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第二十章

小说:爱到刻骨铭心时| 作者:午夜梦回与枫叶| 更新时间:2018-05-03 22:19:35| 字数:1719| 加入书签
既然是留院观察那么总得要在医院呆上几天,说就说是规定住院七天,通常,在病人的主动要求下,三天后若无大碍就可以出院,前提是病人必须与医院签订一分责任书,大概就是病人出院后生死与医院无关,如今的社会就是如此的冷漠,人与人之间充斥着怀疑。

  自从开了这家药店后,我回不回家睡父母也不大在意的,因为我偶尔太累了或者翻风下雨时就会在药店仓库的小床凑合一晚。

  住院这事儿打死我也不敢跟两位老人提起,让他们问长问短的分分钟就一切都暴露了,我敢告诉父母我是恋老的无么?

  至于药店呢,反正老张已经帮我锁上大门了,就让它歇几天吧,开着门也不见得有什么生意,咱又不差那几百元来救命。

  既来之则安之,人生总是有太多的变数,我们得学会以不变应万变。

  主意打定后,我安心在医院住下等待检查结果,并且期望用时间冲淡母老虎和阿德的仇恨。

  冷冷清清孤孤寂寂地过了一夜,我开始了忙碌的检查,拖着疲惫的身体游走于第二医院的各类检查科室,毫无疑问,除了脑ct是必须的之外,其他检查项目都是忽悠人的,重点就是想办法掏光病人身上的钱,当年这些亏心事咱没少干,如今风水轮流转又报应在自己头上了。

  老张下午时曾经鬼鬼祟祟地来过一趟,看他那躲躲闪闪的眼神我都替他担心,Ma的,你那么害怕让母老虎知道你就不要来医院看我好不好?

  不过老张来得也正是时候,我的手机早已没有电自动关机了,正好让他去外面帮我买个充电器回来,丫的,都快与外界失去联络了我。

  “老张啊,你先别急着坐下,帮我看看手机店有没有这种手机的充电器卖。”,我把手机递给老张。

  老张接过手机看了一下电源插口又看了一下我的手机:“枫仔,我对这搞不明白,干脆我给你卖个座式充电器好了,什么型号的电池都能用。”

  “行,只要能充电就行。”,我心里想,反正就这几天工夫,用啥充电器都没所谓,手机能开机就行。

  看着老张匆匆离去的身影,我觉得老张更显苍老,估计这件事对他的打击挺大。

  A49

  过了不久,老张就回来了。老张从家里溜出来的时间非常紧迫,家有悍妻啊,而且他也怕被母老虎跟踪而至,因此来去匆匆。怪就怪我需要一个充电器,白白浪费了老张那偷回来的光阴。

  “枫仔,给你,这种座充肯定行的。”,老张擦了把脸上的汗,把充电器递给我,大热天的可把他累得够呛。

  “老张,麻烦你了。”,我接过充电器便迅速折掉手机的电池。

  “枫仔,你的头还疼吗?”

  废话,你给我拿凳子砸一下试试?这话我没有说出来,砸我的不是他,责怪他有意思吗?

  老张见到我沉下了脸,便想用手抚摸我的头部,但是那手快要触摸到我额头时,停住了,他迟疑了一下缩回了手。

  “枫仔,我走啦,有时间再来看你。”

  这句“有时间”很巧妙,一天一月一年谁也说不定,在母老虎的雌威下或者老张再也抽不出空闲的时间,更说不定今天起她将寸步不移地监管着老张。

  还没有等我回答,老张抬腿就走,在快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他扭头看了我一眼,我能从他眼中看到无尽的悔疚和不舍。

  我知道,假如我开口,他就会留下,但是,我仍默不出声,我就是想让老张彻底地断了这个念头,因为我没有理由让他留下,因为我不想他的家庭为我而四分五裂,更重要的是,我不再爱他。

  座充就是不方便,充电时非要将电池从手机取出来插到充电器上面,一时半刻手机开不了机,与外界的联系暂时告一段落。

  等待电池充电的过程是漫长的,在这个等待的过程中我又想起老李了。千里之外的他此刻在干什么?这个时候该做饭了吧?

  想起老李,我的心里阵阵泛酸,我能看到他呼之欲出的孤寂,不知道这些年来他孤零零的是如何度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1-22 08:1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