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1

小说:爱杀| 作者:福未央| 更新时间:2017-10-27 10:04:00| 字数:3071| 加入书签
在城市南郊,有一片密集的城中村,除了一些当地老居民,多数都是外来务工谋生的人。这里属于沙湾社区,以前这儿是一片浅滩沙洲,洪水来时所有沙洲都会被淹没,等洪水退去,青葱碧绿的草地树林才又显露出来。

    现如今,这里建起大片拆迁房,多数是六七层高的房子,整齐排列,外观都一模一样,显得很是单调乏味。不过这样的拆迁房在中国许多城市都有,开发商以最经济的方式进行建筑,也没什么配套设施。

    虽然房屋单一,但这里所住的人来自天南地北,各种店铺开得那是鳞次栉比。也因为这里靠近市郊,房租相对便宜,生活费用不算太高,所以俨然成了一个繁华热闹的小城市。

    就在沙湾最靠南边的一块荒废空地上,有个用石瓦搭建起的简陋平房,旁边有个几根立柱撑起塑料顶的棚子,那立柱上歪歪斜斜挂着块牌子,写着几个很难看的大字——大庆加工厂。

    这所谓的厂子,也就是一块空荡荡的大坪,加上这么一个四处透风的工棚,权当作车间在使用。其实,就跟许多来料加工厂、豆腐作坊差不多,这小厂只是做矿山机械配套设备的。

    正是当午时分,棚子当中搭着的水泥石台上,放着长短不一的钢管和一些简单的机械用具,吱吱尖利的电锯声中,一对老年夫妻正在锯着钢管。

    男的叫崔大庆,今年56岁,大块头,虎背熊腰,一头半白半黑的头发上满是灰土,浓浓的眉毛,小眼睛,略厚的嘴唇,光着上身,脖子上挂吊个半长工作皮兜,露出胸前一大片浓密乌黑的胸毛。

    女的被人称作大庆嫂,小巧的个子,依稀可见年轻时有几分清秀的姿色。

    大庆嫂抓着半截钢管,慢慢往前送,崔大庆架着一只长满毛的大腿,手握电锯,卡着那标尺锯着钢管。

    正是三伏天,热辣辣的太阳照在地面上,那热气一股股卷进工棚。崔大庆全身都冒着汗,那胸毛上挂着点点汗珠,粗壮的手臂和脖子也闪着一层光泽。他微张着嘴,眼盯着标尺,全神贯注着。

    不一会,工棚外边的地面上,映出两个人影,一个矮瘦,一个高壮,踏步走了过来。

    那矮点的叫阿桂,39岁,长得眉清目秀,头上戴顶遮阳的帽子,手一边扇着风,很快地走到棚子下面躲阴凉。

    高壮的叫赵六,年龄大一点,43岁,剃着看得见头皮的和尚头,皮肤黝黑,一身健子肉,下巴蓄着一圈硬扎的胡子,光着膀子,一件汗衫搭在肩上,戴副廉价的墨镜,嘴边叼半截烟,摔着手臂走进工棚。

    趴在地上的小狗朝两人叫起来,崔大庆才知道来了人,他停了电锯,慈祥地笑呵呵走上来:“哟,两位老板好啊,有什么事么?”

    “你是崔大庆吗?”赵六问道。

    “是,是,我就是。”

    赵六把墨镜猛地摘下,吃惊又色色地看着崔大庆那毛茸茸的胸脯,那壮实带有肉感的身体,不住地上下打量。他没想到,崔大庆竟然是这么一个壮毛熊老头啊,心里一热,那裤裆就慢慢鼓了起来,鼓成一个包,连那丁丁的轮廓都清晰可见。

    半截烟从赵六嘴边掉落到地上,他张了张嘴,一边吞下口水,像要把崔大庆一口吃掉似的。

    阿桂见赵六没应声,便答道:“我们是来找活干的。老板,你这有活干吗?”

    崔大庆还没开口,大庆嫂就乐起来:“你们可找错地方了,我们这不招人的,对面那别墅倒是招保安,说是一月整三千块哩。”

    崔大庆一边擦汗,一边歉意地讪讪笑:“对不住啊。”

    赵六拿手摸了把硬邦邦的裤裆,盯着崔大庆说:“我们赶了这么远路过来,听说你这厂里招人,你不能糊弄人吧。”

    崔大庆委屈地张开手:“没说过要招人呀,听谁这么讲的?”

    “肯定是隔壁姜老头子说的!”大庆嫂抬头对着旁边的院子:“他放废品要地方,老嫌咱占了地。”

    崔大庆哦了声:“他老姜头身体不好,又没家没孩子,捡废品也不容易,咱这地方大,就让他放吧。”

    “是啊,听你的。”大庆嫂继续忙活起来。

    崔大庆歉意地朝赵六笑下,把电锯开关重新打开。

    赵六抢步上去,一把按住崔大庆的手,正好按在他那长着汗毛的手臂上:“我们是听老乡讲的,说你们这找人干活,这还有假不成!我是干过几年钳工的,电焊也做过,要不要试试?”

    崔大庆被赵六按着手臂,看他那胸口左边奶子上纹了一只虎,不由腼腆地笑了下。再看赵六那紧盯着自己的目光,有点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你有这么好技术,我们哪请得起哟。”

    赵六手指在崔大庆手臂上抚了几抚:“到底行不行啊?我是诚心来干活的,最多我不要工钱就是。”

    大庆嫂停下手里的活:“干活还不开工资?哪有这好的事呀。”

    赵六拍着胸脯:“是,不要工资!只要你们管我三顿饭就行啦。”

    崔大庆有点笨拙地把赵六手拿开,很认真看着他,和蔼地说:“大兄弟,你出来干活就为了挣钱,不拿工资你不就亏了嘛。这样不好,你吃亏我占便宜,这事不能干!”

    “那有什么,我可以当你徒弟,跟你学手艺就行。”赵六很诚恳地样子。

    “这怕不好吧,变成我欺负你,我这心里不舒服的。”

    大庆嫂把剩的半截钢管放下:“你们不知道,我家老头子是菩萨心肠,一辈子当老好人的,让他占便宜那打死也不肯的。你们别光站着,渴了吧,我去给你们倒水喝。”说着朝屋里走去。

    崔大庆弯腰捡起钢管,刚要起身,身后被什么东西顶住。那赵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顶着鼓起的大包,径直顶在崔大庆屁股上。他嬉皮笑脸的弓着身子,一边朝前拱了几拱,手顺势在崔大庆的大胸上摸了把。

    崔大庆被他顶在石台前,一时动弹不得,有点尴尬地说:“实在对不住两位,呵呵……,我这算不得厂,也就是个小作坊,来料加工,实在没什么生意。”

    赵六深深嗅着崔大庆身上的汗味和浓浓的体味,微闭着眼,根本没听崔大庆在说什么。

    挣了几下,崔大庆移开身子,站到一边:“天气这么热,你们赶这么远路来,我这冰了个西瓜,你们吃了凉快点再走吧。”

    崔大庆走到工棚边,那里有个提桶,装了水泡着个西瓜。他拿出来,放到石台上,准备找刀切瓜。

    赵六眼尖,一下看到在那工具箱下面的钢刀。他快步走上去,把那钢刀抓在手里,脸上忽地闪射出狰狞模样,对着正在低头四处找刀的崔大庆,猛地举起了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1-21 11: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