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五)

小说:桃花岛| 作者:kimger001| 更新时间:2017-11-01 09:59:50| 字数:2505| 加入书签
 “阿海,你是不是喜欢男人?”程崖斤憋了很久,实在忍不住,终于问了出来,还好,病房里只有他俩。

    “喜欢男人?”徐保海瞪大了眼睛,摇了摇头,“男人有什么好,粗胳膊粗腿,胡子拉碴的”程崖斤听了,下意识的摸了摸扎手的短硬络腮胡。“程哥,我没有说你,我就喜欢你的胡……”徐保海猛然刹住话头,好像想到了什么,他满脸通红,神情变得极为不自然。

    “有什么话跟程哥说,好不好?”说完,程崖斤暗暗纳闷,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这般温柔?就算对死去的婆娘,他也从未如此柔情似水,这样想着,他也闹了个大花脸。空气中有种极度的压抑在弥漫,两个男人一声不吭,各自想着心思。

    “程哥”

    “阿海”

    两人不约而同的同时发声。

    “你说~”程崖斤终究年长一些,拍了拍徐保海的肩膀,说到。

    “我没什么~出去后我会挣钱还你的”徐保海说完把眼光看向别处。

    “不……到时再说吧”程崖斤说完重重叹了口气。

    ……

    “梨花妹子,今天你格外兴奋,太舒服了,以后我们可以经常……”周宏云的话还没说完,薛梨花用手堵住了他的嘴。

    “我可以给你钱,送你鱼虾”老周紧紧抓住梨花的手,这个女人寒酸的穿着伪装极好,在床上简直就是要他老命的极品尤物。

    “谢谢周大哥,你有家室,我不想让人家说闲话”薛梨花双眼低垂,面若桃花。

    “梨花~我~”周宏云乱了方寸,一时之间很难决断。

    “我走了,谢谢你救了阿海”把手一抽,薛梨花快步走了出去,留下周宏云一脸惆怅的傻站在原地。

    出了门,往右一拐,蜿蜒着绕了几百米,咸寡妇来到一处柳树林,林子不大,旁边有一眼方圆几亩的池塘——荷井塘。找了一个树墩坐下,咸寡妇盯着池塘里枯败的荷叶,一阵呆痴之后,掩面低声抽泣起来。

    “梨花,你怎么了?”程崖量一身鱼腥味,从渔船上下来,一进家门就想亲嘴,薛梨花推开了他,程崖量一阵火起,大声责问到。薛梨花没有回答,自顾自的忙碌起来。盯着这个走来走去的女人,只有程崖量知道,那些粗布衣衫下面,包裹着一副怎样曼妙的身材。

    “你个死婆娘,又在想哪个野男人?”程崖量从后面一把抱住薛梨花,双手粗鲁的揉搓着那对柔软,恶狠狠的说到,“肯定是阿斤那小子,是不是?”

    薛梨花用力挣脱出来,怒视着这个粗鄙的男人,当初要不是贪图礼金,急着救自己弟弟一命,她死也不会嫁给这个男人。

    “啪!”一声脆响,“你个死婆娘,从来就没好好看过我,妈的,嫌弃老子满足不了你是吧”程崖量一把抱起薛梨花,往床上一扔,急不可耐的把裤子一脱,扑了上去。

    “妈的,老子是短小,你总归是我女人”没过多久,薛梨花身上添了不少新的伤痕,这个心理扭曲的男人牙手并用,恨不得将这副娇美身躯彻底摧毁……薛梨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只是默默流泪……

    “总有一天我会要了他的命,程崖斤,大家都在笑话我,说我下面只有一两,你有一斤,嘿嘿,一斤有个屌用,当初拿得出彩礼钱的是我,穷大JB有屌用……”在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怨恨声中,程崖量一泄如注,趴在女人身上。

    “啊~”薛梨花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程崖量找来一根棒子,抹上鱼油,捅了进去。

    “这个比你的崖斤更粗,骚女人”最近程崖量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个绝妙的折磨方法,结婚三年不给自己生小孩,妈的……

    ……

    “崖量,你不好意思去医院检查,我知道,不生小孩是我的问题,最近我想通了,私底下找了个郎中,他给我配了药,说吃了肯定能生小孩”程崖量最近神清气爽,梨花突然改了性子,对自己百般温柔,让他几乎以为是在做美梦。

    那天没出船,天气很热,薛梨花衣着暴露,格外妩媚动人,对程崖量极为依顺。如此开心的时刻,怎么能少得了酒。程崖量喝了个七七八八,薛梨花娇嗔着抱怨到,说他就是一粗人,不懂浪漫。

    “美人,哥哥是个粗人,不懂什么是浪漫,你教教我”程崖量打着饱嗝,色眯眯的说到。

    “我最喜欢荷花了,可惜采不到……”

    “这么点小事,包在我身上”程崖量把胸脯拍得啪啪作响。

    “崖量,你去干嘛啊?这么开心”有村民看见了,打着招呼问到。

    “采荷花”

    ……

    荷井塘,顾名思义,这眼池塘中间特别深,跟井一样陡峭,偏偏荷花只开在池塘中央。

    程崖量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他被溺死在池塘里。据说尸体打捞上来之后,手里拽着的荷花怎么都取不下来……薛梨花哭的很伤心,她说那天开心,自己也喝了点酒,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至于采荷花,她从来没有要他去过,只是说过,她很想怀小孩,医生说跟莲子一起熬药,效果更好些。这些都有证据,大家都有些惋惜的猜到,程崖量求子心切才遭此罹难,薛梨花没被多少怀疑,变成了寡妇。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过了好一阵子才渐渐平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人替薛梨花取了个外号‘咸寡妇’,说程崖量喝了这么多水才死,一定是咸东西吃多了,渴得要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1-21 11: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