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十一回家

小说:老徐| 作者:kimger001| 更新时间:2017-11-01 09:53:38| 字数:5259| 加入书签
“我买不到票,你帮我抢到没有?”

    “很难抢到,我一直在抢的”

    “31号天天没票,要不帮我买30号的”

    “你不跟我一起回去?”妻子阿芹在昆山上班。

    “你哪天的票?😓”

    “😠我跟你说过两遍了,31号K178下午4.36,你的记性长哪去了?”阿芹恨不得从QQ里伸出手来打我一下。

    “提前老年痴呆了”我愧疚的打着哈哈,认识老徐后,我对很多事心不在焉。

    “那你也可以查查聊天记录啊”阿芹肯定在伤心。

    “你抢不抢?不抢我懒得回去了”老徐在月底去到浦东,要呆十天左右,老徐走后我没联系过他。

    “我服你了,什么都要靠我”阿芹很迁就我。

    票好不容易抢到手,30号下午的。我心里一直挂念着老徐,又不敢乱打电话,老徐接电话从来不懂回避,说了几次他都不听,我怕影响到他。

    回家的日子到了,吃过中饭,我出发赶往火车站。地铁上挤满了人,我找个地方倚靠着站好,闭目养神……

    “老徐,吃个枣”我咬住一颗枣子,用嘴喂过去,老徐用嘴接过,津津有味的嚼了起来,我接连喂了十几颗,偶尔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手机振动着响起,我从回忆中惊醒,阿芹的电话,我说了下位置,没聊几句就挂了。

    “老徐,我要有钱就包养你,你再也不用干重活了”我狠自己没用。

    “你要开厂了我给你看门”

    “不要,我要你天天陪着我,每分每秒”……回忆如潮水般涌来,我的眼睛不知觉间有了泪花,理想跟现实的差距有多大,只有同志自己明白。

    进到火车站,准备取票,阿芹又打来电话,我有些恼怒她今天的反常,说我在取票呢,阿芹匆匆把电话挂了。

    在候车厅找个位置坐下,我无聊的左瞧右看,总觉得这次回家缺失点什么,认真一想,莫非在我内心深处有个渴望,回去的那个家里——要有老徐多好!

    还是打个电话给老徐吧,告诉他我要回家。正准备拿出手机的时候,手机响了,难道老徐跟我心有灵犀?拿起手机一看,还是妻子的,失落中接通。

    “你在哪里?”阿芹今天怎么跟个软皮糖似的粘人。

    “在候车厅,怎么了?”

    “你猜我在哪里?”

    我猛然间醒悟过来,“你也过来了?”

    “聪明,我改签了,在候车厅C区,你在哪?我过去找你”我很惭愧,自己压根就没盼望过跟妻子一道回去。

    见面后,阿芹很高兴。

    “有没有一点吃惊?”

    “你是想说惊喜吧”

    “切,我还不知道你,没吓到你就算不错”妻子终究是了解我的,我有时会庆幸,在说开之后她还能这么宽容我。

    不管怎样,女人还是需要关心,阿芹不是圣女。我暗暗努力,把老徐快要占满的内心腾挪出一些地方,我还有家庭要面对。

    现在的火车越来越冷漠,人与人之间少了很多温情。阿芹靠在我身上,似睡非睡,感觉我的肩膀如此羸弱,似乎难以承受她的那点依赖,我想起了老徐,他的强壮身躯如铁塔般不惧风雨,任我仰仗……

    回到家一阵忙碌,新房子没给我多少家的温馨,我只是卸下了部分世俗的包袱。儿子带给我难得的真正快乐,他的世界还小,我竭尽全力去做好当父亲的一切。父母已经年迈,现在有了孙子,添了新居,他们也算心满意足。

    从丈母娘家回来,我准备跟家人一起去买点东西。父亲躺在睡椅上,在屋外凉台上抽烟。

    “爸,我们去买点衣服吧!”老爸对穿着从来不讲究,裤子被烟头烫出好几个窟窿。

    “不用了,你们去买就好”我二十多岁跟家人出柜,自那以后,我跟老爸从来没有肢体上的接触,我发现自己有心理障碍。本来想拉他去的,终究还是放弃了。

    我的父母关系不好,他们几乎没有什么融洽之处,什么分歧都可能成为争吵的由头,在他们身上,我只看到了责任,基本看不到恩爱。回家之前,他们为了节约用电的事吵了一架,目的当然是为我减轻负担,母亲气得回到乡下,我夹在中间,好说歹说才让事态平息。想到这些头疼的事,我更加想念老徐,他永远都是这么心平气和,我相信他的家庭一定是和谐的。

    二姐带着两个小孩过来玩,我们一起到商场里大肆采购,买了很多衣服鞋子,大包小包的提回家,父亲看了严肃着脸,没有吭声,他没去我只帮他买了双布鞋。

    很快就到了返程日子,我是晚上七点的车。上午我跟阿芹出去买了几盆花草,回来兴致勃勃,二姐羡慕着说也要买点回去。

    中午吃饭,老爸没有入座,他站在一旁,阴沉着脸,过了一会他用领导批评下属的口气说道“平时你们紧张,买这些没用的东西就有钱?”

    我受不了他这种专制的语气,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说话从来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些东西为什么没用?”我顶了老爸一句。

    “谁有功夫来伺候它们,你妈也没空”平时除了抽烟打牌,有点退休工资就不进厨房,不理菜地,也没见着他怎么体贴我老妈,这会居然关怀满满。这点花草需要怎么照顾,明显是话里有话。

    “没空照顾让它们死了也可以,我再买,我有钱(买花草,我不幸省略掉了)”每次看到父亲训斥我时露出的恶狠表情,我整个人就会控制不住的冲动起来。

    “你有钱?有钱你买辆车子看看,有钱你会给你堂哥打工?我不帮你你连这么点房子都买不起!”

    “我为什么要跟别人比?”我气得站了起来,声音很大,儿子在一旁被吓哭了。阿芹拽拉住我的衣角,母亲连声劝到别吵啦,你爸喝醉酒了。

    我这才发现老爸眼睛有点通红,身上有股酒气。我快步走进厨房,半天之中,一斤装的白酒被喝得只剩下空瓶,怪不得说话劈头盖脸的。我几乎要崩溃。好不容易有个新家,我还是躲不开他的管束,他的坏脾气,他的破坏力。

    出来后,我叫阿芹带儿子进到房间,此时我头脑已经充血“以后你要是戒不了酒就回乡下住”

    “你这个不孝子,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你去立字据,我要让全天下人来耻笑你”老爸说话带着哭腔。

    我真想找来纸笔吓唬他一下。不戒酒以后不知道会整出什么事来,每次喝醉酒老爸不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就不会停歇,明年阿芹回来带小孩,我又在外面,想想都可怕,老爸非常顽固好面子,我们一家人尝尽了苦头。我气的跌回到椅子上,胸膛剧烈起伏,说不出话来。

    “这个房子我也有份,你不能赶我走”买房的时候老爸支援了几万。

    “那我们回乡下”我感觉无路可走。

    老爸坐到沙发上,喋喋不休的开始表达对我的极度失望,这套说辞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说白白培养我上大学,混得这么差;说死了不要我管他的后事,就算白养我这个儿子……边数落边哭。二姐不停的安慰他,无济于事!

    我承认我走过弯路,曾经伤透过父母的心,可是我没有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退一万步来说,哪怕我坐过牢,现在出来改良归正,也不能动不动拿我的失足来贬低我是吧。我现在好歹也在尽心尽力的为家庭付出,为什么每次喝醉酒就要如此看低我,挤兑我?恨铁不成钢也不能如此过份吧,难道叫我去抢银行?我只不过给新房子买点花草就该这样说我?我难道不想让家人过得更好一点?我工作不努力,在外面乱花钱么?说实在的,我的裤子都是坐到磨破了才舍得换,我不嫖不赌不好吃穿,连应酬都很少,只是没人家成功就失了他面子了?他有了解我真正喜欢什么,特长是什么么?还是我曾经出柜时说过缺乏父爱,他就一直耿耿于怀?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是不是只要我有钱,哪怕胡作非为他都会觉得满意?

    我突然间那么想逃离这里,我想见到老徐,我要抱着他大哭一场,我只想要一份安宁,我的心快要碎了……

    四点不到,我决定提前离开家里。老爸躺在睡椅上睡着了,他的伤心应该不下于我吧。我不知道为什么父子关系会这么难以修复。

    阿芹买的票要晚几天,她想多陪陪儿子。娘俩送我出行,我真担心儿子,在这种家庭环境里长大,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何况我自己还是个隐形炸弹,悲从中来,只能怪他投胎投错了人家。

    车很挤,妻子他们没送我到火车站。我在候车厅坐定,眼神呆滞,情绪非常低落,儿子挥舞的小手还在眼前晃动。

    对比父亲,我觉得老徐就像天父一样完美。尽管我知道,父亲肯定是关心我的,可是我连一份最起码的家庭安宁都很难得到,只要喝醉酒,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成为父子大吵的缘由,我连躲闪都不能。一次次的相互伤害,我内心深处的伤口已经再难愈合。怎么修补,我没有头绪……

    离开车还有一个多钟头,我很想老徐,走到外面一处小空地,拿起手机拨了过去。

    “喂”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受伤严重的心被抹了点药膏。

    “老徐,下班了吗?”

    “下班了,我现在住在宾馆”老徐好像挺享受的样子。

    “我明天到上海,想去你那看看”

    “我不知道这是哈里”这老徐懵懵懂懂的,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在哪里。

    “那我怎么去你那?”

    “我叫别人接一下”居然有人在旁边,我怎么忽视了这个,老徐总这么不懂避讳,迟早要出事的,我真的拿他没办法。

    “喂!你是谁?”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是老徐的朋友,想去你们工地看看,怎么坐车呢?”

    那个男人用普通话告诉我乘车路线,路程很远,说完来了句“你真的想过来啊?”

    我突然醒悟过来,这么冒冒然过去,真的有违常理。

    “我十一还有一天休息,无聊没地方去,到时再看吧”我心虚了。

    手机回到老徐手里。

    “喂”老徐惜字如金!

    “那个人是谁啊?”

    “老钱,在小区你见过的”是他啊!那个老男人有心机,每次见到他我都心里不舒服。我又不好叫老徐回避,否则更让人生疑,干脆压低声音接着说道

    “我跟老爸吵架了”我的声音嘶哑,带着哭腔,此刻我多想得到老徐的安慰。

    “跟老爸有啥好吵个”旁边有人老徐也没多说。

    “我好想你!”

    “说啥?”我的声音太小,老徐没听清。

    “没说啥,你回来记得给我打电话”

    “恩!”

    依依不舍的挂断电话,我的心情好过了些。

    火车启动,沿途风景快速后退,我离现实的家越来越远,离憧憬的“家”越来越近。什么时候,我的世界才不用在这种拉扯中分裂成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1-23 02:5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