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苏铭醒来

小说:拯救| 作者:kimger001| 更新时间:2018-05-12 22:04:31| 字数:4307| 加入书签
  我跟杨国雄的暧昧暂且不表,徐保风跟我同时病危,也几乎同时勉强恢复。

  “徐哥,慢点~”徐保风穿披深灰色风衣,戴着墨镜,头顶上的黑色礼帽有些歪斜,手里拄着拐杖,乍一看有点像某个知名侦探。他慢慢走下飞机扶梯,身边穆元朴小心翼翼的搀扶着。

  “等下直接去他那里”徐保风的声音还有些尖细,若是被我听到,光这个声音的变化就能让我发疯。

  “徐哥~坐飞机难免劳累,不如……”

  “不用,我等不及了,苏铭这孩子为我牺牲太大,我不能再拖!”穆元朴沉默着点点头,还好飞机上也吃了点东西。

  ……

  黎翔正经受着人生最大的考验,这边要照顾疯疯癫癫的苏铭,那边妻子的临产期越来越近。当初为了苏铭,黎翔不顾一切阻扰,他在母亲房门前跪了整整一天一夜,最后,当他母亲做通他妻子的思想工作,过来哭着答应他的时候,这个痴情的年轻人立马晕倒在地~

  “我要杀了你!……”

  “你还我徐伯……”

  “我好想你,干爹~”

  “爸~你原谅我好吗?”

  一个湿气很重的平民区,一间简陋的屋子里,有个疯子天天重复着这几句,他披头散发,容貌狰狞,手脚被布条栓捆住,不时强拧着身子拼命挣扎……隔壁有个更小的房间,里面躺着一个面容枯黄的女人,她挺着大肚子,有些艰难的吞咽递送到嘴里的食物,给她喂吃的是一个五十多的妇人,看起来似乎有六七十岁般苍老。两间屋子里几乎没有值钱的家当,除了一些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就是零零落落的药品,刺鼻的药味夹杂着难闻的臭气,在阴冷潮湿的狭窄空间里积郁不散。偶尔有胆大的老鼠从阴暗角落里探头探脑,哧溜一下跑到另外一个角落,阳光根本就晒不到这种地方,在里面呆久了,脸色会变成没有生气的惨白。

  “大夫,他现在好点了没?”脸色惨白的年轻人低眉垂眼,对那个大夫恭敬至极。

  “哎~看在我们同是C国人的份上,我已经是尽力了,你朋友得的狂躁臆想症太过深重,我最多……只能维持他一个月的时间”

  “孙大夫,您一定要救救他,缺钱的话,我这里还有一点金银首饰,卖了它……只要您能救好他”

  “翔翔,你什么都卖了,我们在这等死吗?”老妇人生气的大声说到。

  “妈,由着他吧~我们走一步算一步,走到哪算哪吧”大肚女人声音很虚弱,却充满宽容。

  “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年轻人,我也很同情你们几个,但是,能保住他的心神没有彻底崩溃,我已经是尽了全力~哎~很久没有看过这么痴情的年轻人,造孽呦,他的那个什么干爹,一定是他最牵挂的人吧,除非……”

  “除非什么?”黎翔急切的问到。

  “除非那个人亲自来唤醒他,否则,一个月之后,他必死无疑,到时,那种痛苦会让他宁愿咬舌自尽”

  “那可怎么办?”黎翔的眼泪默默流了下来,很少很少,他的眼泪快要流干了。

  “我要杀了你,小人阿风……”

  “铭哥~你要挺住啊”阿翔轻柔的抚摸着苏铭的胸口,苏铭用力的挣扎着,如果不是被限制住,他肯定会杀人。

  “你是谁?干爹?……哈哈……哈哈……干爹回来啦!回来看我了……不对……他死了……徐伯,你等等我……”苏铭的样子看着让人心碎!

  “这是保心丸,你拿着,哎~我要回去了,那个干爹真狠心,怎么舍得扔下他就这么走了!”

  “大夫请留步!我就是那个狠心的干爹”徐保风哽咽着声音,用手扶着破损的门框,他的身子摇摇欲坠,眼光望进屋子,眼前的悲惨境地让他伤痛得几欲晕厥,穆元朴在一旁紧紧搀扶住他。

  “哎,你没死啊~来了就好!这么好的年轻人你如果不懂珍惜,我都要骂你老朽了”孙大夫是个好人,其实他的保心丸非常名贵,哪里是黎翔区区一点钱资能买得到的。也算苏铭命好,阿翔到了这直接就打听最有名的郎中是谁,孙大夫听了阿翔的哭诉之后,深为感动,他善意的骗他这种保心丸比较普通,不过,其他的辅助药物也需要一点钱。说实话,就算阿翔把他所有家当变卖了,也换不来他的这些保心丸,至于去医院这种地方,他们只会注射镇定剂,到时别说痊愈了,能变成植物人已属万幸,苏铭遭受的精神刺激太过强烈了……

  “孙大夫真的是菩萨心肠,你这种保心丸价值千金,药方几近失传,施恩到我铭儿身上,我徐保风真是万分感谢,我……”徐保风准备行大礼拜谢,孙大夫却紧走几步,抓住徐保风的手,激动的说到“你就是众旭集团的徐保风?”

  “恩”徐保风有些头晕,这孙老头怎么回事?

  “总算见到你真人,太好了,说来我们也算是有缘,老朽老来得子,儿子有些娇惯,不过还算懂事,他喜欢同性,我能够理解,只要他过得开心就好,但是有件事却让我总是难以释怀,说出来徐董事长你别见怪”

  “老哥请讲,徐某怎会见怪~”

  “我那顽皮独子啊最是崇拜你,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他能继承我的衣钵,不要让祖传的技艺在我手里失传,谁知犬儿玩心太重,他曾经开玩笑说,要他学这种枯燥无味的东西,除非徐保风来跟他说,还要亲他几下求求他才行,哎~我以为此生注定遗憾,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你~”

  “老哥放心,这是举手之劳,相比你的大仁大德,莫说要我亲几下令郎,就是更亲切些的举动也义无反顾”

  “那就这么定下来了”

  “好!”

  “你干儿子情况很不妙,时间宝贵,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老哥放心”

  “我先告辞,保心丸足够吃一个月,我相信你能把他唤醒”

  “谢谢孙老哥”

  “那我走了”

  “你慢走”

  ……

  徐保风并没有把苏铭转回国内,他托熟人换了处条件优越千百倍的地方,说服阿翔专心照顾好他的家人,为了感谢他,徐保风给了他一张金卡,里面有888.8……万,这种卡他有好几张,用来做特殊用途。

  徐保风用尽办法来唤醒苏铭的心。有一次,为了让苏铭体验他的拥抱,解开了苏铭的束缚,结果苏铭差点把他掐死……还有一次,徐保风带着苏铭赤身裸体的一起洗澡,为了以防万一,穆元朴也跟着曝光,两个老男人一前一后,把苏铭强行……光看外表,这副画面一定会让恋老者血脉喷张,浮想联翩,然而,事实上,当时他们都在流泪……整整半个多月,徐保风肆意透支着生命,为了让苏铭苏醒的更快,徐老爷子每天除了极尽温柔的爱抚,还会播放他原来的声音给苏铭听,偶尔也会播放我的声音……

  第十九天,徐保风播放我的录音的时候,苏铭突然不像以前那样充满恨意狂躁不安,他静静的听着,里面有我对整件事情的解释与道歉,特别是关于老苏的追忆,为了录下这段声音,我断断续续哭了好几天……听着听着,苏铭的眼泪默默流了下来,他眼睛盯着天花板,一言不发,就像一个做了很久噩梦的人,被人突然唤醒,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却又不真实~

  “爸~我对不起你!你在那里还好吗?”苏铭哭了起来,哭了一会,他突然想起什么,坐了起来想立马起身,却被徐保风按住了肩膀,“别拦着我,干爹没死,我要去找他”苏铭连徐保风都懒得看,一心想找干爹。

  “你看看他是谁?”

  “穆叔,你怎么在这里?”

  “他都可以在这里,我怎么不行?”

  怎么形容苏铭看到徐保风的眼神呢?首先是惊讶,然后是惊喜,很快接着是失望,苏铭痛苦的低下头,他用力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不停的摇着头。徐保风轻轻的摸住苏铭的脸,把他的头慢慢抬起,两个人再次目光相对。

  “铭铭,是真的,不是幻觉”

  “不,不……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干爹”苏铭惊恐的想后退,却发现自己坐在床上动弹不得,徐保风一下子忽略了自己声音的变化,惹得苏铭又生出变疯的征兆。

  “铭儿,徐伯受了伤,声音也变了,你还记得你的生日吗?徐伯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是八月十八,去年过生日,你还把奶油抹到我这里,你记得吗?”徐保风拿起苏铭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下面,甚至帮着苏铭用手感受那个轮廓~很快,苏铭就开始全身剧烈颤抖起来,“干爹,真的是你吗?你不是骗我吧?”

  “傻孩子,真的是干爹!”徐保风泪眼朦胧,用力点点头,两个人凝视着对方,过了一小会,苏铭哇的一声哭着扑到徐保风怀里,徐保风紧紧抱住他,用手不停的轻拍苏铭的后背,穆元朴别过头,悄悄的抹着眼泪……

  回国的飞机贵宾包间里……

  “徐伯,发生了这么多事,您跟风哥受苦了”

  “傻瓜,你受的苦更多”徐保风把苏铭搂得更紧。

  “都怪我太冲动,我爸……风哥肯定会怪我……”

  “先别想这么多,把身体养好,干爹还指望你跟天儿来接班呢”苏铭听了身子动了下,这么重要的事情,徐保风说出来就像扯闲天,苏铭感动得一时无语,他想了很多很多,有悲有喜的事情发生了太多……

  ……

  “干爹~风哥干嘛去了?”

  “他可能怕你会打他,跑哪里玩去了”

  “他录音里说你的病还没彻底好,是不是又瞒着我,为你做奉献去啦?”

  “傻孩子,难道你还吃你风哥的醋?”

  “我才不吃他的醋呢~只要他以后,别总摆出一副臭架子就好”

  “什么臭架子?”

  “正宫娘娘啊~”

  “哈哈~看来我徐保风要后宫佳丽三千,享福啰~”

  ……

  我正带着天风敢死队,跋涉在崇山峻岭之中,好端端的突然在头脑里出现一个古怪画面,徐老爷子像个皇帝一样,在一片歌舞升平中,左搂右抱,上亲下摸,好一副淫荡享乐的花心模样……我的心猛的颤了几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1-22 07:5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