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19、余音未了……

小说:天堂口| 作者:上海信客| 更新时间:2013-01-20 19:25:09| 字数:4470| 加入书签
  有时候我会想,会思考,什么是爱?

  和老张的相处,让我觉得人间充满了温情,和一点难得的坚持,对于信仰的坚持。我们倾诉彼此的内心世界,有时候,我反而觉得,我和老张之间,有着个多的心灵上的沟通和默契,而我和文老师,更多的是家人的亲情。

  有一点雨,我和老张还是决定去周庄,看看春天雨季里的水乡,我希望带他出去走走,让春天的葱郁,布满他的心房。

  走在湿漉漉的石板街,我和老张就这样轻松交流。

  爱真的有时候会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变化而使爱的重点和中心发生转移,但是,不管怎么样,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都有权选择自己适合的生活方式,选择适合自己的人,不管在什么阶段,只要不欺骗,坦言在先,就可以原谅。更何况,爱是互动的,相互的,别把时间浪费在不爱你的人身上,而把时间用在爱你的人你也爱的人身上,你才值得人爱?希望你能走出这段痛心的经历,你才能找到更好的人,如果你足够好,失去你,是他的不幸,你也可以找到比他更好的人,更懂得珍惜你,欣赏你和懂你的人,为不爱你的人,报复他,同时也牺牲自己,给自己的家人带来伤害,不值得。

  老张的孤独,老张对于生活的许多思考,在他的世界里,他清醒的活着,洞察这个繁华如烟的城市。

  记得曾经余先生说过,在我们的内心世界,有着希望被人认同和理解的感情诉求,但是正是因为人与人之间夹杂着许多的感情因素,所以,生活就往往因为感情而复杂,有时候,会让感情的灰尘蒙蔽了自己理智的心灵,做了一些自己冷静之后后悔的事情,伤害了我们曾经爱过的人,也让自己在这样的事件中遍体鳞伤。如果处理的不到位,还伤害了我们自己的家人,这是很让人遗憾的。

  没有人愿意再感情里两败俱伤,如果感情到头来成为一场没有硝烟的的战争,那是我们的悲哀。因为在交往的过程中,投入了感情,本身就是心甘情愿的事情,不存在谁的过错,除非你没有成年,没有自己独立的思考。是的,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你恨他,因为他,没有珍惜你,至少在这个让你伤心的时刻。可是恨的背后,是你让人震撼的爱,也是让人恐惧害怕的爱,如果爱是这样的结果,谁都不敢去爱你,因为你没有成熟。爱其实很美好,让人精神愉悦,如果爱让你这样迷茫和痛苦,只能说,在相处的过程中,彼此没有良好的沟通和互动,你的爱偏了方向。

  我相信,一个人也不会突然的就不爱对方,完全消失,即使撤退也是在相处的过程中经历过一些思考,可能他在这个层面上和你的交流出现了故障,也就是说,他在这一方面得不到和你顺畅的交流,所以,他开始选择撤退,因为你不是他想要的人,想要交往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理解事物的方式,思维是不一样的。

  所以,爱的条件之一是你要找到能够在同一层面互动对话的人。

  老张和余先生,是多么合适的朋友,我经常这样想,因为他们心灵上的理解和默契。

  我曾经和老张探讨,曾经有这样一个朋友和我交流,说他很爱他的朋友,可是他很痛苦,他的朋友也和我说,他能理解她的爱,知道她是真心爱他,可是,他不愿意接受,因为她好强的性格,相处的较真,都让他心里负担很重。

  老张说,在相处的过程中,相互合适的表达方式才是最重要的,感情没有对错,只是表达是否合适,是否让双方觉得轻松愉悦,没有压力和负担。我后来对来找我交流的朋友说,你爱不爱他,那是次要的,关键是,你爱的人能否感觉的到你是以他能接受喜欢的方式爱他,否则,你的爱,对他没有任何意义。

  我给他举例,你的老板交代你的工作,你干完了,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让你的老板觉得你干完了,并且是用他喜欢方式去完成的很棒,你的工作干得就有价值,就等着获得认可和表杨。反之,累死也活该。记得我上班的第一天,我的老板和我说,你在路上被石头踢了脚,别抱怨石头,因为你自己可以选择拐弯,而石头不会。所以,我感激这一刻,这一席话,一直到今天。

  工作如此,和人相处也一样,选择适合你的人才最重要。

  所以,爱,相互要有合适的表达方式,以及相互适合的相处方式,这是我和老张共同欣赏的一点。

  毕竟,我们都需要爱,需要认同,需要理解,需要尊重。

  老张说,其实,爱的结果和过程并不矛盾,爱是一个付出和回报相互动的过程。

  你爱他的同时,你觉得你一片真心的同时,你肯定也不是傻子,你这样的付出,你也会有自己的思考,对方值得你去爱和付出,并且在过程中你是欢乐多余痛苦的,你才会这样,否则,你其不是自讨苦吃。比如,你明明不喜欢吃苦瓜,医生也没有说你得了要吃苦瓜才能治好的病,那你干嘛天天和自己过不去,天天吃苦瓜,傻吧你!你还真的是不太理智和成熟,你需要成长,因为爱需要不断的调整心态,不断的积极磨合,不是到了南墙撞死也不回头,那不是坚持,是悲哀。而且,在你付出的过程中,你也体验了感情带给你的酸甜苦辣,这也是对方给你的一种收获。对方有家庭是个事实,这个之前你打算一头栽进去的时候就应该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有一天,他为了家人放弃你,你有没有足够的心理能力承受。你有没有足够的大肚去宽容和成全,甚至,说的直白点,有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承认自己的失败,即使他诚心骗你,你也只能接受是自己阅历的不足,不能明辨是非而造成的后果,小偷固然可恶,但是自己的粗心大意给小偷可乘之机,更应该反省检讨。

  听了我的比喻,老张笑的像个孩子,说,你的心里年纪还真不是你这个年纪的,你的文老师说的不错,你真的很善解人意,因为,你愿意聆听老人,其实,在普通的老人都是有故事的。

  可是愿意花时间和感情去听的年轻人不太多了。

  简单真诚宽容,多换位思考,一家之言,一点心情文字,愿天下人有情人真诚相爱,遇事理智相处。

  这里的景色真美,很像我的余杭老家的样子,屋前就是水街,木板房子,阳光斜斜的照过青青的绿树,鸭子在河里慢悠悠的划水。老人蹲在拱桥上,抽着烟,吐一口濛濛的烟雾,消失在清晨的水汽里。

  老张背着手,青色的线衣外套,安然的走着,我忽然的有了灵感。

  晚上,借住农家旅馆,我写给老张看:

  菩萨蛮

  人人尽说江南好

  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

  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

  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

  还乡须断肠。

  三月。多雨的天气。如果没有音乐,窗外淅沥的雨声足够伤感心中每一缕莫名的情愫。

  每一次雨水的流离,都像是穿越了悠长千年的岁月,始终以一种多情而伤感的姿态,绵柔的飘过历史的长空,带着一些莫名的眷恋,带着古老而悠远的泥土的芬芳。宁静而悠远的唤醒心中每一次怅然的记忆,让灵魂与灵魂拥抱。

  唤醒天涯的海角,古老的的苍穹,绵延的群峰,苍郁的雨淋;唤醒瓦房顶上袅袅的炊烟,岩石层上傲立的雄鹰,田间粗犷的老农;唤醒了一切沉睡了仿若千年的记忆;雨中斗笠蓑衣的淳朴,茅草木房的原始纯真;唤醒灵魂深处足以激惊涛浪咳凝重的乡愁。

  寻一方心灵的净土,换一次纯粹的宁静,放纵一切伤怀的情愫,瞑目感怀,梦回故里。让故里的净水,洗净满是尘埃的灵魂,让故里淳朴而安详的青石台阶,淡漠青春所有炽热的欲望。那些娇而不魅的花儿,那些鲜亮青翠却又顽强的草儿,那些不华不奢的土墙青瓦,那片永恒感动的关怀,那只穿越历史黎明与黑暗的鸟儿,那一片滋生了我血液和肉体,给了我魂的泥土;我灵魂的根,永远的只能缠绕在你古老而雄壮的心脏。我这没有永恒的躯体,也终将在你宽阔的怀里长久的安息。

  在更年轻狂放的日子里,我挥泪远行,慈祥的老人,倚门遥望着那将在世俗中流亡的身影。所有的渴盼都已注定将从那一刻开始破碎或者圆满。那些遥远的亲人,在黑色而贫瘠的泥土撒下一片人生的热情,却收获一份生命等待中最初的苍老。我遥远的亲人,在土壤中流尽所有的血液,最后终究埋葬了在岁月中逐渐苍老的躯体。一片贫瘠的土地,废墟下葬着多少永恒的灵魂。

  三月。清明。故去的人。上苍同生者一起,尽情的抛洒缅怀悼念的伤痛;化成一天天凄然的雨水,祈愿先人的灵魂能够轮回永生。

  先人,我在遥远的遥远,让自己的魂飞向我们一起魂牵梦绕的故里,那片延续了我们一代代血液的土地;爬向洒满你音容笑貌和足迹的琼山,采一束绝美的花儿,奉献在你的眼前!

  如果你不经意来过

  请驻足听听我为你哼支歌

  我住在水边的小镇

  夜色朦胧

  我还在船舷

  水面无波

  游鱼轻嘬我的脚面

  他和我私语

  和我交流三月杨花的寂寞

  我用清晨的颜色妆点黑夜

  曾记否

  小船也有人来人往匆匆过客

  这是个小小的渡口

  曾记否

  村妇淘米顽童捕蝉

  老人垂钓浅塘弯弯

  伤心千里江南

  暗雨梅黄草色天涯

  念秦楼、也拟人归

  剩黄昏自酌

  但怅望随人天角

  漫相思任一江春水

  独自东流

  莫唱江南古调

  在这水边小镇我住了千年

  自有那一辈辈的人

  漫不经心

  蹲在老宅的门前抽着水烟……

  老张忽然抱着我的肩,你,很细腻,我理解老张虽已年迈的,但是依然潮湿的心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能相互读懂是难得的缘分。

  其实,我们谁都知道,人生场景的重复,并不是人生真正的重复,一切可以重头再来,只是歌里唱的童话罢了。人生是一次性的,可以回首瞻望,却无法回脚重走过去的路。只是,这一次,我们偏偏要重走老路,有些不为而为之。在新世纪之初怀旧情绪如同蒲公英一样扑满世界的角角落落的时候,我们明知这样重新拾起的记忆,很可能只是一只只气球,色彩绚丽却是轻飘飘的,一触即碎,但是还是不可阻挡地迈上了这条老路。也许,这就是我们这样的一代人的命运,酸甜苦辣,虽然一言难尽,却如同刀子刻下一般,刻印在了我们这一代人青春的记忆里和生命的轨迹里。

  为了那片繁衍了那么多悲欢离合故事的土地,为了一代人烟花般一闪即逝的那么短促而无奈的青春,为了依然生存在那里如今已是一脸木刻般皱纹的老农和老知青,为了死去的那么多当年和他们相濡以沫的当地老农,和那些当年年龄比现在我们自己还要小的知青亡魂。

  五年后,那年的元旦,老张也死了,走的时候很安详,在龙华殡仪馆,我最后一眼看他,亲吻他的额头,我轻轻的附在他的耳边,告诉他,在另一个世界里,余先生在等他。如今,你们可以团聚了。

  繁华的上海,璀璨的烟花,在这个夜空绽放,在为老张送行。

  我以我这样稚嫩的文字,祭奠他们,希望,所有的春季,待到山花烂漫时,他们,都能在丛中欢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2-6 20:4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