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五十一

小说:追求| 作者:曲范江丁| 更新时间:2014-12-26 22:19:35| 字数:3216| 加入书签
  近几天,在澡堂认识的那个80岁的老头电话不断,要我去他家,说有事要找我。虽然我的老爷子叫我不要理他,说那老头神神叨叨,大脑不好,逢人就诉苦,他看不起这样的人。但我还是偷偷地背着老爷子去老头家了 。
  前两天老头托门卫打电话给我,星期天在家等我。我不知老头有何事,老头是个好赌,又好嫖的人,该不会是要我给他找女人吧?找女人那倒是小意思,可他这样的玩货,还愁没女人吗?那么就是差钱了。吃喝嫖赌是他的特点,每月三千元的退休金不够他花,估计是没钱花了。不用猜了,去了就知道了。
  我带了一条烟,向老头家去。我在澡堂时,曾经有一个老头(是他的同事)告诫我,不要与他过于亲近,更不能与他有经济往来。我笑笑,向那劝告的老头点点头,表示谢意。其实我没想那么多,毕竟我与生俱来就喜欢老头,没办法改变。
  我兴颠颠地来到老头家,敲敲门没动静。我想老头耳聋,可能躺在床上没听见。等一下继续敲,还是没反应。怪事,说好了的,怎么回事?再敲敲门,贴耳听听动静,还是没音。打电话总该听到吧,拨通手机后,老头告诉我,他正在公交车上。继续问他在哪,车厢里太吵听不清。我一下凉了半截,看来老头并未把我放在心上,夹着香烟失望而归。但我现在去哪呢?思来想去只有老爷子那了。
  给老爷子电话,告诉老爷子我要过来。老爷子自是很高兴。由于种种原因,我现在上午和老爷子在一起很少,也很难了。老爷子知道我休息,大多是在家等我到下午一、二点。我若不休息,他早早就出门了。今天上午我要来,他是没想到的。
  到老爷子那,老爷子很守信用,已在路边等候。老爷子上车后,我问:“去哪?”老爷子:“我上车就听你的。”我:“没地方。”老爷子:“那你跟女人打电话,去你干老子那玩玩。”我打通女人电话,女人告知下午才有时间。行吧,那就下午。我问老爷子:“现在我们去哪?”老爷子:“朝着女人住的方向,到哪都行。”
  我们朝着女人的住地进发,可现在才10点多钟,还早呢。我就带着老爷子到农村去观光,沿着郊区农村的道路往前跑。我们来到薰衣草基地绕了一圈,此时不是薰衣草开花的时节,游人不算多。回程时,老爷子讲:“我要小便了。”我说:“景区前后都有人,去大门边的厕所尿吧。”他说:“来不及了。”看看游人在远处,掏出老鸟就要尿,突然又塞了进去。我笑问:“怎么放回去了?”老爷子望着前面:“来人了。”我调头一看,一群人走过来。我朝老爷子眨眼笑笑,谁知他把老鸟又拉出来,尿了起来。我奇怪:“来人你还尿啊?”老爷子:“往另一条道上走了。”我再转身,那班人已转向,朝另一边走去。但老爷子那一边还是有人,我告诉他:“那边还有人。”他说:“离得远,看不清。”我调侃他:“老爷子人老皮厚了。”老爷子:“呵呵,尿多憋不住了。”我用手机把老爷子尿尿拍了下来,留作纪念。
  接着,我们来到另一景点“爱情隧道”游玩。所谓“爱情隧道”就是一段铁路,两旁是行道树,因火车长年在树丛中穿行,将铁道两边的树枝剪切成拱型,象一条长长的隧道。年轻人喜欢这景点,故名爱情隧道。我们信步前行,因是周日,到处都是年轻人的身影。
  转了一会,老爷子:“我饿了,要吃饭。”我看时间11点40分,是该吃午饭了。就往女人住的集镇而去。
  到集镇后,老爷子因喜欢吃面食,我们随找到一家面馆。面馆不大,吃饭的人却不少。店主是一对中年夫妻,忙活的不停,开单的人都没有。我问老爷子吃啥,他说:“你知道的,我就喜欢吃小肠面。”好的,我点了一碗猪肝面。进厨房对老板娘说了一下,稍后老板娘将面条端了过来。吃了一会,老爷子示意我看看旁边桌上的人,我看到是两个民工模样的人,没什么特别之处。老爷子说:“你看他们吃的什么?”我再看了一下,一盘土豆炒青椒,一盘麻辣豆腐。我说:“艰苦一些。”老爷子:“店里的米饭不要钱。”“哦,原来是点两个菜,可以尽情的吃米饭。”老爷子点点头。我没细看,只顾自己吃。老爷子笑着说:“只一会功夫,那老兄已吃第四碗了。”我抬头看了一下,一个黑黑瘦瘦的,40岁左右的中年人,正从厨房端着饭出来,碗不大,饭压得很实在。我对老爷子说:“劳动人民,能吃。”
  吃罢饭,给女人打电话,回答出去有事,没在家。我们正在她家门口等着,谁知她却不在。我说:“那你赶快回来吧,我们在你家门口等着呢。”女人也好说话:“行,我坐公交车马上回来。”
  半小时后,女人赶到。我问:“你吃饭没?”女人:“我真的还没吃。”老爷子主动到我们刚才吃饭的面馆,带女人吃饭,为女人买单。
  女人饭毕,我们三人往我干爹家的方向去。老爷子忽然感叹一声:“老周的死,对我们来说是一大损失。”唉!可不是吗,得多跑一些路了。
  到我干爹的村庄,因是周日,怕干爹家儿子回来,见到我们诸多不便,还耽误时间。我将车停靠村口,先行到老光棍那查看一下。
  老光棍78岁,其实他有子女,住在城区。只因老婆死了,平时一人在家,我干爹叫他老光棍。我们几人,曾到老光棍家玩过。
  敲了一会院子大铁门,里面没动静,老光棍家的狗却跟着不停的叫唤。正纳闷是否有人在家,老光棍从屋内出来了,见到是我,笑咪咪的打开院门。我告诉他车在村口,他要我开到院子里来。进院后,老爷子到院子后门小便,女人跟过去站在老爷子旁边。我对老光棍说:“你去把我干爹找来吧。”老光棍:“那你们进屋去坐坐。”我们进入房间,这是一座二层楼房,上面是年轻人的卧室,老光棍住楼下一间,另外几间放置杂物。打开房子后门,连着楼房加盖了一个厨房,搞的还算整洁。
  在屋里,我对女人开玩笑:“老爷子撒尿你也跟着看?”女人:“我是看院子后面养了不少狗。”老爷子轻车熟路,径直推开老光棍的卧室,拉着女人坐到床沿,与女人相互亲吻起来。老爷子平时一再表白只爱我一个人,可看到他与女人的激情,很难想象他会爱上我,真相暴露了他天性。这我能理解,就似我们恋老的人,无法控制不去爱老人。接着他们上床行事,老爷子用行动和语言尽兴演绎自己的欲望。我看老爷子翻云覆雨,就是不肯施洒甘泉。女人正卧在他上面,我就托起老爷子的蛋蛋,边抚摸边亲,有时将蛋蛋干脆吃进口里。老爷子在享受,一动也不动,只有女人在老爷子上面来回运动。我看老鸟昂首挺立在其中穿梭,不由得将老鸟拔了出来,塞进我的口中,贪婪地吸吮起来。女人突然少了东西,调头一看,原来如此。老爷子在我口里更加膨胀,突然喊道:“别唆了,再唆就要出了。”我放出老鸟,对老爷子说:“你歇歇,我来上。”老爷子很听话的坐靠在旁边。
  我在看老爷子行动时,兴致勃勃,可自己上去后却兴奋不再。随对老爷子说:“靠过来亲一下。”老爷子迎过来,和我吻合在一起。事情就这么怪,下身立时竖起。女人讲:“来劲了。”我随后松开老爷子,慢慢地自己又疲软下来,真急人。我只有求助老爷子:“来来,再亲一会。”老爷子又靠上来,继续和我缠绕在一起。女人提醒:“起来了。”此时我已不想再松开老爷子,而且右手紧握着老爷子勃起的老鸟,那感觉真的很爽。
  老光棍推门进来,我继续。老爷子看老光棍进入,我仍不松口,收回他自己,对我说:“你抱着老头子亲够没完没了,人家老头笑话你了。”我扭头看看老光棍,就下来了,对老爷子说:“你来。”老爷子上来,继续
行事,我问老光棍:“我干爹呢?”老光棍:“来不了。”我问:“没找到人?”他:“我找到你干老子家,人没在家。我又找到菜地,他和儿子、孙子一家人都在菜地干活。我悄悄地对你干老子说:‘你干儿子来了,要你过去。’老头说:‘今天家里人都回来了,不方便。不去了。’我就回来了,我还有一个朋友,也没找到。”我想,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我也是不能过去看干爹,否则就走不开了。想到这,我就对老光棍说:“你朋友下次来再玩,现在你上吧。”老光棍除去衣服,老爷子主动下来,坐到旁边。看到老光棍越来越有劲,感觉其也是高手一个。在我们的赞叹声中,老光棍结束战斗。老爷子第三次进入,只是随着时间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2-6 21: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