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第二十章

小说:河畔情缘| 作者:qiutjli| 更新时间:2013-01-18 19:59:18| 字数:5431| 加入书签
  时间的车轮,永远不会停在原地。当我从洪局编织的情网中渐渐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时间老人的步伐已经迈向了2006年5月。两年的时间转眼即逝,这两年是我最幸福的两年,也是我最顺利的两年。工作一帆风顺,爱情也收获颇丰,在和洪局共同生活的两年中,我们并没有每天都粘在一起,毕竟我们都得忙自己的工作,而且都有很多应酬,但我们还是尽量住在一起。难道我们不怕别人说闲话?当然不怕,因为几乎全城的人都知道我是洪局的干弟弟,更知道我们是一对令人闻风丧胆的拍档,当然,那是喝酒的拍档。洪局的房子也没有卖掉,嫂子和岫岫有时也在周末回来住上两夜,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洪局出桂林去,虽然他有时不太愿去,但我会一到周末就赶他出去,毕竟他们是合法夫妻,而且我不希望因为我造成洪局妻离子散,更是为了避嫌。平时我们在一起,相互有个照应,那没什么,但是周末如果洪局不去桂林还跟我一起住,那就说不过去了吧?

  两年的共同生活,让我早已习惯了和洪局相拥而眠的生活,甚至连他的鼾声都习惯了。听惯了洪局的鼾声,如果一下子没有他的鼾声作伴,我还会失眠。为了保证自己在他去桂林或者出差的夜晚不被失眠困扰,我就在一次他喝醉之后鼾声大作时录了一盘磁带,他不在的时候就拿出来应急。一次做卫生时他说要把放在衣柜上那台老掉牙的录音机扔掉,我当然死活不同意,他就乱翻卡带机里藏着什么秘密,发现录了他的鼾声的磁带的时候,他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跑来问我录的是什么,我抗不过他的软磨硬泡,才不好意思地跟他说录的是他的鼾声,他听了差点笑晕过去,笑完之后才搂着我问:“小枫,你录我的鼾声干什么?”

  “没……没什么,只是好玩!”我怕被洪局发现我是为了不使自己失眠才录他的鼾声又笑我,就怯怯的说。

  “嗯!你骗我!老实说,你是不是怕我不承认自己打鼾,才录了作为证据的?”洪局笑得很得意的看着我说,好象他好不容易发现了我的阴谋诡计一样。

  “哥,哪有这回事!要是你不打鼾了我还睡不着呢。”我可不会无聊到那种地步。

  “那是为了什么?难道真是为了好玩?可这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听现场直播呢!”洪局一脸狐疑的看着我,一脸迷惑。

  我不理洪局,一把抢过磁带放到机子里去,可他不依不饶的一把抱着我亲我一下问:“宝贝,那你到底录它干吗?”

  “听——”我低头拨弄着我的衣服,轻声说。

  “那有什么好听的?”洪局对我的回答感到很诧异,愣了一下看着我问。

  “你不在的时候放来听听……”我的声音小得象蚊子叫,但洪局似乎还是听到了。他愣愣的看着我,一会他才恍然大悟般紧紧的搂着我,动容地吻着我,泪水轻轻地滑落下来。我温柔地帮他拭去泪水,他捧着我的脸深情的说:“宝贝,这两年你跟着我,可真害苦你了!”

  我动情的看着洪局,轻轻地摇摇头说:“哥,我不苦!跟着你,我才感到生活是有意义的,是幸福的。你才辛苦呢,要照顾我,还得照顾嫂子和岫岫,那才是真的苦!”

  “乖!不要那么想!我……我喜欢……这样辛苦!”洪局边吻着我边说,说完把我抱在怀里,感动而深情的看着我,那眼里无限的柔情,将我完全融化。有爱人如此,就是死我都愿了。

  五一长假一过,就有小道消息说洪局要调到桂林去了。我虽然也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但是我并不把它看成一回事,毕竟,凭洪局的能力,他早就应该调出去了,只是因为我他才一再留在家乡。其实,我也支持他调出去,毕竟他们夫妻再这样分居的话,风言风语想不掀起来都难。再说我们心里都装着对方,89公里的距离又算得了什么呢?可洪局在这件事上他却一再踌躇,唉!没想到我一个男人,竟然让洪局这么一个一贯雷厉风行的人变得这样举棋不定起来,真是罪过呀!

  5月12日是五一长假之后的第一周末。五一虽然过了,可是接待还是很多,我陪着杨局到龙胜温泉去接待回到家已经是午夜一点了,我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只想早点睡觉。可我一打开防盗门,卧室里就传来洪局熟悉的鼾声。噫!这胖子怎么不去桂林呢?我进房去打开灯,只见洪局衣服都没有脱,就和衣躺在床上,那有节奏的鼾声轻轻飘散在卧室的空气里,让我心里感到无比的宁静,无比的安稳,这才是幸福的生活!两年了,共同生活的两年,虽然我们不再象刚开始那样的激情澎湃,但那深入骨髓的爱,并没有随着激情的退却而褪色,而是更加醇厚,只是这感情里面有爱,似乎更多的是亲情,那种相依为命滋生的浓浓的亲情。现在的我已不是当年那个毛躁的小伙子,在洪局的调教下日益成熟。洪局也随着岁月的增加,显得更加成熟,46岁的他,正是生命最旺盛,心智最成熟的时候,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中年人特有的成熟魅力,足以迷倒无数女人,当然也有男人。这两年来,有多少女人向他抛出橄榄枝,又有多少男人向他发出爱的信号,我不知道,但每当他老老实实的跟我坦白说某某人向他示爱的时候,我并不感到紧张和惊讶,他既然会跟我说,那说明他信任我,在乎我,他这样做只会让我更加坚定跟他相好一辈子的决心。

  我走到床边,看着熟睡中侧身睡着的洪局,他睡得那样的熟,好象很久没有睡过觉一样,那成熟的脸庞比起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圆了,但英武依然,而且显得更加圆润迷人;皮肤还是那样光洁,嘴唇还是那样性感。我痴痴的看着眼前这个迷死人的胖子,只希望时间在此永恒,岁月不再流逝。突然,洪局的鼾声停了,他缓缓的睁开双眼,静静地看着痴痴的我,一动不动。我也静静地看着他,不说一句话,就这么跟他对视着,那空气里流动着的温柔,那眼神流露出来的爱意,那心贴着心温馨的感觉,让我只想一辈子这样看着他,至死不渝!

  “回来啦!累了吧?”洪局看了我一会,突然温柔而关切的说。

  “不累!哥,你怎么没去桂林?”听了洪局的话,就是再累都无所谓了,只是让我奇怪的是,他今天居然没有去桂林。

  “我有事,所以不去了。明天你嫂子他们回来。”洪局还是侧身躺着,温柔而不舍的看着我,好象再不多看看我就会消失一样。

  “哦!那你怎么不脱衣服就睡着了?”我看洪局不舍的眼神,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又问:“哥!你怎么这样看我?”

  “你好看!我想看一辈子都看不够!”洪局温柔地笑着说,可还是难掩他眼里的不舍。“可是,以后看你的机会就少了。宝贝,我真的舍不得你!”

  “哥,我也舍不得你,只想天天看到你!”我深情的说。我知道洪局一定有事要说,可是我知道他会自己告诉我,也就不去瞎猜了。

  “可是……宝贝!我……我调到市局去了……”洪局犹豫了一下,还是艰难的说了出来,话还没说完,眼泪就滑落下来。

  我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心一紧,说不出的酸楚涌上心头,看着洪局,眼睛渐渐模糊起来,手不由自主的伸向洪局的脸,轻轻的摩挲着他那光滑的胖脸蛋,那浸着泪水涩涩的感觉,令我离愁陡增,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洪局也没有再说话,只是用手轻轻握住我的手,任我在他脸上摩挲。

  “哥,你放心去吧!我不要紧的!”我略略平静之后,帮洪局擦拭泪水,强作欢颜对他说。

  “可是……我想你怎么办?一天看不到你我就心神不安了,以后至少五天才能见到你,那还不要了我的命?”洪局一脸痛苦的看着我,哀伤的说。

  “哥,我也一样,可能习惯了就会好的。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心满意足了。再说桂林也不远,我每个周末都去看你好了。”我温柔的安慰他,其实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洪局只是看着我,无声的点点头。

  我深情的看着洪局,然后深情的亲吻他的额头一下,说:“哥,时间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嗯!”洪局点点头应了一声,然后坐起来脱衣服,脱下衣服拿在手上嗅了嗅,就准备下床去,边找鞋边说:“我去洗个澡。”

  “哥,不用了,睡吧!”我想让他把身上的味道多留些给我,他不在的时候,还可以嗅着他的体香入眠。

  “真的?”洪局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我,平时他不洗澡我是绝对不准他上床的。

  “嗯!哥,时间不早了,睡吧!”我边宽衣解带边说。

  洪局听了我的说,把自己脱得精光就爬进被子里去,动作快得出奇。我看着他露在被子外的圆圆的脑袋,幸福油然而生,也脱得精光钻进去,躺在他的臂弯里痴痴的与他深情对视,一会,洪局将我揽入怀中,贪婪的吻着我,翻身压了上来……

  激情退去,洪局还是紧紧的抱着我,看着我。我幸福地缩在他的怀里,贪婪的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突然他亲亲我的头说:“宝贝,你还是去找个女人结婚吧!”

  “哥,我不会跟女人结婚的,有你就够了。”我的态度还是那么坚决。

  “你这样让我感觉真的对不起爸妈他们了。唉!都是我害了你啦!”洪局一脸自责的叹道。

  “哥,没事的,我不想害人。爸、娘他们知道了,我想是不会怪我的。”我摸着洪局细腻的胸部轻声说,“要不,我去找个男的?”

  “你敢!”洪局听了象被针蛰一样抓住我的手说,从他手上的力道我就知道他的紧张程度。

  于是我笑了,满意的笑了。

  “你这个小坏蛋,又骗我!”洪局发现我笑得奇怪,知道我故意让他着急,咬牙切齿的说。说着又一把抱着我,看准我的嘴就吻过来,嘴里还念叨着:“看我怎么治你!”然后开始亲吻我的脖子,那麻酥酥浑身起鸡皮疙瘩的痒,让我顿时瘫软在他的怀里。我就不明白,我全身最敏感的罩门,怎么会是裸露在外经常被风吹雨打久经风霜的脖子?只要洪局一吻,我就只有任由他摆布的份了。

  三天后,洪局交接完工作,就赴桂林上班去了。他走的时候,我只是远远的看着他和他的同事道别,不敢走近去送他,我害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让我们都难堪。洪局临上车的时候,远远的朝我这里深情的看一眼,然后毅然决然的上车。车门一关上,我的手机就响了,我知道是洪局的电话,我颤抖着拿到耳边接听,里面却没有一点声音,只传来洪局轻微的呼吸声。我也没有说话,就这么听着他的呼吸。一分钟,两分钟,载着他的车子启动了,他还是没有说话。我也是满腹的话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干脆什么也不说。我们就这样僵着,时间好象被无形的拉长,但我却希望它能够缩短,那沉默的气氛,那离愁的煎熬,几乎让我崩溃。终于,洪局开口了,可酝酿了半天,只艰难的说了两个字:等我!

  “嗯……”我用尽所有的力气应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拿着手机默默的目送洪局的车子远去,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

  爱人,祝你一路顺风!

  半年过去了,又是周末。我一个人躺在饭店的床上,等着洪局的到来。自从洪局调到市局任副局长之后,这个饭店就成了我们相会的地方。虽然每周仅是短短的两个晚上,但对我们来说,它是多么的珍贵。

  今天洪局有应酬,所以会来得晚些。我便一身轻松的洗好澡之后把自己扔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爱人的出现。

  22时16分,洪局终于来了,喝了酒之后的他脸微微有些发红,显得红润饱满,让人馋涎欲滴。他把包扔在地上,就抱着我一顿狂吻,发泄发泄一周的相思之苦。我也狂热的回应着,他嘴里那带着酒香的清甜的味道,令我迷醉,让我发狂。一番疯狂亲吻之后,洪局才放开我,准备去洗澡。我看着正在忙乱着撕扯领带的洪局,心里异常的激动,忍不住就说:“哥,我已经辞职了!”

  “啊!?什么?辞职?你辞职干吗?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你……你……”洪局听我说辞职,忙乱的手停在空中,愣了一下就激动的对我大声吼起来,最后竟然说不出话来。

  看着他那激动得说不出话的样子,赶紧安慰他:“哥,你别激动好吗?我已经通过司法考试了。”

  “那也不能轻易辞职呀!你那么年轻,再过一两年就可以当局长了。现在辞职,一切都得重来。”洪局缓过气来又是惋惜又是激动的说,一脸不解的傻看着我。

  “不要紧!反正我还年轻。我准备得了律师资格证之后,就到桂林来当律师。”我笃定的看着洪局说。

  “什么?当律师?”洪局疑惑地看着我问道。问完又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冲过来抓住我就急急的问:“宝贝,你刚才说通过什么考试?”

  “司法考试!”我如实回答。

  “司法考试?你通过了司法考试?”

  “是呀!这有什么奇怪的?”

  “那你刚才说来桂林当律师?”

  “嗯!”

  “真的?”

  “真的!如果你不喜欢,那我就去南宁好了。”

  “不要!桂林挺好的。宝贝,我爱死你了!”洪局说完就捉住我又是一顿狂吻。

  “哥……我……我也……爱……你!”该死的洪局,又吻我的脖子了,我受不了了!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洪局推开,调整一下气息才说:“哥,你先去洗澡吧!”

  “我不去!”洪局想耍赖又欺身近来,想要吻我。我不准他近身,他才坐在床边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衣服扒光,乐呵呵的去洗澡去了。

  看着洪局白白的大屁股消失在卫生间大门,幸福涌上心头,填满我的全身。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也不需要什么名份什么承诺,只要有洪局和他的爱陪伴着我一路走下去,就是再大的风浪,又算得了什么呢?珍惜自己,珍惜身边的人,那才是幸福的所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2-6 21: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