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树梨花压海棠

小说:爷爷,清明到了| 作者:花甲| 更新时间:2013-11-05 20:00:21| 字数:2723| 加入书签
  回到家自己就开始忙个不停,也许是想给爷爷一个爽口的晚餐,最后累的满头大汗。等所有该买的都买好后,一个人来到老房东门口,想知道流星锤在不在家?

  “咚咚咚。阿姨,您在家吗?我找你有事。”

  不一会儿屋里传来声音;“谁啊?”等她开门一看是我,立马换了口气问;“原来是黄昊然,找我有什么事?”

  “阿姨,我想请你帮个忙,不知你有没有时间?”

  她有些不耐烦的说;“什么事、赶紧说吧?”

  “你可以教我怎么炖汤吗?上次喝了你炖的汤,现在我还念念不忘呢。”

  我知道流星锤喜欢别人说她好话,所以我尽量捡些她爱听的,要不然她不帮忙可就惨了。不过那些话还真有用,刚才还死气沉沉的脸,如今早已换了,一堆肥肉挤在脸上,真不知道老房东是怎么面对这几十年的?

  “真的很好喝吧,我就说嘛,我做的饭菜那是当然好,要不然我家那死鬼怎么天天嚷着给他做这做那。”

  “阿姨,快点行吗?我还赶时间呢,要不就来不及了。”

  “好好好,你先上去,我等会儿就来。”

  经过流星锤的一番讲解,再加上有她在一旁指点,我也没花多少时间,一顿新鲜可口的鸡汤就好了。不过足足炖了两个小时,这期间可真是熬人,几分钟就要看去一眼,因为流星锤说过炖到一半要注意火候。

  看看时间也快六点了,把保温箱带上,出门打车往医院赶去。希望婆婆不在,那样我就可以亲自喂爷爷,说不定还来个嘴对嘴的。想到这里不由得口水流了出来,还好出租车司机没看见。

  “小伙子,***医院到了。”

  “谢谢!”

  提着保温箱往医院大楼大楼跑去,经过七拐八拐,我终于找到了。爷爷还坐在床上,婆婆居然也在,不过她很开心的走过来拉着我往里走去,一个劲的说我对爷爷有多好,还说我的事情爷爷都向她讲诉了。

  “婆婆,你和爷爷还没吃晚饭吧,我这里给你们带来了,赶紧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打开保温箱,给两位老人盛了一碗鸡汤,自己就安静的坐在爷爷旁边,舒适的盯着他看。一旁的婆婆很快吃完了,一个劲的夸我做的好,说原来爷爷这么喜欢我,是因为我真的很孝顺,听到这里我在心里笑了。

  半小时后所有的事情都忙完了,婆婆也不舍得离开了医院,打车往家赶去,因为她明天还要来,所以不能累着。她走后倒是我显得特别开心,疯疯癫癫的在爷爷面前跑来跑去,逗的他老人家快把吃下去的鸡汤给吐了出来。

  “爷爷,我做的鸡汤怎么样,爽口吧?”

  他没回答我,而是叫我坐在他身边,一个劲的盯着我看,好像不认识我这个人一样,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我脸颊,最后一把把我往床上抱去,我就那样死死的压在他老人家身上,甚至还能感受到两颗心脏的跳动。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想了呀?”

  “爷爷不想,爷爷就是想近距离抱着你,看着你,抚摸着你。”

  他的语气不紧不慢,有些明显的是在挑逗我,原本对他有着激烈欲望的冲动,此刻那不听话的下身已经宣战,我能感觉到它似钢铁般在那秘密的地方向我抗拒,而我也只能假装不知道,同样静静的欣赏着爷爷的微妙表情。

  这也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望着他,真的很美,雪白的眉毛和银灰色的头发,犹如纷纷大雪铺满整个世界一样,一望无际的纯白。我就醉倒在这片白雪圣地里,当我迷茫不知怎么接下去,爷爷一个翻身把我压在了身下,这一刻我想他也感觉到我那如铁般的武器。

  “这么快呀,爷爷年轻时也和你一样,不过现在年纪大了,来的慢。不过爷爷也还能硬的起来,你知道吗?”

  也许真的是一次挑逗,可我哪能经得起这样的折磨,大脑已经在迅速充血,恐怕再玩下去我真的会被爷爷玩死,因为我的下身已经硬的让自己难受起来,它也恨不得可以找个地方藏起来,藏在那片需要它的丛林中。

  “爷爷,咱们这样要做什么?我还没准备好,你究竟怎么了?”

  他老人家腾出一只手,慢慢捂着我的嘴,轻声细语的说;“别说话。”

  我承认,此刻我脑海中已经出现了各种激情荡漾的画面;我把爷爷按在身下,拔去他的衣物,只剩下一条内裤半挂在身上,露出那洁白的阴毛,老年人特有的睾丸高高地从内裤两边露了出来,很松,应该是年纪大的人都这样吧。

  不行,我得使自己清醒一点,脑子里不能再这样想,要不然我那身体可就真的报废了。它恐怕也想冲破最后一层防线,然后直捣黄龙。

  “爷爷,我们可以不这么玩吗?我快受不了了。”

  他老人家还是不顾我的感受,居然一只手伸进了我裤裆里,我也就那样任由他来回的揉捏,浴火焚身的滋味可真不好受。我也谨慎把手伸进他的裤裆里,也许是爷爷换了病衣,我的手指很轻松的就摸到了他的私处,和我想象的一样,大大的睾丸垂直的掉在裤裆中,宝贝懒洋洋依靠在睾丸的中间,不过此时它已经在我手中,任由我摆布。

  就在我刚要进一步探取,爷爷他老人家居然坐了起来,一个劲的望着我发笑,这多少有些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

  “扶爷爷去厕所,可能刚才喝多了鸡汤。”

  到现在我还回味着刚才捏住他宝贝那一刻,心跳的平率急速上升,那已经完全露出的冠头也在向我抗议,说它好久没出来透透风了,不过爷爷的变化实在是快的让人窒息。

  “哦。”

  接着我扶着他老人家往厕所走去,还好这是一间标准的病房,有一个单独的卫生间,也许焉姨为了让爷爷起夜方便而考虑的原因。不过我还是不肯放过这样好的机会,原本就是他老人家先挑逗我,这下该轮到我挑逗他了。

  原本爷爷自己动手方便,可我死活不愿意,站在他背后抱着他,慢慢脱去他的裤子,一只手拿着刚被我抚摸过的宝贝,到现在它还是那样软绵绵地躺在草丛中,睾丸也是直直往下垂着,很大很大。

  “小淘气,爷爷的手可以动,还是让爷爷自己来吧。”

  “不行,我来扶着二爷爷它老人家放水,等它放完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么喜欢你二爷爷呀?那还喜欢爷爷吗?”

  看来今天的我是走错门了,这不像以前的爷爷,究竟是怎么了?难道哪里出了问题?

  “爷爷,你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骚了呢?刚才还故意摸我那里,这可不像以前的你。”

  “怎了,爷爷坏你就不喜欢了吗?待会爷爷坏给你看。还不赶快把你二爷爷放进来,待会它感冒了你可就没得玩了。”

  也许这一刻我是真的走错门了吧,要不然这么黄的话爷爷平时可说不出口,难道是流星锤在我做的汤里放了春药?好,就让这场梨花纷纷飘落,让那海棠勇猛进攻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2-6 21:1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