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全本

小说:那花,那雾,那人| 作者:惜缘| 更新时间:2018-01-19 11:10:32| 字数:7702| 加入书签
  张爱玲《惘然记》里有这么一句话: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三月的桃花开的还是那么的灿烂。再加上老天下点小雨,在诗人的眼睛里一定是一幅美妙的图画,也许还能写出一首脍炙人口的好文章呢,各位看官,别急马上就切入正题:

  《一》美丽的相遇

  周末的早上,天有些暗但是没有下雨,从窗口看出去,那广场上的桃花开的正浓。我吃过饭就拿了一本书坐到广场的椅子上看。我被那故事深深的感动了,一对相爱的男女,感情很好,正当他们打算结婚的时候,女孩子得了急病,不幸去世,男孩因受不了打击,在女孩的坟前自杀。我为那男孩的痴情感动。不知觉的掉下泪来,“你好多情啊”一个声音在我身边响起,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老人坐在了我的旁边,他看我流泪,递给我一张面巾“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一样,那么的多情,那么的纯真。”我不好意思的接过他手里的面巾,用低的几乎不能再低的声音说“谢谢”我连忙掏出烟来给他一支,借点烟的机会,我才看清楚:他60多岁,满头的白发,满脸的红光,四方脸大眼睛,一张性感的嘴,再加上刚刮的胡子,叫人看着就很舒服,他穿一件休闲夹克,暗格子的衬衣,一双旅游鞋。好优的老头啊。我愣愣的看着他。“你怎么了?小伙子,”我赶忙收回心思,我那时候的窘态,现在想想都脸红。“没有什么,您好象我一个亲戚”我撒了个谎。他却呵呵的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奇怪的很,一向不善言辞的我,和他聊了很多。从文学到戏曲,从社会到家庭。说到激动处,我竟然把他的手抓在手里,比划着,他微笑着任由我口若悬河。也许是老天对我的惠顾,竟也下起了雨,我在心里默默的祈祷“老天啊,下大点吧,好让我和他多呆会”快到中午的时候,雨小了些,没有停的意思。“我送您回家好吗?”“好啊”我脱下外衣蒙在我们两的头上,一人撑着衣服的一边,另一只手紧紧握住他的手。往回走。走到拐角处,他脚下一滑,一个趔趄斜倚到我的身上,我也顺势把他抱在怀里,他的体温,他的体香叫我有点不能自己。“要不我们在饭店吃点饭吧,省的路滑不好走”他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我们就这么走进饭馆。

  《二》忘年交

  我们走进饭店,要了四个菜一瓶酒,他告诉我他姓林,我就让他叫我宝子。边说边聊,一瓶酒喝光了。再看他更迷人了,脸红红的。真想上去亲一口。我告诉自己“别急,慢慢来,一定把他弄到手,”我又拿了一瓶。喝了一半,他就有些醉了。连饭也没有吃,我扶着他往回走。我按照他说的路线,送他回家。原来他住的离我不远。他家没有人,他告诉我他老婆去他女儿家去了,可能要到明天回来,我帮他脱了鞋,把他扶到床上,和衣倒下。倒了一杯水放给他喝下,他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你走吧。”“哦”我刚想离开。他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弄的衣服,地上都是。看他难受的样子,我又回来帮他把衣服脱掉。把地上打扫干净。才喘了口气,看到他仰面躺着。皮肤白白的胯间那一坨叫我好眼馋啊。可是他睡的死死的。看着他那迷人的脸,我亲了他一下,出了他的家。我有好几次想把他抱在怀里,可是不行,我看了看表才15:20雨停后那广场上的花更加的娇艳了,我的心情也好的没法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嘛。看什么都那么的顺眼,哼着那小调回到家里

  媳妇问我。“什么事啊?这么高兴。”

  “我捡了个宝贝。”

  “看把你美的啊。”

  我心里说“比捡了个宝贝还好呢。”(哈哈。我偷偷的乐)

  等我吃过了饭,我还是不放心那醉了的老宝贝,就又返回他家去看他,敲了敲门,一开门,那好看的脸又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脸又红了,我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时候,他还是那笑呵呵的把我拉进去,给我倒了杯子水。

  “让你见笑了,我好久没有喝醉了,样子很丑吧?”

  “不是,,,不”我有些惊慌失措

  “哈哈,你紧张什么啊?”

  我不好意思的摆弄着手指,我想我这是怎么了?我紧张什么啊,我有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偷亲的事他是不会知道的,我在心里安慰自己。

  “想什么呢?喝水啊,难道怕下毒不成?哈哈哈哈”

  “哦,您别客气。”

  “我还没有谢谢你送我回来呢?还帮我……”

  我以为他知道了我亲他的事呢,我更不敢看他了。

  “我是看您怎么样了,我担心您啊。”

  “谢谢你了,改天我回请你,唉,宝子,陪我说说话吧?”他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忧虑,隐隐的我看到他有些伤感,这时的样子,更加的叫我心动。

  “好的,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

  在他给我倒水的机会,我才打量了他的家,一色的古朴,在东边的墙上挂着刘禹锡的《陋室铭》还有一些用草书写的字,我认不得。在床边一个书橱。满满的一类一类的分开。

  “您的品位好高啊?”

  “什么品位不品位的,我就喜欢看书。”

  “我喜欢诗词,喜欢看小说

  “我也一样啊。”哈哈,“这么巧啊。”

  “把杯携雨清风醉”他说

  “对酒凭栏桃李愁”我说“对的不好”

  哈哈哈哈,好一个“对酒凭栏桃李愁”我看到他眼睛里,闪烁着一种慈祥的光芒。

  “春花秋雨情难至”他意犹未尽

  “霜剑风刀爱不归”我对。

  “您怎么老对些忧伤的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低下头,默默的想心事。“怎么了孩子”他坐到我的身边,用手摸着我的头,我可爱的老头啊,您怎么知道我心里的苦呢?

  “有什么事吗?给林叔说说”

  我摇了摇头,用一种幽怨的目光看他,他好象看出了什么。叹了口气

  “不早了,你快回家吧。有机会再聊好吗?”

  “好吧,再见林叔”

  我失落的回到家,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失落的感觉,在他那最后的一声叹息里,我听的出那无奈,那忧伤。夜里我失眠了。难道着就是爱的感觉吗?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一个劲的沸腾,,是他一下子把内心的欲望勾出来了。到明天到明天……睡着了。

  第二天,我早早的来到广场,明的是跑步,其实我想他会不会来。想和他说说话而已。可惜啊。他没有来。吃过饭我把换洗的衣服装到提包里去洗澡。刚到广场里。他来了。

  “林叔,您好啊,干什么去啊?”

  “没有事。出来转转,想去洗澡呢。”看到我拿着衣服

  “你也去洗澡?”

  “对啊”

  “好巧啊。那我请你洗澡吧,”

  “那多不好意思啊。”我心里说“好啊。我正愁没有机会呢?”

  他哈哈笑着“还害羞啊,臭小子”

  同房,同浴,同床

  人啊就是这么的怪,你追求的不一定得到,可你在不经意间它却在路上等你,我向服务台要了一个单间。他开始脱衣服,为了掩饰尴尬,我拿出一支烟递给他:“您先吸烟,我去放水,等我放好了再叫您”“好的”等我放好水出来一看,

  “宝啊,帮我搓搓背,好吗?”



  “林叔,难道您不喜欢我吗?”

  “你休息一会吧,别感冒了”他没有正面回答我。“我也累了,想休息一会”

  我看着他脸上那难以琢磨的表情,我的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我把脸靠在他那胸膛上,两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依偎着谁也不愿意打破这气氛。

  “宝啊,来我这儿”林叔叫我,我向他跑去,跑的满头大汗,可是怎么也跑不到他身边,一不小心绊了一下。“林叔”我大叫一声睁开了眼睛。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我怎么会睡着了呢?”我自言,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空虚,难到,,,,,,,

  放纵

  我出了浴池,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关机,我到了他家。一开门见是我。他站在门口没有让进的意思,“谁啊?你也不叫人家进来”“哦。我们说几句话他就走”看来是他老婆回来了。我正在发楞,门一下关上了。那沉重的声音,重重的在我心里响起。我不敢再叫门,叫也没有用的,我漠然的回到家。喝了点酒沉沉的睡去,第二天我去广场上去散步,远远的看到他也在,我正想和他打招呼,而他一转身背我而去。我连和他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的态度如此的变化,我打电话给他

  “对不起,宝,我怎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啊。你好自为之吧,好好的过日子,我看的出你是个好孩子,我倒是没有什么,我老了,你还年轻别毁了自己的前途,我无法面对你,面对这样的感情。”,^3D"Tky

  “可是,我是喜欢您的啊。”我有些呜咽。

  “别说了。是我不好,原谅我吧,我能理解你的那种感情,可,,,,”

  还没有等我说完,他就挂断了,我好失落啊。想到那天的缠绵,是我勾引一个非同和我发生关系,我也觉得自己很卑鄙,难道那是我的错吗?谁叫他那么优。想到我2年来在圈子里的境遇,不觉悲从心来,泪无声的滑落脸颊,为自己,为这个圈子,为那没有着落的情。从此他不再来广场散步,躲避着我,即使远远的看到我,他也会加快脚步和我拉开距离。再打他电话,“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难道我们就这么结束了吗?我不甘心,每天都去看他在不在家。门锁着,可能出门了吧,碰巧在我来的时候,不可能啊,他老婆有病她不能出门的,我推翻了自己的推断。

  “你找老林吗?”他的邻居问我。

  “是啊,您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他和老伴去他女儿家了,说是给他老婆去看病。”

  “他女儿在哪儿啊?

  “济南,不过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

  “谢谢您了”我的心里就象压了一块石头,叫人难受,是我的鲁莽拉开了我和他的距离,那天,我喝的大醉吐的天翻地覆,想把体内的苦水都吐出来,我想放弃他,但我心里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一转眼半年过去了,而他再也没有回家,电话总是在关机状态,那半年多是我最黑暗的日子,天天就在这苦痛中煎熬着,既然他不会接受我,我也不能接受别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放纵自己,拼命的和网友见面做爱,把那点点滴滴的相思都用电脑写下来保存在自己的博客里,点击隐藏,把那主页关闭。再也不去打开,那是为他自己写的东西,别人是没有资格去看的

  淡淡相思淡淡忧,

  丝丝真爱丝丝愁。,

  红尘有恨泪空坠,

  水月无情忧总留。

  那是07年的10月分,我QQ上有个“苍白的爱”加了我,我麻木的问好,查资料,视频,就在视频打开的那一刻,我楞了,好象啊,我毫不犹豫的打出一句话:“林叔,您好啊?您怎么不回家啊?为什么不理我啊?”我的泪一下又掉了下来。

  “你认错人了吧?我不姓林。我姓陈。”

  “哦,对不起。”我从梦幻里惊醒。

  我们约好了见面的地点。

  见到他的那天,我坐在那里吸烟,脑袋懵懵的,陈叔开了房间,放好洗澡水,我才进入房间,一番洗漱后我们纠缠在一起,当我从他身体上下来时,他提出要我。我没有说话。当他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我哭出了声音,他惊讶的看着我,以为我受不了疼痛,我知道我为什么哭,当他看到我的血时,把我搂在怀里“我会对你好的。”我茫然的穿好衣服,走出来,看到穿梭的车流,我又哭了。他跑上来拉住我,问我要电话。

  “对不起,我们到此为止吧。”甩下有着惊谔表情的他。快速的离开,那晚,我把自己洗了又洗,这本是他的,可是我却给了别人,对着镜子任泪水横流。第二天我没有上班,头疼的象有个东西在里面踢腾。“叮呤,叮呤,叮呤”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厌烦的看也没有看把它挂掉,。“叮呤,叮呤,叮呤”振铃声再次响起来,“他妈的”我骂了一句,看看是谁的电话。这一看,我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是他,是我日夜思念的林叔

  重逢

  我一看是他的电话。穿上鞋子就跑出家门,按下了接听键。

  “宝,你好啊?你怎么样啊。过的好吧?”

  “叔,您在哪儿啊?”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别哭,好孩子,别哭。我在广场上呢?,你来我等你。”

  “好啊。您别挂电话。我去找您。别挂啊别挂”我抹了一把眼泪跑着冲下了楼梯。当我来到广场的边缘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心里。那个叫我伤心和牵挂的老头。他坐在那儿,头低的低低的。头发几乎全白了,面容也憔悴了很多,我走到他面前。

  “叔,您还好吗?”他缓缓的抬起头,与半年前比他瘦了不少,我想一定是吃了很多的苦,我顾不了许多扑进他怀里哭了起来。他用颤抖的手摸着我的头。

  “乖,好孩子别哭。我们回家说好吗?”我点了点头扶着他回到了他那好久没有人住的家。一进门我看到桌子上面有一张放大的黑白相片,“阿姨她,什么时候走的啊?”他的眼圈一红“2个多月了”我帮他把家里收拾了一下,给他沏了杯茶坐下来听他讲我们分别后的事。他努力的平静自己的情绪,连喝了几大口茶。

  “那天和你分开后,我老觉得对不起你。”

  “不是,是我对不起您”他没有说话,摆了摆手示意我别打断他

  “我躲了你好几天,我老伴的病也复发了。于是女儿打电话叫我们去她那儿,由于走的急,谁也没有告诉,没有想到她的病越来越重,我日夜守着她,可是还是没有留住她,毕竟我们在一起走过了30多年的风风雨雨。”

  说到动情处,禁不住老泪纵横。我把他搂在怀里,他象个孩子一样把头伏在我的胸前,双肩不停的抽动着,很奇怪我现在对他竟然一点冲动也没有,有的只是一个老人,一个需要关心和爱的老人,我也流着泪把他抱的紧紧的,感受着他的忧伤和感叹,暗暗的说“我要照顾您,我要照顾您。”过了许久,他把头抬起来。

  “我在饭店定了菜,陪我喝一杯好吗?”他的眼睛里竟满是乞求

  “好,我陪您。”

  “也许我们爷俩,再也见不到了。”我连忙堵住他的嘴

  “不会的,林叔,我养您,好吗?”我又看到了他眼角的泪。

  “不会的,不会的。”这时饭店的菜到了,是四菜一汤。

  “好了不说了,我们喝酒”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忧伤,一瓶酒见了底,我们都有些醉了。

  “不喝了好吗?吃点饭吧?”我劝

  “好的,吃饭”他答。饭后我们隔着桌子对望着。他站起来在屋子里来回的走着。BMgiXdv.B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他随口道来李白的《将进酒》我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这首词。于是我接着吟道。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zhuan)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我念到这儿感觉不对,忙住口,他背对着我。不让我看到他的脸。我知道他在哭,我也想到这半年多的苦楚,也禁不住泪洒胸前。

  “宝啊。来,让我好好的看看。”我不知道他的想法,慢慢的走到他面前,用手帮他擦去挂在脸上的泪,没有想到他一下把我抱住,我挣扎着.

  “别,别,叔,别这样,我不会再对您那样了,对不起。”

  “宝,叔明白你的心思。”听他说这些,我又哭出了声音“对不起,叔,我的第一次已经没有了。我不配您要我。”我想到这些日子的放纵。我后悔的真想狠狠的打自己几个嘴巴,看到我哭的厉害,他把嘴印在了我的额头,脸上嘴上,我有些把持不住嘴里说“不要。”可是双手却是把他抱住热情的回应他,要说第一次,是我勾引的他,那么这次就是他在勾引我了,那夜,我没有回家,留在了他家,我们互相的进入对方的身体,用缠绵的爱来驱散那伤,那痛,我们激情了一次又一次,最后都昏昏睡去,那是我最刻骨铭心的一次,不只的肢体上的满足还有精神上的,我到天亮的时候,我又做了一次。我感觉我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久久的吻着他那沧桑的脸,不愿意下床。“不行,该起来了。你回家去看看吧。”“好的,过会我再来陪您。”我高兴的回家,可是等我再回来的时候,那里已经人去楼空了。

  我急了打电话给他,好久电话里传来他那悲伤无奈的声音

  “宝啊,别怪我。我走了我已经坐上了去济南的车,也许我们永远不会再。见面了,我已经把房子卖了,到济南和女儿一起生活,在我们认识的连椅底下,有我给你的东西,再见。”说完就挂了电话,我不甘心的一次一次的拨着那号码,那盲音震的我头疼。“怎么会这样啊?怎么会这样啊?”我又一次被推进了深谷,我冲进车站,哪里还有他的人影啊?“林叔啊,为什么要离开啊?为什么啊?”我顾不得车站上那么多的人,趴在一根柱子上大哭。旁边的人都以为我是神经病呢,我已经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有的只是那彻骨的疼,等我稍稍平静了一点,我往回走,来到那张连椅前,在椅子的下边有一个信封,我撕开把信拿出来。

  宝你好:

  这次我又是不辞而别,你别怪我,你的心我能明白,从你上次和你在一起后,我就下定决心不和你交往,不是你不好,而是我不能毁了你的前途,不管你说我狠心也好,绝情也罢。我都不会留下来,当你说要养我的时候,我也曾经动摇过,可是我不能太自私了,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知道你是真心的,所以我才和你做那事,就当我这辈子还你的情债吧,好孩子,听叔叔一句话,别再在那里面沉沦了,你知道我好心疼的,你的情意叔叔会记得永远的永远的记得,忘记我吧,好好的过日子,再说我岁数大了,不可能陪你一辈子的,总有分别的那一天,恐怕到那时候,你会更伤心,忘记我吧。里面有一个玉坠,它跟了我58年了,把它送给你,记住,别为我伤心,因为我不值得你那样,勇敢的走出来,就是叔叔死了也能瞑目了,我想你不会叫我失望吧?

  叔:林

  信纸上泪迹斑斑,有几个字几乎被泪水模糊的看不清楚,我的叔啊,谢谢您给了我爱,我会听您的话,好好的好好的活着。泪眼婆娑中,看到林叔那迷人的

  笑容,那慈祥的面庞,我的泪把手里的信纸打湿了,我小心的把它折好放进贴身的口袋里,信封里一个老寿星的玉坠掉了出来,我小心的把它捧在手里,我知道那是他的心。我把它戴在项间,把它紧紧的靠在我的心上

  2008年的春节,我过的索然无味,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就是因为他的离去?我自己也说不明白。济南的林叔您过的好吗?窗外广场上那花又打起了花苞,是不是今年开的比去年好呢?我把那玉坠捧在手里向它诉说着我的思念。林叔愿您开心快乐的渡过您的晚年。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人生有意春风暖,

  两地相思心未寒。

  三月桃花依旧在。

  一番情愫爱难连。

  2008年2月29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1-23 01:3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