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小说 分类 老年 故园无此声 第四十八章:【故园无此声大结局!】

第四十八章:【故园无此声大结局!】

小说:故园无此声| 作者:安德烈德安| 更新时间:2018-01-23 10:49:54| 字数:3703| 加入书签
    本书大结局篇致读者:

    在本书的故事即将接近尾声的时候,作为作者,我想对各位读者朋友要说的,不是感谢,是惭愧和歉意。对书连的老总,对阳春白雪,我要祈求的,也是谅解和包含。

    但是,还是要对阳春白雪至诚的说声谢谢。

    这本小说,坦率的说,确实是在自己并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就冒然匆匆开笔了。以至于在断断续续的创作过程里,延误断更了多次,给读者和管理都带来了很大的郁闷和不快。

    但是,要感谢阳春白雪,是因为好几年的时间,这样一部烂小说一直在拖宕,阳春并没有删除我的小说。而且最后竟然特许给了签约。

    对于我,作为作者,这是我极为惭愧的事。

    因为写到现在,并没有完成我应该完成的最基本的任务。

    唯一可以勉强自欺欺人安慰自己的,只是拖拉了好几年之后,总算没有将这本破书半途而废弃掉。

    抱拳至礼所有不离不弃跟随了这本书的所有读者,顶礼谢过书连小说网!谢谢你们。

    【安德烈德安敬上】

    【故园无此声】大结局正文:

    本书大结局正文序篇:

    自从人类有文明史以来,人与人之间,除了原始的性爱之外,还诞生了爱情。

    除了吃饭喝水和居住,也许,对人类来说,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件事,就是爱情,或者说性爱。

    从原始的农耕和渔猎时代开始,爱情,让人类组成了家庭和氏族,最后,甚至因为性爱和爱情的力量,人类在家庭和氏族的基础上,建立了国家。

    从始至终,人类的爱情,影响了历史,影响了政治,甚至影响了一切。

    爱情,从很早的时候开始,就已经脱离了它关于生殖和繁衍的本义,严重的成为铸造每个人的人格和人性的另一种神秘力量。

    周幽王可以为了爱褒姒而戏诸侯轻天下,商纣王可以为了爱妲己而失礼仪毁江山,汉哀帝可以为了爱董贤而断袍袖误国体,唐玄宗可以为了爱玉环而重美色废朝政。

    多少南来北往客,不爱江山爱美人。

    无数风尘珠衫泪,独留憾恨在人间。

    爱情,是美丽的,甚至是伟大的,为了坚定不移的爱情,多少痴男怨女,牺牲了自己的富贵荣华,甚至生命。

    爱情,是残酷的,因为人们常常把性爱误作了爱情。

    如果性爱也是一种深刻的爱,那么,它所指向的是被爱者的肉体。

    爱情,之所以区别于性爱,是因为它指向了被爱者的灵魂和人性。

    甚至,一个深深爱着另一个人的情圣,即使他并没有占有被爱者的身体,也可能因为强烈的爱情,为对方付出生命。例如,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

    可是,一个因为性爱,而不是爱情,和自己的配偶生活在一起的人,就算是共同生活了三十年,一旦他们之间的性爱不复存在,爱情又并没有产生,那么,当另一个性爱对象出现时,原有的所谓伴侣和婚姻,也会瞬间化为灰尘,成为弃物。

    既然人类早已经是摆脱了原始的性爱的高级物种,既然人类的伟大爱情,和所谓的生育繁衍并没有必然的联系,那么,人与人之间的爱情,当然就绝不会仅仅局限于异性。同性之间,必然也会因为人格的吸引,灵魂的契合,精神的共鸣,甚至肉体的彼此欣赏,诞生同样伟大的爱情。

    本书大结局正文故事:

    公元2013年,农历癸巳蛇年。北京。

    郑思远的母亲,女作家宋春梅,和郑思远中学时代的老师欧阳子贤,注册了婚姻登记,正式成为夫妻。

    从宋春梅和欧阳子贤的学生时代开始,一直到两人分别结婚成家,一直到宋春梅离开老家,成为北京人,一直到他们各自的配偶离开人世。半个多世纪的岁月过去,他们自己也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老人。

    在时代的浪潮中,在半个世纪的悲歌声中,在几代人爱与恨的绝唱中,他们曾经迷茫,渴望,苦恋,绝望,当他们终于懂得什么是爱情时,宝贵的年华早已不再,他们的亲人大多已经离开这个充满泪与痛的世界。

    可是,既然命运是上天的安排,宋春梅和欧阳子贤都深深的感到了自己一生过来最后受到的苍天的眷顾。因为,他们总算在活着的时候走到了一起。

    虽然只是举行了一个规模很小的仪式,但是郑思远和沈自雄还是将这场世纪盛宴安排在了他们最熟悉的中南大酒店。

    向树仁老爷子和李玉良先生,以及任本良,姜勇致,苏红叶,梁修竹一众人等,还有大导演宗治扬,以及文学界宋春梅的友好,还有欧阳子贤的女儿和女婿,一起来见证了这场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情结局。

    当宋春梅端起酒杯,终于止不住流下泪水时,几乎所有的人也都已经泪眼婆娑了。

    郑思远紧紧拥抱着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老师。这是一个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幸福时刻。连欧阳子贤的女儿,也激动的流下了泪水。

    郑思远的干爹沈自雄,当仁不让的被宋春梅和欧阳子贤一致推举为证婚人,代表干儿子见证宣示了两个跨世纪伴侣的结合。

    婚礼之后,宋春梅和欧阳子贤踏上了蜜月旅游的征程,前往大连,他们最初相识的地方,在旅顺口的海滨,他们当年写生的地方,留下了两人的身影。之后,向江南进发,前往桂林阳朔,开始他们的假期。

    与此同时,郑思远,苏红叶,和沈自雄,姜勇致,四个人的队伍,在北京登机,去往江西,他们将去龙虎山天师府拜会郑思远的道门师傅张罗一。

    梁修竹和任本良,继续留在北京,陪伴老爷子向树仁和李玉良。

    北京,开始了又一个新的春季。

    那些严冬的寒意,那些风雪肆虐的日子,那些冰冷的暗夜,已经过去!

    那些曾在我们的生命中留下温暖微笑的人,那些曾在我们最孤独的时候抚慰了我们伤痕的人,那些在我们最绝望的时候,坚定用力的紧握着我们双手的人,也许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但是,当我们回眸踏过的一路脚印,当我们午夜梦回,在战栗的心绪中忆及往事,在那最心折的一瞬间,在灵魂最深处,那些曾镌刻了我们生命史的每个至诚的面孔,写就了我们整个生命的意义。

    财富,不是生命的意义。金钱,不是生命的意义。名利和权力,也不是生命的意义。

    让我们的今生,甚至直到来生,可以永志不忘的,是我们曾经深深的、用生命去爱过,是我们曾经被剧烈的、难以忘怀的感动过。

    让我们用保尔柯察金的格言,结束本书的全部故事:

    人生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我们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

    请允许我再一次把诗人北岛的【一切】献给大家:

    一切都是命运

    一切都是烟云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故园无此声】全书【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1-18 20:1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