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六十四

小说:我和父亲| 作者: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3-08-28 06:26:47| 字数:1510| 加入书签
  -64-
  翌日上午,家里便来了很多的人。院子里熙熙攘攘像是正在举办一场农村传统式的婚礼。他们纷纷走向父亲,向他表达敬意和祝贺,母亲和几个农妇欢快得笑声在整个院子里回荡。我只躲在屋子里和田喜玩,直到最后屋子里也被人塞满,我和田喜被挤在一个角落里。我听见他们都在议论我,但没有一个人走过来给我祝贺。他们像是都冲着我的父亲和母亲来的,一切的荣耀和光环好象都和我无关。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他们尽快离开,让我的家中尽快恢复以往的平静,母亲照看着田喜,我则可以和父亲说会话,或者去那里走走。

  事实上是,平时和父亲母亲走动近的和村里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留下来吃午饭。刘敏的父亲也在,当听他说到刘敏和我从小就玩得好,有人便接腔说那是青梅竹马时,我羞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把他们都统统轰走。

  我突然想起李大爷。我想这顿宴请唯独他是最有资格来享用的。

  我凑到母亲跟前说:“李大爷怎么没叫?”

  “病了,来不了。”母亲说。

  “怎么病了?什么病?”

  “人一老就不中用了,活着就是个累赘。”母亲说完就忙着继续准备午饭了。我扭头直奔李大爷家。

  在李大爷家的院子里,我看见他的儿子李柱正在给牲口清理马圈,满院子臭气熏天的。我们对望了一眼,同时将眼光移开。在村里他是有了名的不孝子,所以我并不打算与他打招呼。我径直走进李大爷的屋子。

  “李大爷,我来看你了。”我推门进去。

  屋子里没有窗户,如果不是我开门让一点光溜进来,我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谁啊?”

  如果李大爷不出声,恐怕我都找不见他在屋里的那个角落呆着。我顺着声音的方向,摸索着走进那处所谓称之为炕的角落。我听见他咳嗽几声后又发出急促的喘息,随后灯亮了。

  微弱的灯光。我看见李大爷坐在炕上露出孱弱的微笑。

  我回以微笑,说:“我是来告诉你,我考上了,这回是真考上了。”

  “昨天就听柱子媳妇说了。我就知道喆儿肯定没问题。”他呻吟着说。

  “还说请你吃酒呢。你怎么病了?是什么病?”

  “就咳嗽,浑身没力气,不死不活的。”李大爷说,“可能过些日子就好了。也可能好不了喽。”

  我想起每次过年我在队里给人写对联,李大爷便是我最好的助手。他总是细心地帮我叠纸裁纸,慢手慢脚地给我端墨递笔。他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总是一脸笑呵呵地看我写下的每一笔字。有时他也突发奇想给我念出几个对子来要我去写,写完后他就留起来说贴他家门上。想象他那时神采奕奕的样子,现在病了也还是这么的从容乐观,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

  “怎么会好不了呢,我还要请你吃酒呢。”我说。

  他在枕上摇摇头:“你能来看我已经叫我很高兴了。”他看着我,眼中充满慈爱,“你们家,你爸是最疼你的,你有出息了,可要好好的孝敬你爸。我是没有个福分啊,生了个孽子,孽子啊,他都能听他媳妇的话,把屎端来给我吃,还有什么干不出。她们是恨不得我早点死啊。”

  就在那一刻,我感觉有人就站在我的背后。我扭过头,我看见李柱。他正用一双凶狠的眼睛盯着我。原本我还想当着李大爷的面骂上他几句,但那一刻面对“凶手“我竟然胆怯了。

  我很清楚,在李柱眼里我是不速之客。

  “李大爷,过些日子我再来看你。”说完我就站起身,飞快地走掉了。

  从小到大,我都永远记着母亲教我的那句话“惹不起就躲”。以前田尊被人欺负我就这样。这次,我依旧。在坏人面前,从来看不到我的强大。能看到的只有我的懦弱,只有。我讨厌我这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2-6 21: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