响的竹丛,不由我想起30年前春节前夕,我坐火车从涪州回老家的时候,在我的对面坐了一位男青年,和我的年纪也差不多,我们都是从涪州上的车,他也爱好文学,我们谈的也很投机,快到雒城的时候,看见窗外闪过的一丛丛竹林,他给我说了一副咏竹的对联,我印象深刻,至今还依稀记得,好像是这样的:‘想当年,绿影婆娑,享不尽,蝶舞莺歌;看如今,青少黄多,莫提起,泪洒江河。’本来我想请他给我留下通信地址,今后好请教,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他就在雒城下车了。我觉得这副对联比喻人生意味深长,也只有上了年纪后,体会更深刻,后来想找这副对联,始终没有找到。”

  “这副对联确实写得好。我们不妨打开电脑,在网上找一找。”

  说着,两人就到电脑房打开电脑,敬子君操作着电脑,留朝东坐在旁边。敬子君在百度上输入“咏竹”两字搜索,翻了几页都没有搜到。

  “输入‘咏竹篙’看看。”留朝东建议。

  敬子君把这三字一输入,就出来了好几条,但是都没有对联,只有一首无名氏写的小令还颇为相似:“想当初,绿鬓婆娑,自归郎手,青少黄多,历尽多少风波,受尽多少折磨,莫提起,提起珠泪洒江河。”

  “我想,应该是先有这首小令,后来才有人把它集句成对联。这既是一个人的一生的写照,也是象征我们这样的忘年交,我们真要格外的珍惜啊。”留朝东握着敬子君的双手,注视着敬子君的双眼,动情地说。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一定把它铭记在心。”敬子君也深情地望着留朝东,有感而发。

  夜也很深了,他们关了机,洗漱停当,他俩相拥而眠。憋了一个月的敬子君,精虫在嘶咬着他的下身,欲火难耐,他连续求欢了两次,留朝东都满足了他。睡到早晨,一阵电话铃声才把他们从梦中惊醒,是留朝东的女儿留琴从加拿大打来的电话,祝爸爸圣诞快乐。留朝东接完电话,一看时间已经快中午12点正了。

  ……

  新的一年快到了,留朝东在忙着了解公司的情况,敬子君也在忙着四处收钱,忙着一年来的总结和制定新的一年的规划。白天他们都各自忙着,但是晚饭,只要不陪客人,他们俩都坚持在家里自己做来吃,他们说,这样舒心,贴心,吃起来暖和。他们每天都做爱,算是对敬子君守身如玉的补偿吧。他们过着幸福的二人世界,迎来了新年。

  元旦节连双休日一共休息三天。敬子君和留朝东安排好了,和王局长一家去西岭雪山。元旦这天一大早,敬子君就开车去涪州接王局长一家,留朝东在蓉都家里等着,把王局长一家三人接来后,再一起出发去西岭雪山。因为从涪州到西岭雪山,必须经过蓉都。

  快到中午的时候,柳明提着一瓶马丁尼的红葡萄酒来给留朝东拜年。柳明一进门就拱拱手说:“祝留总新年快乐。”然后和留朝东坐在沙发上,给留朝东汇报,“留总,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股东们告张阳的案子,张阳不愿和解,法院已经判了,股东们胜诉,过了年,我们就可以去收高发大厦的财产了。但是,还要报告给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怕你老激动。我知道你有心绞痛,因此在告诉你之前,请你准备好治心脏病的药。”

  留朝东笑着说:“有什么大不了的吗?我不会有事的。”说着便从衣服口袋里掏出速效救心丸,放在茶几上。并说:“药都在这里了,你说吧。”

  “友盟公司控告我们借款未还的案子,张阳在法庭上帮友盟公司作证,拿出飞仕公司借友盟公司钱的合同和泰格尔公司担保的协议,所以法院判我们还钱。”柳明故意慢腾腾地说。

  “我猜准了,这是张阳搞的鬼,我们要收集证据,证明那借款合同和担保协议都是张阳和友盟伪造的。因为在友盟告我们之前,我作为飞仕的董事长和泰格尔的总经理,就根本没有见过那些东西,我也没有签字,是盖的我的私章,那些私章都是张阳保管的。张阳用心太险恶了,他就想把公司搞垮。节后我们一定要提出上诉,决不能让张阳的野心达成。”

  “好,我们一定收集证据上诉法院。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留总,就是王局长已经同意把S县的工程全给我们做。”

  “好,这真是一个大好的消息,公司开门红了。要好好地把智能安防电话这个项目抓好,抓出效益来,公司就能打翻身仗了。”留朝东高兴地说。“咳,对了,敬子君接王局长,该回来了吗?一大早就出发了,怎么还没有到?”

  柳明这时神色凝重起来,“留总,我还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小敬出车祸了。”

  “他怎么了?”留朝东急切地问道。

  “早晨雾大,小敬刚出涪州去S县的路上,他的车和一辆大货车相撞了。他当场就……”

  “我的冬阳啊……”留朝东大叫了一声,就昏倒在沙发上,柳明赶忙把速效救心丸放进留朝东的嘴里。

  ……

  柳明在元月三日来接留朝东去给敬子君送行,并把裕隆公司所有的员工都接上。汽车在去涪州的路上,留朝东一言不发,浮肿的眼皮紧紧地闭着,枕着一个充气的围脖,在静静地沉思。

  到了涪州的殡仪馆,留朝东没有心思去欣赏这兰天白云,灿烂的阳光,满山的松柏。他在柳明的陪同下,去看了才从冰柜里抬出的敬子君的遗体,留朝东伏下身子,久久地凝望着敬子君冷峻的面容,尽管美容师已经帮助敬子君整理了一番,但脸上还隐约可以看见一些污痕。留朝东用手梳理了敬子君的头发,看着他那挺直的鼻梁,微陷的眼眶,性感的嘴唇,颀长的身材,眼泪便止不住的从脸上流下来。

  柳明轻轻地给留朝东说:“留总,你要节哀顺变。我已经问过裕隆公司的小曹,并通过公安局查找和通知小敬的亲人。小敬只有一个姑姑和姑父,现在川北农村。公安局通知他们来认亲,他们让公安局处理就行了,他们就不来了。”

  “那我们就开追悼会吧。”留朝东眼里饱含着泪水。

  留朝东止住悲痛,就在现场用毛笔手书了一副挽联,上联是“冬阳已去此地空余神仙树”下联是“春沂风乎天涯同咏不归路”。开会时,悬挂在会场两边。一手新魏体,苍劲有力,上下呼应,左右顾盼,字字含情,参加会议的飞仕公司的员工和裕隆公司的员工都称赞,不知道留总的字还写得这么好。开完会,留朝东让火化工人把这副对联和敬子君的遗体火化在一起。

  火化的时候,柳明问留朝东:“留总,小敬的骨灰放在哪里?”

  留朝东神情萧索的说:“放在我的家里吧!我去给他选一个骨灰盒。”留朝东买了一个精致的骨灰盒。

  当天回到家里,留朝东把敬子君的骨灰盒放在书房里正面的书柜上,在骨灰盒的上方贴着敬子君的照片,并在骨灰盒的前面放上一个香炉,点上一炷香,他准备每天都给敬子君点一炷香。

  晚上,他在整理敬子君的遗物时,发觉他没有什么东西,也没有什么积蓄。留朝东发现敬子君买了两份人寿保险,每份的保险金额为10万元,受益人写的是留朝东。留朝东看到这儿,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下来,把纸都打湿了。留朝东顿时思潮澎湃,上苍为何如此不公,让白发人来送黑发人,让一颗年轻的心就这样离开了人世间,他的第二次生命可以说是敬子君唤回来的,而他怎么就换不回这个年轻人的生命,如果说可以交换的话,他宁可用自己老弱的身躯,去换回敬子君年轻的英姿勃发的身体。于是他下笔而就,一气呵成,写下了哀悼敬子君的诗行。

  今夜啊

  我仰望星空

  泪珠啊

  在眼眶里滚动

  两年前

  我俩仰望夜空

  网上说

  夜晚有火星大冲

  从傍晚

  直到凌晨两点钟

  云越积越浓

  风越刮越猛

  星星啊

  都躲进了深邃的穹窿

  月亮啊

  也没有露出一点面容

  寂寞中

  肖家河奏起了流水叮咚

  黑夜里

  神仙树张开了庇护的树丛

  两颗行星啊

  此刻是最近的接触

  两颗雄心啊

  此刻正在亲热地交融

  忘记了

  夏虫们的唧唧嘟哝

  忘记了

  树梢头的嗖嗖凉风

  今夜啊

  我又一次仰望星空

  热血啊

  竟是如此汹涌

  一年前

  勇气号登上火星

  今天啊

  你的魂魄飞向太空

  一弯眉月

  照着竹林影影憧憧

  你的心

  和哪颗星在一起跳动

  勇气啊

  跨越了亿里长空

  机遇啊

  何时才会又一次重逢

  都是向着太阳啊

  你才看见我

  我才看见你

  心有灵犀一点通

  都是沐浴阳光啊

  我思君处

  君思我

  两颗心才架起了彩虹

  永结无情游

  我把爱铭刻在心中

  魂兮归来啊

  沂春之约定会飘扬苍穹

  写好后,留朝东在敬子君的遗像前,朗诵了一遍又一遍,哭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喉干声哑,最后把它火化在香炉里。留朝东用硬笔在纸上书写了四个字:“沂春之约”,并把它恭恭敬敬地贴在了骨灰盒的正面。他要每天都来和敬子君对话,告诉冬阳的在天之灵,一定要履行沂春之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20-1-22 06:3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