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全本

小说:生命如此多情| 作者:jungjung| 更新时间:2018-01-19 11:19:01| 字数:5708| 加入书签
  此刻我竟无从下手,酝酿了几天的情绪依然没有得以抒发,望着床上那件洁白的,被我折叠整齐的背心,我希望能留下些记忆的文字,以免残忍的岁月带走所有世间的美好。

  01

  刹那相逢,恰似传奇,然而确实发生了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

  王菲的低吟浅唱为这次相遇作了做好的注脚。我习惯性地在周末起晚了,本来那天是有课的。由于磨蹭,反正也赶不上第一节了,就顺便慢悠悠地吃点早餐,并去公园看看有没有人唱歌。然而到公园时,天气忽然暗淡下来,三三两两早练的人群也渐渐散去,我想下雨,是在所难免了。

  我漫无目的地转转,这个地方对我来说过于熟悉,基本没有什么惊喜。我踱到湖边,在那清清嗓子,顺便唱了几句刚学会的《我是人民的儿子》。

  转身,就看到了他。一个人,一个座位,一本杂志,静静地,优雅地看着。要不是他的两鬓有些斑白,我真不能断定他的年岁,我猜想他不过四十出头,而这个岁数是我不感兴趣的。

  此时,我心中纯洁得很。没有任何想法,此时他似乎看了我两眼,那眼神深沉,忧郁,有些触动我的内心深处。然而,我没有走过去,对于我而言,早过了随便和人打招呼的年龄了。我在旁边的椅子坐下,也拿了一本杂志,显然没有心思看,我只是借此时而不时地打量他,偶尔他也会看向我这里,以一种含糊其辞的不明意境,匆匆对视又匆匆撇开目光,生怕会被周围什么粘住似的。

  然而,天空是越发黯淡了。我决定离开,于是我猜测着他可能没有带伞吧,或许我能够帮助他呢?我自寻理由地站起来,犹豫着是否要过去。这时我看到他手里拿的不是中文读物,应该是英文的。瞬间,就在瞬间,我便感觉到这个可爱的,有些孤独的叔叔——尽管我不知道这个称呼是否准确,我还是找了个称呼。毕竟我尚不知他姓什么,什么来头,一无所知。

  他礼貌地叫我坐下,并且扬了扬手上的杂志,一个著名的英文读本,据他说相当于中国的人民文学。

  02

  那一刻,我内心很平静,这是我意料之中的

  终于近距离地打量他,感觉有点像这个人,不是吗?这个是多梅内克,法国足球队主教练。或许是我一厢情愿的类比,或许是觉得他们气质上有些相似的。

  无所谓,这并不妨碍我们的交流。开始彼此都有些拘谨,我先冒昧问了他的职业,我一开始就确定他可能是教师,可能是公务员,或者是外企职员。但我只猜对了表象,却猜错了本质。他说来自Z市,我知道这个地方,我一个好朋友就是那里的,而且我也曾经接触过那里的项目。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他是教授,因为我觉得我没有如此福运能认识这么高级别的人,即便是萍水相逢,即便是泛泛之交。

  他时而摘下眼镜,时而戴上眼镜,这个细微的动作让我感觉到一份童真,正是这份童真让我有些感动,见惯了虚假繁荣和逢场作戏,这样的动作,这样的表情,显得弥足珍贵。而且,那天他穿了一条白色的短裤,一双白色的球鞋,和我的装饰有些类似,也唤起了我的好感。But,我不知他是怎么想的,我也不可能去问。

  我尽量心平气和地和他聊天,我告诫自己少说一些话。但是,人往往因为喜欢眼前的这个人,往往会失控于漫无边际的瞎侃,往往会落于没有重点的俗套,最终让他人不悦而落个适得其反的下场。我也说得有些多,表达是我的强项。但我相信他也不差,因为他是教授,尽管是以西语教学。

  慢慢地知道了他更多的信息。此时天很黑,压得很低,他说把杂质送给我,其实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去读,能不能读懂,没关系,就当作一份礼物。他提议往揽月桥那边走走,我同意了,因为随时可能和他错肩,一个转身也许他就在千里之外,而我不愿这么早就失去交往的机会。

  此刻,我喜欢上这个老头。Sorry,这不是我的本意,但是我宁愿他是个老头。

  03

  偎依在狭小的雨伞下,我感触到他传递的温情

  雨中漫步是浪漫的吗?不知道。但我确实感觉到某种久违的温暖。他轻轻搂住我的腰的时候,我感觉到父亲的指尖传达的温度,然而我故作镇静地没做回应,我怕我的过分反应让他不适。我们在拜月亭留步,眼前碧翠的睡莲浮在水面上,在雨中轻轻荡逸,他似乎很喜欢。我在想雨总要停止,路总有尽头,到底还能陪他多久?

  我于是问他住在哪里,他说在公园附近,我知道那是在松园街,五年前我住过那附近,那里的鸡煲和水煮鱼经常勾起我的记忆。我尝试着说,我能到你那看看吗?我甚至想得到拒绝的回答,这样我就能心安理得地自我慰藉,毕竟有缘无分嘛。

  然而他没拒绝,但也似乎不是很欢迎的样子,或许他有隐忧。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毕竟还没有经得起他的考量,自然有更多需要了解的地方。

  于是我们在松园街找了个餐馆,他原来想吃快餐的,我执意不肯,我早就准备请他了,这样的人,这样的际遇,这样的感知。哪怕再多呆一会,多陪他一会,我也是满足的。尽管我下午本来是有事情的,我还是推掉了,我知道,这样的相遇很不容易。

  我们点了一个清补凉的鸡煲,没有点其他菜,也没有酒,但不妨碍我们的闲聊。我一直很喜欢那种交谈,不断有话题出现,饶有兴趣的分享。我们聊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比如星座,比如风水。之后,他说到他的一些经历,一路走来,荣耀交织着艰辛,微笑伴随着泪水。他平静地诉说着,偶尔也会激昂起来,但绝不是主流情绪。他是属于隐逸派的,有如一壶清茶,不容去过分渲染,只需时光点滴静谧流逝。

  让我惋惜的是,像他这样温和,气质,富有才华的人不能收获一个善始善终的好婚姻,又让我欣然的是,他有个有出息的儿子,即便远离他,即便未来可能依然远离他。他是需要个伴的,尽管他现在并不想以此羁绊自我,但他依然想像着年老时有个相互偎依的老伴,他说万一有个病苦,也有个人担当。是应该这样的。而且我相信他应该有个美好的晚年,尽管他离晚年尚比较遥远。

  我发觉教师或许是个不错的职业,对他而言,有种纤尘不染的清贵感,这不能用孤傲来形容,大凡才气卓著的人,都会有些孤傲气质的。我其实很欣赏这种气质。他有些熹微的忧伤,甚至我觉得,这是个有些忧郁的让人心疼的“老人”,哪怕我知道他有颗年轻的心。经历和性情决定了他的价值观,所以他会有些谨慎,有些孤寂,有些放纵,又有些洒脱。

  04

  那件白色的背心,让我看到了父亲的影子

  吃过午餐,我放弃了原本的计划,我无能安排更加合适的程序了。我是提出要去他住的地方看看的,尽管在以前我基本不会提这种不礼貌的要求。

  一个狭小的,只能放一张床,有半个窗子的房间。但对我而言,我早已习惯这样的配置,我并不是个养尊处优的人。我安静地坐在床沿,脱了鞋子。他问我要不要去冲个凉,这似乎是我想听到的。

  我先去冲了,他接着也去冲。然后,我们并排着躺在床头,我下意识把窗子稍稍拉上了点。我有些不知所措。

  他说让我抱抱你,或许我本来就想着,我应该属于他怀抱的。那种有着父亲般的温暖的怀抱。他的背心有种特殊的味道,很好闻,他还告诉我英语读waistcoat。然后他脱掉背心,我们就那样纯洁的拥抱着。我很喜欢他的亲吻,我不知是该继续用父亲的吻,还是类似情人的吻来解读它。不过不管怎样的吻,都是我这么多年来,我感到无比美好的那种。他的脸比较有丰满,我喜欢抚摩着那里,就像抚摩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是的,一方面他像父亲,一方面他像孩子。

  有些东西是无需描述太多的,因为一切都顺其自然。我渴望得到亲吻,得到爱抚,但我似乎更在乎是柏拉图的依恋和怜惜。但我不能强求别人同我一样的价值观。描述这段文字时,我其实很难受。就像无数次无法用最美的语言来描述世间最美好的情感。其实我是不愿他为我做那么多的,我最想做的其实是那样紧紧地和他拥抱着,抚摸着他的脸,静静地,亲亲的吻着。

  我喜欢的是这个穿着白色背心的老爹,喜欢他的一切爱抚,让我愧疚和心痛的是我不能满足他,给他想象中的完满。尽管我知道我不喜欢那样,但是我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他说看到我无辜的哀伤的眼神,心就软了。其实我也在为自己悲哀,不能彻底放下芥蒂,卸下包袱,或许我还在坚持着自己的观念,没有对与错,只有是与否。

  我们只能是朋友?或者连朋友都无法做。尽管我希望我们是父子,是一生的忘年之交。有人说当你到达一定岁数,就不想再交往太多人,所有的交往都会尽力转换为心灵之交。我也许到达那个岁数了,但我不能确定最终的结局。

  05

  Daddy?这不是我的本意。但我希望这会是永远

  永远有多远,不知道。不知道的事情,就不要去过分地想。我贴着他耳朵说,我想叫他老爹。这个老爹的呼唤充满着情欲,痴情,发自内心的感动。我极其自然地叫他老爹,虽然他好像没有答应。但不知怎么,面对他,我就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他说他喜欢我,我是感觉到的,他发自真心。我不知道自己能让谁欣赏,能被欣赏多久,但无人去在意,也不需在意。

  下午,雨霁初歇。他提出去公园听我唱歌,我想只要陪着他,可以。但我又担心,这不过是藉口,这或许是作别。我很想抱着他,对他说,我想把你当作老爹,一生的那种。

  可能由于他在旁边的缘故,我发挥不好,但他微笑着给我鼓励。我却不愿面对他,但我怕他走开。后来他说他遇到一个两年前的朋友,想过去打个招呼。我没有不同意的理由,但内心依旧有丝说不出的难受。他没有走远,我知道他是考虑到我的感受,让我能看到他,谢谢他的细腻。但我不能确定,晚上我们还能否在一起,我是想抱着他做个好梦的。

  我发短信给他说过一会我们去吃饭。他终于回来了。路上,我们先去我的工作室,他发了封邮件。在端详着电脑前的他,安静祥和,此时的他就是一个老人。我虽不愿以老人来形容他,但是我想把他当作老人。不知为什么,一股莫名的伤感漫布在房间里。我猜测他可能有心事。后来他告诉我一些他儿子的事情,这也让我决定放弃晚上我等待很久的欧冠决赛,决定留下来陪他。

  呵呵,我宁愿他满头苍苍白发,我宁愿他眼角布满皱纹,因为这样才符合我心中父亲的模样。不过即便这样,他也已经是老爹了,他60岁了,如果按照生肖来看,他应该属虎的;如果按照星座来看,我们又属同向星座,风向,不过他是水瓶,我是天平。据说这是两个很合拍的星座,两个星座都出帅哥,都喜欢自由,都比较花心,但都很注重感情。Whoknows?

  06

  我越来越珍惜每一秒,这个晚上过后,可能没有结局

  他伸出手臂我躺在上面,我抚摸他的脸,贴着他的胸膛;我面对面躺在他身上,他轻轻地抚摸我的全身。这一切,都与情色无关,反而充满温情和慰藉,在这样一个夏风沉醉的晚上,遇到这样一个人。

  他说他睡不着,因为我的存在他兴奋了。我不知是不是我的存在,只希望因为有我在身边,他不至于那么孤独。但我不能完全拂去他的孤独,只能给他短暂的相伴,希望他以后也能快乐。

  至今我的臀部依然像扎针那样生疼,那是他留下的牙咬的印迹。我怀念这样的感觉,就像每一流逝的分秒那样珍贵,那样让我怀念。

  我最终还是沉沉睡着了,不知是不是躺在他的臂弯上睡着的。醒来已是次日六点。我知道过一会他就要走了。这次离别,不知是为了更好的相遇,还是为了永恒的纪念。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去寻找答案。我并不是寻求刺激的欢愉者,我愿意做感情的永恒寄托者。

  终于,到了我们要离开的时间了,他洗漱完毕,穿上了那件白色的背心。我忽然有些哀伤,就说能不能留给我一件白色背心。他没有犹豫就脱了下来,我穿上了它,显然对我来说有点肥大,但我喜欢。这是他穿过的,有些老爹味道的背心。我想我不会去洗这件背心,就让他一直陪伴着我吧。

  下楼前,我们最后拥抱,我是有些离不开他,但我没有挽留他的理由。我只记得那晚从家乐福回来上楼时我拉着他的手,我其实想一直这样拉着,感觉我在搀扶着老爹上楼。我只记得我毫无芥蒂地告诉他我还是处子身,我不管他相不相信,但我是如此毫无保留地告诉他,因为我感觉到他是如此值得信任和尊敬。我只记得他节俭的生活观,我明白他本不需那样的,但他那样做了。我只希望他儿子能永远记住父亲的好,当然他儿子肯定会知道怎么做。遗憾的是,我不是他的孩子,不是,永远不是。

  我会一直叫他老爹,如果他愿意的话,因为他值得我这样叫他。我不知他会怎么称呼我,其实不重要,我也不愿意叫他Daddy,因为不是我的习惯。

  他跟我讲一些他和其他小孩的故事,我没有难过,如果很久以前,我可能会难过,如今,会祝福,会感谢。如果他能够幸福,自己又不能给予,又何必去在意呢?即使伤感,也是短暂的,留给我自己品尝的。我真挚地希望他保重自己,无论何时,毕竟安全和健康是人生的全部。

  07

  其他,关于记忆,关于感激,只愿一切都好

  记得看《天堂电影院》时,我跟着toto泪流满面,看《放牛班的春天》时,我跟着皮埃尔充满感激。有些记忆是无法抹去的,就像曾经的经历,从不需要提起,却永不会忘记。

  他走了,短信给我,很客气。其实我心有愧疚的,如果他日后再来,我会好好接待他。甚至我还有想和他一起生活一段时间的想法。毕竟天各一方,只能心驰神往。甚至,我不知道他还能否来看我,他说过他想听我唱卓玛,唱蓝色的蒙古高原,唱下马酒之歌。

  我现在还有些恍惚,真的,送走他的刹那,我仿佛不曾有过发生过的事情。然而确确实实发生了。我保留的这件白色背心,其实是老人经常穿的那种。是的,我喜欢这样的一件洁白的背心,就像无数个温暖的父亲一样,曾经穿着,在某个清晨,某个傍晚,散步在院子或者公园小路上。

  我没有落泪,但我感动。我不能看到未来,但我期盼美好的明天。无论如何,我都希冀他一切都好。尽管如此,也只能是祝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1-23 01:4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