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五十五

小说:五花山| 作者:| 更新时间:2017-10-24 09:07:27| 字数:2867| 加入书签
赵念城并没有想要弄残付城祺,但付城祺的确疼痛的天昏地暗,浑身冒汗。

    “哎!你要是再用劲儿可要闹出人命了!城祺还是个孩子,你大人能跟小孩一样吗?”胡思昭最终还是走上前拉扯赵念诚。他怕赵念诚弄出大事儿来。

    “闹出人命我认了!士可杀不可辱!”赵念诚将手从付城祺裤裆里拿了出来,不过他故意拽了几根毛下来,疼的付城祺再次呻吟起来。“你看到了!长毛了!已经不是小孩了!”赵念诚将毛扔在了雪地上。

    “念城啊!城祺要是出点事儿,你伏法了,咱们村可怎么办啊?”胡思昭搀扶起赵念城,“赶紧擦擦你脸上的血。”

    胡思昭又去扶躺在地上的付城祺,付城祺爬起来,吐了口唾液,唾液被血混合,冻在雪地上。“你说你这孩子!论辈分,你应该叫赵村长一声叔的,你怎么这么不尊重他呢?”

    “我不尊重他?他值得尊重吗?是村长就能动手动打人?”付城祺满脸愤恨地一手捂脸,一手揉着裤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快跟你赵叔道歉!”胡思昭拍打着付城祺身上的雪。

    付城祺低头走到赵念城身前,刚要张嘴说话,赵念城瞪着付城祺,“我可承受不起!”

    “念城~”胡思昭示意赵念城不要这样。

    赵念城把目光转向胡思昭,“我跟你说这小子本来主义腰子就正!这在监狱里又学的目中无人!这村里容不下他!”

    “念城,你这话就不对了,这个村子怎么容不下他了?他的户口可是在咱们村里的。你啊,别和小孩一般见识啦。”胡思昭笑呵呵地说。

    “这个村子就是容不下他!赶紧卷铺盖卷儿,土豆子搬家,麻溜滚蛋!”赵念城一甩胳膊说。

    赵念城一句这个村里容不下他,付城祺脑袋一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趁赵念城毫无防备的时候,给了赵念城一脚。赵念城一声低沉的叫喊,用手捂住了中部,跪在了地上,继而蜷缩成一团倒在了雪地里。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赶紧回家去!”胡思昭给了傅城祺一脚。“明天给你叔来道歉!”

    傅城祺用手抹了一把嘴,坏笑了一下,“老家伙,知道机巴被削的滋味儿了吧?”说着傅城祺用手揉了揉自己的下面,吱嘎吱嘎地踩着雪朝自家走去。红色的夕阳拉长了他的身影,苍茫的红色给五花山笼罩了一层莫名的红色忧伤。

    山风开始变得猛烈,摇曳着旁边神树的树枝,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风席卷着雪粒子在雪面上飞滚,如同白色的烟雾袭向蜷缩成一团的赵念城。赵念城双手捂着两腿间,颤抖着发出低沉的呻吟声,他想极力将声音隐匿在咽喉里,可还是无法控制地出了声。胡思昭赶紧上前欲要扶起赵念城,看着赵念城那扭曲的脸,心在隐隐地疼。

    “别碰我!先别碰我!”赵念城低声地嘶吼着。

    胡思昭躲在赵念城的身边,“念城,我带你去医院吧。”

    赵念城咬着牙硬挺了一会儿,疼痛有所缓和,慢慢地坐了起来,狠狠地瞪着胡思昭,“拿开你的手!”赵念城打开胡思昭扶着自己身体的手。

    夕阳将两个人的脸映照的红彤彤的,赵念城费力地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皱着眉头望着胡思昭,轻蔑地笑了笑,“呵呵,那小子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么向着他?”

    胡思昭抿了抿嘴,胡茬随之微微展开,眯着眼睛满脸忧伤和不解地望着赵念城,“这是怎么说的呢?他奶奶把他托付给我,我自然要好好地照顾他,可是你也不能不让他在村里呆着啊?你撵走他,让他去哪儿啊?”

    “呵呵!说的好听。”赵念城一想到车轮子说胡思昭接了傅城祺的钱,胡思昭在他的心里就矮了一截。“罢了,跟你说不着了。”赵念城摆了摆手转身一瘸一拐地踩着自己的影子,迎风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霞光映红了昂藏七尺的赵念城,慢慢地消失在胡思昭忧伤的目光里。

    当赵念城进屋的时候,姜彬正在准备晚饭,外屋地满是水蒸气,姜彬围着围裙转过身看见赵念城满是血迹的脸,吓的碗掉在了地上,啪的碎成几块。

    “山炮!你怎么了?”姜彬赶紧走上前去捧住赵念城的脸。

    赵念城皱着眉头看着满脸恐慌的姜彬,疲惫地笑了笑,“你个老家伙,这么担心我?”

    “你怎么满脸是血?伤到哪里了?”姜彬用手轻轻地擦拭着赵念城的脸。

    “我没事儿。是别人的血。”赵念城用手撑开了姜彬捧着自己的脸的双手,一瘸一拐地走进东屋。

    “你怎么一瘸一拐地走路?是不是又被那些来历不明的人打了?他们究竟是什么人?我去找人报警!”说着姜彬就要出门。

    “老家伙,你回来!我没事儿!”赵念城喊住姜彬。

    “你还没事儿?满脸是血,走路都瘸了!”姜彬扶着赵念城坐在炕上。

    “我真没事儿!你去打点水来,我洗把脸。”赵念城皱着眉头将外套脱掉。

    赵念城洗过脸后,干净如初,让姜彬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你可吓死我了。脸上怎么会有这么多血啊?”

    “这是傅城祺那混蛋小子的血!喷了我一脸。”赵念城愤恨地说。

    “啊?傅城祺?你揍他了?”

    “这小子磕碜我!在外面混了几年,不知天高地厚,跟我俩起刺儿!”

    “噢。那也不能打人家啊。”姜彬轻声地说。“你把人家打伤了多不好。”

    “嗨~~我老了,也不行了,腿抻了,脚也崴了。”赵念城慨叹着,脱了棉裤,将袜子也脱了,露出肿胀的脚脖子。

    姜彬伸手想要揉一揉,刚触碰到那青肿的地方,赵念城就疼的缩回了脚。“嘶吼!疼!”

    姜彬皱起了眉头,“嗨~~你也不是年轻人了,脾气不能这么暴躁,跟人家动手,吃亏的是你自己。”

    “是啊,看来我要勤加锻炼了,要将功夫再捡回来。”赵念城用手撑着身体往炕里面移了移。

    当姜彬的目光望向赵念城灰色秋裤隐私部位的时候,吓了一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2-6 21:3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