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小说 分类 老年 唐朝员外爷 第一百一十三回 [结局篇]

第一百一十三回 [结局篇]

小说:唐朝员外爷| 作者:科兰斯顿| 更新时间:2017-10-15 09:36:22| 字数:4225| 加入书签
转眼间,已到了年下。在前一段慵懒的日子里,家里的大伙几乎都吃胖了。尤其是老爷,更有范,他脸上颜色泛光,身体也更壮实了。周元初每日都陪同张翼早起,所以锻炼的肌肉更发达。小给呢,则最明显,胖了有十斤,连脸蛋都圆乎乎的,甚至连走路都有点不自在了,他再也不像原来那样能蹦蹦跳跳的了。他一度还担心自己胖起来老爷会不太喜欢他了,可后来他发现大家都对他这样的身材一致好评。小给心里不停的感激这个朝代的审美品位--以胖为美。
杜老先生双手插在袖子里,胡子在寒风下刮的四处飘舞,显得特别有味道。一会儿,陈老来到杜老的身边说:"走吧?"
"嗯,走。"杜老从袖子里掏出双手,抖了一下,两个肩膀来回交替的上下一动,样子及其可爱,杜老又说:"除了酒还买啥?"
"衣裳,大伙的衣裳每人买两套。"陈老豪迈的说。
"买完这些,年货就齐了?"杜老问道。
"齐了。我当管家,你放心吧,老兄。"说完陈老呵呵一笑。
"那是自然,哈哈。"说完杜老拍了一下陈老的肩膀。
子高和陈海勋在厨房炖着肉,香气四溢。子高扁起袖子一边拿起了一旁的大盆一边说:"哥们儿,再给锅里添些水。"
"好嘞。哥们儿。"陈海勋说着拿起舀子给锅里有添加了一些。
"呵呵,陈海勋,你说小给教咱们这些他们那时代的用语听起来挺亲切啊。"子高说。
"可不,哥们儿。"
"你还上瘾了。"子高说完呵呵一笑。
"嗯。嘿嘿。子高哥,守岁那夜多整点吃的啊,我半夜好饿。"陈海勋交代说。
"可以,放心吧,保证你守两夜都吃不完的东西。实在不行,咱们围着火锅守夜。哈哈哈。"子高大笑。
"可以啊,还暖和。"陈海勋一旁特别同意。
老爷和李老爷子在书房里靠着炉子,聊着天。李老爷子说:"又是一年啊,不知不觉我们都老了。"
"是啊。"老爷应和道。
"记得几十年前啊,我给父亲的寿礼上献了一根拐杖,父亲看了很开心。父亲问我说可是我亲自买的,我应到是我买的。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前几日在集市上,我为我自己买了一根拐杖。"
老爷听了李老爷子的话有些悲凉,安慰道:"至少自己能体验下那东西好用不好用。"
"哈哈哈。也是。"李老爷子听了老爷的话情绪瞬间转变了,接着又说:"咱们过年守岁不?"
"要守,还要给孩子们压岁钱。当然你若是坚持不住,可以休息。"老爷果断的说。
"压岁钱?"李老疑惑的问道。
"嗯,小给他们那的礼节,过年时要给晚辈压岁钱,这规矩都实行了两年了。"老爷解释着。
"给多少?"李老又问。
"象征性的给些就好。"老爷笑着说。
杜老先生他们给每人买了两套新衣服,挨个的发到大伙手里,老人们拿起衣服都哈哈大笑,年轻人拿在手里,都很珍惜。老人们觉得在这个家庭里,自己都和孩子一样,还能享受孩子这样的待遇。
转眼间,到了春节。大伙一部分是延续着过去的传统习俗,喝椒酒啊那类的,一部分是小给带来的习俗。用小给的话来说,这个是古今合璧。大家穿着新衣裳,中午围着火锅吃,晚上又围着炭火炉子守岁。说起这守岁,那是相当的热闹,被子铺了两层,围着炉子整整一圈,大伙整整十个人围在一处。双儿兴奋的看着大伙,他感觉这就是在玩游戏一样,并且有老人参加的那种游戏,大伙相互对视,相互聊天,特别有意思。
小给提议,表演节目。众人疑惑的看着小给,小给说:"除了我家老爷,每个人都必须表演节目,唱歌,跳舞都行!"
"凭啥啊?就你家老爷列外?"陈海勋逗趣的说。
"凭我是主持人!"小给斜了陈海勋一眼说。
"主持人是啥?"李老爷子问道。
"司仪。"
"哦,好吧,司仪最大。"李老爷子附和着小给。
小给说:"我先来唱一首歌,接着顺时针表演下去,可以组队表演,可以单演,不限制。"小给说完,大伙还愣着没有答应,小给就开始唱了:"恭喜恭喜恭喜你呀,恭喜恭喜恭喜你。每个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
小给唱完,大伙都觉得这是什么调调啊,这么另类。双儿说:"小给,这就是一年多年以后的小曲啊?"
"杂?不中听?"小给疑问道。
"哦,哦,哦。"双儿无奈的连着说了三个哦。
小给也不管是什么反响了,拉着旁边的周元初就说:"周叔,该你了。"
周元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支支吾吾的不知所措。小给见到这种情况说:"你跳舞吧,你肥大的身躯扭动起来一定好看,哈哈。"
"哈哈哈。"众人大笑。大伙联想起平日里一本正经的周元初跳舞的样子,就忍俊不止。
还没有等周元初反应过来,小给就拉着他说:"起来吧,周叔,快跳吧,我想看你跳舞。"
周元初一旁支支吾吾的唤了一声"老爷",希望老爷能帮助他,老爷呵呵一笑却说:"跳一个吧。"周元初低下了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旁的杜老先说:"元初,我来和你一起跳胡腾舞如何?"
"我不会。"周元初说。
"来,跟着我。"杜老先生说着拉过来周元初站在了人圈外头。
杜老先生一抬衣袖,开始拉着周元初转动。周元初虽然身体比较胖,可还算灵活,马上二人就开始扭动起来。小给带动着大家打着接怕,一边欣赏着第一次看到的这种舞蹈。期间,杜老先生身体极其协调,转动时胡子和衣襟全部飞舞起来。小给心想,这是蒙古舞吧?不对,这舞蹈这么可爱,这么好看!
这胡腾我就几个简单的动作,但跳起来极其需要互动的味道,这周元初和杜老先生配合的跟排练过的一样,很美,很飘逸。一旁的人,看的赏心悦目,跳的人也越来越潇洒。待他们跳完,掌声如雷。
小给惊叹道:"多才多艺啊!你俩太厉害了。"
"一般,一般。"杜老气喘吁吁的说。
"好了,接下来该子高了。"小给主持道。
"我也想跳胡腾舞。"子高想了想,自己不会别的。
".....不行。换一个,谁叫你家老爹抄了你的后路呢?"小给打趣的说道。
一旁的双儿兴致来了,说:"子高哥哥,我来陪你舞剑。"
子高如同看到了救星似的说:"好,咱俩舞剑。"
"子高,你啥时会的舞剑?!我杂不知道?"小给斥责道。
"我只是会乱舞。"子高忐忑的说,生怕自己出丑。
拿来了双剑,双儿先开始进入了状态,他抬起左腿,向前小迈半步,剑指子高头顶。子高也迎合着双儿,仰起剑柄,与双儿的相碰。双儿又半退半步,子高就向前半步,双儿侧转半身,子高同样侧转,二人双背相靠。两人相当默契,让小给看到,放佛一对情侣一样缠绵,又仿佛两个高手相惜......
二人舞剑完毕后,又是阵阵掌声。小给接着说:"李老爷子,嘿嘿,怎么办?该你了。"
李老爷子心想自己只会舞文弄墨,这场合又不好意思展示,所以他最后说:"我的节目是每个人发压岁钱。"
"压岁钱?"陈海勋和双儿都诧异的问道。
"嗯,压岁钱。"李老爷子又强调了一遍。
老爷一旁呵呵的笑着,不作声。
李老爷子从腰间拿出了上等的翡翠,玉器配饰说:"每个年轻人一支。"
这翡翠一拿出来差点亮瞎了大家的眼,除了小给不知道以外,其他人都明白这随便一样,几乎是无价的,都是供奉给朝廷的至尊至贵的礼品。单看翡翠的成色就完全震惊了,更别提透亮和水分了。
老爷吃惊的说道:"这,太贵重了。"
"诶,大家开心就好。"李老爷子说完就递给了双儿。
双儿看着这些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了极品玉器很喜欢,喜欢的不敢伸手。李老爷子强塞给了双儿说:"好孩子,拿着。"双儿拿下以后,都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老爷子又递给了陈海勋一个,说:"这是你的。"陈海勋不好意思的接过来,陈老先生定睛一看说:"八宝青龙?"
"嗯,好眼力,呵呵。"李老爷应到。
"这,万万不可收,这是无价宝贝。"陈老先生拒绝道。
"我的世界里,没有价值,只有情义。"李老爷子说。
一旁的小给看着这高档的东西,大家的眼神,他都忘记主持了,他愣在了那里。李老爷子又递给了子高一块"仙人引鹤"的翡翠挂坠说:"好孩子,这是你的。"
子高看了看杜老先生,杜老笑着说:"收下吧。"
子高接过来说:"李老爷子这是要倾囊相赠?"
"呵呵,我留着也没有用,一直想卖了,可又舍不得,都是我父亲当年的赏赐。"李老爷子说完,从腰间摘下那块玉佩又说:"小给你的。"
小给平日里就看到了这个吊坠,心想这东西到底价值多少,为何李老爷子天天佩戴着,如今他看到李老爷子取下时,便说:"这是你的心爱之物,君子不夺人所爱。"
一旁的老爷说:"这是仁兄的父亲赐予你的最爱,如今你这是?"
"很多人眼里,这是价值,这是银钱,甚至也有人用这些去换城池。但我认为,这只是一种寄托。如今我把这些寄托送给我的晚辈,我希望我的寄托有了着落。大家好好保存就是。"李老爷子说完欣慰的笑了笑。
老爷也佩服的笑了笑。
小给拿着这块李渊的遗留宝玉,用手轻轻的触摸着,感觉光滑无比。小给感受到了这种李老爷子子说的寄托。
事后,老爷告诉小给说:"这块顶级玉石,无可估价。是先皇一生中最爱的配饰,先皇送给了十三子,这是天下人都在追寻的宝玉。相传这块玉石相当的有灵性,原本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道人在山间中无意发现的,所以也叫随缘石,此石头据说吸收天地灵气,所以通透无比。"小给听了老爷的话很吃惊问道:"那他送给我?"
"也许他感觉自己年龄大了,需要有些寄托,更需要一些释怀吧。那日他也说了,他的意思是,人生到头来,这些有价的东西只是价值,还有一种无价的东西,是感情。他所追求的,是我们之间的情义。所以他就给你了。"
"我靠。这么好的东西,老爷,我想送给你。"小给说完递给老爷。
老爷淡淡一笑:"你给我?哈哈,笑话,我的东西有不是你的?"
转眼间,又到了三月。柳絮轻轻飘荡在风中,绕过长安,飞过山峰。终南山里,一群人在盖着小院。施工的队伍并不庞大,也许这是老爷他们怕将来有人打扰的缘故吧。参加施工的人群当然也靠着自己人做补充。子高,双儿,陈海勋,小给,周元初也帮忙出着力。施工的不远处,简易的房子里,放着各式各样的古檀木家具,用品以及书籍等等等等。
按照小给的要求,工匠们不久后,就完工了。小给他们最后看着这些成果,激动的狂喊了许久。他们住在这个古今结合的四合院小别墅里,简单、温馨的过着每一天。
老爷他们几位老人,每天看着天上的云彩飘动,听着百鸟群歌,背着手,谈古论今。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总有对这处僻静的地方无限的眷恋。
转眼间,又到了六月,老爷和杜老两个人悠闲的躺在松树下的摇椅上,闲聊着。周元初带着张翼去小溪的地方捕鱼了。小给和陈海勋和子高和双儿打算着天气热了大家的活动,他们甚至安排了将来天热在山水间一起裸体,还打算着各自找个隐蔽的地方和老人在光天化日下进行交配。他们说着,笑着。声音慢慢的飘荡,飘荡,萦绕在山谷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2-14 23: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