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小说:我与乾隆| 作者:唐迪克| 更新时间:2018-01-03 09:49:40| 字数:3508| 加入书签
  “但说无妨,跟我还用得着藏着掖着?”我一下子坐到了刘全的身边,问道。

  刘全见我这副样子,笑笑,说:“大少爷今年都十五岁了吧?”

  我点了点头,说:“嗯,马上了!”

  刘全又笑笑,说:“按理说这十五岁也不小了哈!”

  我思考了一下,觉得我来这里竟然都快要六年了!我原来二十二岁,现在加上六年,都要二十八了!是不小了啊!

  “唉……可不,都十五了,是老大不小了。”我感叹着。

  “那大少爷可有什么想法?”刘全故作神秘地问我。

  “想法?我想法多了去了。首先就是要掰弯英廉大人!”我心想着,但这些我是不能说给刘全听的。我反问刘全:“你什么意思啊?”

  刘全支支吾吾,半天才对我说:“奴才就是觉得大少爷好像很喜欢霁雯姑娘。”

  “切!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是啊,我是挺喜欢她的,本来我就只有一个弟弟嘛,现在又多了一个妹妹,挺好的。”我满不在乎地说道。

  刘全一听,摇了摇头,说:“不是这个意思,奴才的意思是,大少爷是不是想和霁雯姑娘成亲?”

  “噗!什么?”我被刘全的话给惊到了。

  我摇了摇头,说:“不可能、不可能,我都是拿她当自己的妹妹看的,怎么可能会想和她成亲呢?”

  刘全听了我的回答,长舒了一口气,说:“那就好!”

  看刘全如此模样,我突然有点害怕了。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为何我不喜欢霁雯,他反而舒坦了?

  “你不喜欢霁雯?”我问刘全。

  刘全摇了摇头,说:“霁雯姑娘可是个好姑娘,每天派人给奴才送药,奴才怎么会不喜欢?”

  “那你刚才为什么这么说?”我又问刘全。

  刘全寻思了一下,对我说:“奴才也是为了大少爷好,才这样说的。”

  我一想,完了,备不住刘全已经知道了我的底细。但事已至此,我是不是应该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呢?按理说刘全已经不是外人,我对他隐瞒也隐瞒不住。不过现在就把事情挑明,是不是也有些过早了?

  “其实奴才这么说也不对。唉……如果真是这样,奴才倒是希望能找个人帮着大少爷看看。”刘全对我说道。

  “嗯?”我被刘全弄得云里雾里的,有些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其实那天霁雯姑娘照顾奴才的时候,奴才就看了霁雯姑娘的面相。这霁雯姑娘长得是好看,但是吧……”刘全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听刘全这么说,我的心倒是放下一半了。原来刘全说的不是关于我性取向的问题,而是霁雯的问题。我问刘全:“但是什么啊?”

  “奴才以前也听说过一些江湖上的术语,也懂一些老家人常说的事儿。奴才看霁雯姑娘的面相……虽说旺夫,但是……”刘全说到这里又停下了。

  “你是想急死我?”我有些不高兴地对刘全说。

  刘全看了看我,然后咽了口吐沫,仿佛说出一件天大的秘密一样,对我说道:“但是如果大少爷真的娶了霁雯姑娘,日子怕是会过得很辛苦!”

  “哼!你以为霁雯什么都不会啊?虽说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但也不能就断定人家不能够持家。”我说着。

  “奴才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而是大少爷恐怕也得纳个三妻四妾才行!”刘全支支吾吾地说道。

  “这……”刘全这么一说,我懂了,原来他是通过相面,觉得霁雯是那种性冷淡的女子。不过话说回来,她性冷淡不冷淡,关我什么事儿呢?我喜欢的是她爷爷,只要她爷爷还有需求就行了啊!

  “这个啊,你看得准不准啊?不准可不能瞎说。再说了,人家的事儿,跟咱们也没关系啊。现在我是霁雯的哥哥了,所以这种事儿跟我就再没多大关系了。”我轻松地说道。

  “是啊,所以奴才刚才才放心了。”刘全也轻松地说道。

  不过话虽如此,霁雯以后可能要麻烦了。关键是刘全的这个“相面”,到底靠不靠谱啊?霁雯算是我在这里的第一个女性朋友,倘若要是日后她过得不好,我肯定也不会舒服。我又问刘全:“你认不是认识会这方面的人啊?”

  “大少爷说的是相面?这个奴才倒是认识几个。”刘全说。

  “嗯,那我知道了,等需要的时候,我会找你!”说完,我转身离开了屋子。

  虽说英廉大人收我做了义孙,但他每天那么忙,我与他见面的时间还是少之又少。名义上的祖孙,实际上我仍旧和以前一样。

  英廉大人过了一个生日,想必对我的感觉更深刻了些。一日我与霁雯聊天的时候,霁雯对我说:“爷爷最近每次回家都会向我问你。”

  “哦?可有此事?”我有些小惊喜。

  “你以为爷爷是那种说完话就不负责的人吗?爷爷会通过我打听你的情况。”霁雯说完,叹了口气。

  “怎么好像你不愿意似的?”我觉得霁雯的行为很有趣。

  “说了你也不明白!”霁雯瞪了我一眼。

  “有啥不明白的?我比你大好吗?”我反问她。

  听了我的话,霁雯直勾勾地瞅了我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说:“罢了罢了,跟你说不好。”

  这丫头,就像个小大人一样。而对于她刚才的一番话,我竟然没有多想!

  一日,我依旧像往常一样在英廉大人府上教霁雯学习画画。没想到英廉大人竟然有时间回家,而且还是在这么早的一个时间里。

  英廉大人回家,我自己是高兴极了的。我快速走过去,给英廉大人请安道:“善保给爷爷请安!”

  虽然我非常希望能成为英廉大人的义孙,但每次称呼英廉大人为爷爷的时候,我总是会觉得怪怪的。其实在我内心深处,似乎真的只有在称呼黄爷爷的时候,我才会叫得特别自然。

  “善保在啊?呵呵,今天朝中无事,所以我就想着早些回来了。”英廉大人对我笑着说。

  “爷爷能这个时候回来,还真是难得呢!”霁雯对英廉大人说。

  “嗯,爷爷也是想看看你们两个小大人在家里都做些什么啊?”英廉大人说完,向屋内走去。

  “我在教霁雯画画。”我走在英廉大人的身后,对英廉大人说道。

  “善保,你来这里时间也很久了,教了霁雯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应该给你些学费啊?”英廉大人转身问我道。

  “爷爷你这是……在羞我啊!”我知道英廉大人在逗我,不好意思地说着。

  英廉大人和蔼地笑笑,对霁雯说:“你说你在善保这里也学了不少了,有没有想过要怎么报答人家呀?”

  “哎呀爷爷!”霁雯竟然有些生气了。

  我也笑笑,说:“有啊,我天天都在这里蹭吃蹭喝,这些个,我在家里都是享受不到的呢!而且啊,霁雯现在也会经常派下人去我府上接济我们兄弟二人,这些个恩德,我都还不起的。”

  英廉大人听后点了点头,说:“这些都是应该的,都是一家人了嘛,自然要彼此照顾。”

  不知为何,我总感觉英廉大人这话里的含义颇多。但我没有多想,因为英廉大人马上就对我说道:“不知道你来了这么久,在园子里都转过了吗?”

  我看了看霁雯,霁雯对英廉大人说:“应该都转过了,我经常带他走的。”

  英廉大人又看看我,说:“那你注意到没有,院子里有一面墙,是白的。”

  “有,这个我有注意的。”我答道,同时想到了那堵白色的墙。

  英廉大人又说:“这堵墙本来打算往上面填一些东西,但思来想去一直没有想好应该画什么。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你去琢磨琢磨,看看画什么好看。”

  这又是个大工程啊。不过这也更加说明了我在英廉大人心中的重要性。

  “那……我现在就去?”我对英廉大人说道。

  “这个不急,现在时候不早了,先吃午饭吧,今日我难得闲暇,还希望能多和你们两个孩子在一起坐坐。”英廉大人说道。

  这是我第一次与英廉大人一起吃饭。英廉大人过生日那次因为有突发事件,所以并没有吃什么。这次机会难得,我是倍加珍惜的。

  我趁英廉大人换衣服的间隙走过去问霁雯:“吃饭有没有什么规矩啊?”

  “你又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吃饭了啊?”霁雯觉得很诧异。

  “是啊,但是和英廉大人在一起吃饭,那是第一次啊!”我小声说着。

  “噢!也是。不过你放心吧,爷爷很随和的,吃饭这种事情,没那么多规矩。你就像往常一样就好了。”霁雯满不在乎地对我说道。

  “哦,对了!爷爷不喜欢浪费,你别剩了饭就好!”霁雯最后又说了一句。

  其实我哪里剩过饭?在这里吃饭我都是竭尽全力吃饱的,在家就更别说了,能吃饱就不错了!听霁雯说了这些,我倒是放了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1-23 01:4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