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八十八章(大结局)

小说:警察与医生| 作者:东方欲晓 | 更新时间:2017-12-28 09:27:44| 字数:2832| 加入书签
离开尘世的喧哗、抛弃世俗的偏见。一切为了幸福的人们,摆脱社会的羁绊,寻找生活的真爱。

  瞿医生为了实现梦寐以求的理想生活,舍弃了所谓的“天伦之乐”,只身住进了罗汉禅寺,将武汉的房子也出租出去了,只给他的、如同陌生人的女儿,打了一个简单的、礼节性的招呼,带着衣物、医学书藉、电脑住进了罗汉禅寺,准备在此度过余生。宏远法师又专门给他安排了一间套房,比他原来住的一间房子,多了一间小客厅,套房里面设施一应俱全,有卫生间、衣柜、办公桌和电脑桌、沙发等,他很满意,像宾馆一样。最让他满意的还是方正坏小子每星期的双休日,可以来住一至二天,再也不会顾及方正爸妈怀疑的眼神,担心受怕,方正坏小子也名正言顺前来庙里会干爸,毕竟已得到爸妈的特许了,名副其实的关系,从此,开始了新的生活。

  宏远法师对瞿医生提出“三不要求”:一、不要求出家;二、不要求起法号;三、不要求穿袈裟。就是一位常年住庙“居士”,日常帮助宏远法师做做秘书工作,处理来往信件,抄写经文、法事文书等,另外给和尚们看些小病,当保健医生,顺便给居士们也看些病。宏远法师给瞿医生全免生活费,他也可以吃荤而不受限制(当然不能在斋堂里吃),每月发给一定的生活补助费用。瞿医生非常高兴,他们一对就这样团住了,一个圆满的开始。

  这正是:好事多磨修正果,三生有幸梦里寻,父子团圆谱新曲,今朝得来费尽心。

  汪新辞职报告送上去后,局里三反五次地讨论,虽然党委书记执意挽留,还有几位局长也不想让他走,认为“人才难得”,怎奈汪新去意已决,杨师傅也不想在长沙逗留,只好同意了汪新的辞职申请。姚春生的辞职报告也一并批下来了,姚春生去昆明,做个体户经营专卖旅游产品,老婆离婚问题,他也在离婚报告上签字了,财产他只要了现金,作为做生意的本钱,基本上是“净身出屋”,姚春生真的是做到了他的誓言:为了能与体操教练员在一起生活,宁可“三不要”:官不要、老婆不要、父母不要,他真不亏为一条为“情”献身的好汉。

  汪新到北京后,大施拳脚,先是在同学处的律师事务所帮忙,半年后在同学们、朋友的帮助下,自己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开头是租房居住,一切从零开始,艰苦的生活,陌生的环境。杨老爸洗衣做饭,帮忙料理日常事务。后来在同学们的帮助下,接了两笔案件,特别是“北漂族”画家村这笔案件,牵涉几十名外地来京画家房产的纠纷案,他接手后,一一获得胜诉,收入相当可观,当年就买了一套二手房,也买了小车。居住稳定后,他自己父母、妻儿也前去探亲,值得赞美的是汪新妻子淑芬,能理解丈夫,相夫教子,不弃不离。汪新,逃过三劫,终归在北京圆梦,一个特殊的"北漂族"。

  这正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京都施才毕,终归梦里圆。

  孙教授去了丹麦,在武汉实在待不下去了,夫妻如同路人,俩受骗,碰壁,又是相思心切,他的干坏小子从丹麦“毛熊老头”斯拉马森处搬出来了,租住了一套一室一厅带厨卫的房子。孙教授由于多年没摸书本了,对于生命科学这种前沿科学,他的知识显得老化,赶不上形势的发展,到丹麦后,他在一所中学教授中文,收入颇丰,因为丹麦的官方语言是丹麦语(Dansk)。但是95%的丹麦人可以流利的用英语交流。

  由于孙教授英文过硬,教起丹麦中学生中文,轻车熟路,中文、英文参杂教授,容易接受,很受学生们的欢迎。干坏小子攻读生命科学专业,主攻“同性恋”课题,己获得博士学位,可能还要继续读博士后,俩经过三年的煎熬,终于在异国他乡团住了。

  这正是:异国他乡会娇儿,踏过荆棘续真情,何必苦守无性婚,求得幸福保安宁。

  马忠还是讲孝道的,瞿医生、方正他们离开济南后不久,他女儿从赤峰打来电话说,“干爷爷得了胃癌,爷爷请他快快回去,见最后一面。”马忠回到内蒙古赤鄂尔多斯后,看到干爹已病入膏肓了,虽然干爹晩年时,接受了一个比马忠又有钱、又漂亮、又年轻的干坏小子,生活三年后,当他得知老头得了胃癌晩期,丢下五千元钱,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干爹向马忠哭诉道:“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人。”可马忠他当时连死的心情都有,二十多年的情深,怎么一下子了断?不要他了呢?但马忠不记前嫌,一如既往地照顾干爹,端屎拉尿,吃药熬汤,感动得师父天天以泪洗面,直说“我对不起你,马忠,我该死!对不起你。”

  想当年,师父高大雄壮的熊体,於今只剩下一堆干柴,蜷缩在一张木板床上,上面盖了一床薄薄的蓝花被单,抖抖嗦嗦的半躺半靠在在那里。老伴多年前去世了,女儿远嫁他乡,孤零零的一人,膝下无人照顾,他看着伤心流泪,二个月后师父干爹归了西天,办理完后亊,马忠抹干泪水,飞往济南。临离开鄂尔多斯时,他与老伴商议妥当,一套老房子让女儿继承,如果老婆要离婚,随时通知本人,前来应诉,如果不离婚,维持现状,也是为了女儿有个完整的家,免得伤及无辜。处理完一切后,马忠又飞到了济南,他现在是一身无牵无挂,投靠水浒传打虎将李忠后代——李老爷子门下。这位八十二岁的老爷子,认他为干坏小子,正当名份,马忠己是花甲之人,恋老何常容易,再也不必为比他大几岁的人叫干爸了,双方都尴尬。在李家所开私人武术馆,当了一名管事,帮忙处理日常事务,照顾李老爷子生活起居,睡在一个房里,搁了两张铺,对外也说得清、道得明。李老爷子老伴长年卧床不起,两儿一女也是儿孙满堂,无暇顾及,孝敬之事,自然落到马忠头上,义不容辞。

  这正是:三年漂泊无定所,一朝结缘有好报,三生有幸才相聚,一了百了终归好。

  宏远法师本人也经过磨难,家庭破裂后,在真人指点下,皈依佛门,与志福徒弟生活在一起。清灯伴长夜,木鱼声声响,始终陪伴在他的身边。“既入佛门内,终日省吾身”。空旷寂静的夜晚,悠悠的钟声回荡在耳边,古旧的经文微微发出淡黄的颜色,还有些霉味,慈悲在一点点的抚慰着宏远法师的心灵。多少岁月过去了,一程风雨,一番星月,和尚们迈着蹒跚的步伐,在庙宇内轻轻地游荡,口里虽唸唸有词,心中却凡事缠身,有的人出家好多年了,怎么还会有“心烦”的感觉,是不是只是肉体出家,灵魂却留在凡尘?这些无情的杂念在敲打着他的心灵。宏远法师在硏究这一佛门普遍的现象,他正在撰写论文……

  这正是:幸福不言而喻,焦灼常埋心底,佛门小小世界,暗藏大千道理。

  瞿医生的网友,成都单身老头滕师傅、重庆的大厨涂师傅,应瞿医生邀请,宏远法师的特许,也结伴启程前来罗汉禅寺,安度晚年;台湾一对干卖掉家产、安排好父母、妻儿后,今年提前退休,也来到罗汉禅寺,皈依佛门,了却此生。还有好多老年网友,甚至中青年网友,都想来庙里居住,很多中青年网友,看破红尘,或逃避现实、或逃避婚姻,这里成了同志们的福地,同志们想往的地方。

  伯牙摔琴谢子期,琴断口边觅琴声,人生难求一知己,千古美名传佳音。

  这正是:罗汉禅寺“同”相会,佛门圣地“志”道合,任你红尘乱纷纷,我自逍遥觅快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1-21 11: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