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084 离开古堡(下)

小说:中年搓澡工的情感经历| 作者:都护1970| 更新时间:2013-08-30 20:15:25| 字数:2704| 加入书签
  夕阳快落山的时候,胖司机才催着大家穿衣服说坐快艇去对面的一个海岛,吴雨旺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海水。顺着蜿蜒的台阶,大家登上这座海岛的顶部,吴雨旺看到了一座海神庙,就要去看看,拉这任德全走了过去,其他的几个人没有过来,而是直接奔悬崖而去。吴雨旺从一个老太太那里买了一大把香,毕恭毕敬的举了三个躬,然后接过老太太手里的红布条,挂在许愿树上,闭着眼睛默默的许了一个心愿。

  任德全虔诚的买了一百多元的香火,把红布条挂在了许愿树最高的地方,两个人相视一笑。漫步走向最高数。高高的山顶上又一个凉亭,里面挂着一口古钟,吴雨旺试着和任德全两个人去抱他可是根本抱不拢。一侧的悬崖壁上刻着捐造这座古钟的缘由和捐造者姓名,吴雨旺认真的看着看着。想要记住这些名字和故事的理由。

  “怎么?有着一日自己也回到曾经生你养你的地方捐一个古钟”任德全看着吴雨旺笑了。“我恐怕没有那一天吧,有的话我就捐各学校,省着孩子们上学前班就得出来上学”吴雨旺若有所思。“呵呵,你们单位出去的那个林国璋为你们单位捐了很多的钱哦,这个人很不错哦”任德全拍了拍吴雨旺的肩膀。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吴雨旺看着任德全有些纳闷。“因为我从看到你那一天起,就对你产生了好感,所以我特意去了你们那里了解了一下你的情况”任德全眼睛看着远方的海洋。“这有些不好吧?没有理由人家会怎么想?”吴雨旺感到有些怪怪的。“也不是没有理由,今年的省公路改建走你们单位吧?我去做一下考察”任德全轻轻的诉说理由。“公路和银行有联系吗?”吴雨旺觉得理由牵强。

  “怎么能没有呢?说了你也不懂。不过我知道你是一个从小就聪明的家伙,而且家里的出身和母亲的早逝对你有了一定的影响,还知道你很小就去了中专院校,应该是十五还是十六”任德全看了一眼吴雨旺等待他的答案。“严格的说十四岁”吴雨旺很认真的说道。“我还知道你曾经是S市最年轻的林业工段长,曾经的风流韵事广为流传,舞跳得好,小姑娘围着你转”说到这里任德全看着吴雨旺笑了。

  “笑什么?”吴雨旺白了任德全一眼。“我笑你是不是身边的小姑娘太多了,让你倒了胃口,开始喜欢半大老头了”任德全的眼神带着调皮的模样。“我知道你为什么来到这座城市,也知道你曾经做过生意,自己奋斗过,其实生意失败了也无所谓,可以从头再来。我不明白的是你的心里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了变化”任德全拉着吴雨旺站在悬崖的边上,迎着海风说出自己的疑问。

  “你指什么?”吴雨旺感到莫名其妙。“指的是你失去了继续创业的动力,开始安于贫穷甚至在等待天上掉馅饼等待别人的施舍”任德全的话语很犀利眼睛深邃的看着吴雨旺。“我没有”吴雨旺在辩解,他觉得自己很委屈,自己也在努力在辛辛苦苦的照顾孩子,在拼命的养家糊口,是没有合适的机会让自己在东山再起,这不是自己不努力的原因呀。既然不能再东山再起那么自己安于现状也不是什么错误呀。

  “孩子上大学需要一笔钱吧,靠你搓澡能供得起他吗?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我知道你心里可能比谁都着急,是不是”任德全停顿了话语看着吴雨旺,吴雨旺点了点头,是的这任德全想的都是自己想的,自己没必要辩解。“你觉得自己很可怜是不是?”任德全的话锋一转“但是觉得自己可怜的人必有他可恨之处”吴雨旺惊愕的看这任德全没有说话。

  海风阵阵的吹来,浩瀚的大海一样望不到边际,吴雨旺站在山峰之上觉得自己仿佛是一直在海面飞翔的海鸟,那么的渺小甚至只是一个小点点,他想喊想喊出心中所有的郁闷,他想大叫想叫出身心所有的无奈,是呀自己可怜吗?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怜,那么别人的眼里自己就是一个十足的可怜虫,任德全的话没有错,那么是自己的想法出了偏差吗?

  “觉得我残忍是不是,觉得我虚伪是不是,觉得我不可思议是不是,一会变的残暴一会变得慈祥一会又变得深沉是吗?其实你可能觉得做了我的奴隶感到委屈,可是你想没想过,你内心深处正在心甘情愿的要做别人的奴隶不是嘛?只不过一个是肉体上的,一个是情感上的,一个是生活中的游戏,一个是即将成为的现实”任德全一口气说了很多,做了一下停顿缓和一下自己的语气。

  “你不用辩解,也不用说什么理由,你自己可以慢慢的去想,你和熊海洋的情感真的就那么单纯吗?其实不是,你是想得到他的帮助,帮助你的儿子是不是,为了你的儿子你可以做他一本子心甘情愿的奴隶,情感上的奴隶,但是你想过没有,要是在经济上不能独立,那才是永远的可怜虫”任德全终于把他要说的话说完了。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看着吴雨旺。

  远处的太阳马上就要落下去了,照在海面上真是半江瑟瑟半江红,这首诗句写得太好了。吴雨旺忽然把手放在嘴边,对着远处的江面大声的喊道“大海,我爱你”“大海,我来了”汹涌的海浪拍着悬崖峭壁,风起了带着呼啸的声音。老马上来了喊他们去坐船要退潮了。任德全轻轻的拉着吴雨旺的手,缓步走下台阶,离开海岛回到了酒店。

  这个夜晚,吴雨旺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任德全没有回房间,吴雨旺有些纳闷带却没有问胖司机,两个人里屋一个外间一个躺在床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吴雨旺才睡着了。早晨的阳光还没有爬进窗台。吴雨旺就被任德全鼓捣醒了,他的生命之根正扬着风帆在任德全手中启航。“哈哈,醒了呀,我想喝你的牛奶?”任德全脸上挂着笑容,吴雨旺没有说话,只是把自己的身躯成大字型尽量的展开,让任德全舒舒服服品味着他的本钱。

  胖司机悄悄的走了过来,站在任德全旁边,把他的奶瓶也掏了出来,眼神柔和而温情的看着吴雨旺,似乎吴雨旺的身体有着无尽的魔力,胖司机的鸟儿开始抬头挺胸展开翅膀,好家伙整个一个振翅欲飞的效果。吴雨旺笑了笑得有些暧昧,吴雨旺喘了喘的安详而自然。吴雨旺和胖司机都爆了,一股股甘甜的浆汁溜进了任德全的腹中,成了他美味的早茶。

  利用离开前的空闲,任德全领着吴雨旺和胖司机买了许多海鲜和海产品。“这些东西拿回去给老婆孩子吃吧?这份给常峰,密码箱先不要带回去,等回来去山脚别墅去拿,我不在哪里还有小鲁司机在,你拎着皮箱没法说是不是”任德全精心的作着安排。明天我们开车走,给你买了去省城的卧铺。

  胖司机一直把吴雨旺送到软卧车厢,帮他用身份证换了号牌,看到吴雨旺坐在铺位上,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了一声“保重,别忘了去取密码箱”然后消失在站台中。列车一声长鸣缓缓的是出了站台。任德全直看到列车没了踪影,才慢慢的转过身,走出了出站口。他的心里很不平静,甚至有些激动,当列车要开懂的一霎那,任德全甚至有一种想法,那就是冲上去,把吴雨旺拽下来,不让他离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20-1-22 07:2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