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今生回忆!

小说:园口布鞋的故事| 作者:花甲| 更新时间:2013-02-06 20:15:03| 字数:2288| 加入书签
  新年很平常,因为我并没有休息,一直做着标书。我愿意离开过年,怕过年,因为我太想念他了。

  加班可以让我避开烦琐的礼仪。有时我给小怪打电话想了解爷爷的情况,可每一次小怪回答的也是很含糊,因为他也没有回去过年。我只能每天在办公室偷偷地穿上爷爷的布鞋,时时想念着他,也许他现在在和小孙女正在过一个享乐的春节,也许他正在画年画,也许爷爷正领着小孙女在看花灯,不知道他能不能想起我,一个在百里之外的人在惦念他。爷爷,你是不是忘记我了呢?我总是这样发呆地想。

  妈妈一直在问我为何过年不快乐?我该怎样和她解释?只能说工作,讨厌的工作!

  十五很快就到了,我盼望着上班,可谁想到讨厌的处长又给了我更加复杂的工作,帮助他的老婆写论文。只能在他的办公室写,我哪有什麽闲心写论文,只是一味地敷衍她,没想到激怒了她,处长将我派到了矿山去施工,复杂的车间和厂房让我头疼,可也让我有时忘记了思念和痛苦。

  五月,正是花开的季节,我的心情也开始好转了,因为我的工程主体马上就要完成了,经理答应给我三天的时间休息,我盼望它早点来临,这样我就可以去看爷爷了。

  施工很顺利,我得到了经理的极力推荐,到市里学习一天,令我吃惊的是我看到了小怪在主席台上,他还特意下来和我握手,说一会吃饭的时候好好聊一下,这家伙果然上的快,我暗暗为他高兴。

  午宴很丰富,小怪为我引见了很多领导,并大夸我的表现和成绩,我应接不暇。好不容易将他拽到走廊说几句。

  今天给你弄昏头了,我可没见过这麽多的大官儿。

  没事,以后我们联合起来,咱兄弟一定厉害的很。小怪有些酒意。

  最近没有回山里老家?我自然地问。

  你怎麽总是问我这个,是不是上次玩的快乐?有机会我带你去海南,那里才棒呢。

  我还是觉得山里好,对了,你那个爷爷现在好吗?

  哦,你还真记住了,好小子,有良心。”他夸着我,“但你今后再也见不到他了。”他很随意地说。

  “怎麽?”“什麽意思?”我问。

  “啊!他开春的时候不在了,心脏病。”

  “什…….什麽,他……”

  我这个爷爷身体本来很好,可不知道怎麽回事,一下子很突然,人老了。小怪还在晃。

  怎麽可能,他好好的呀,我…….我的眼睛迅速地模糊了。

  你怎麽不通知我。我使劲地推着他。

  我怎麽找着你?你跑到矿上去了,我根本找不到你怎麽通知你?小怪怒道。

  小怪有些醉意地看着我,“我知道你对他关心,我代表我们全家感谢你,事情都过去一个多月了,好了,就让他过去吧。”

  我傻在那里,眼泪已经不能让我回到餐厅,我的眼泪不能流,不能让他们看到,我心里在对自己说。老天,你这样对我太不公平了!我快哭着发疯了。要是有炸弹我真就要将自己引爆。

  那一夜,我没有睡,在一个喧闹的酒吧里。我模糊地记得自己在和人喝酒,但是谁我不知道。我哭了,一直的哭。我好象和他说了一切,突然我想起电影里有人鬼是可以接触的情节,我甩掉了那人,想起一处人们时常说的很可怕极可能有鬼的地方,我拼命地赶到那里,冲着自己平时畏惧的黑暗说着:我知道这里有鬼,要是有的话,你出来,可以吗?我们做个交换,只要你答应让我见到爷爷,你怎样对我我都愿意。我就和他说几句话!行吗?我一遍一遍地和他商量着。可是我很失望。难道鬼也一样歧视我们吗?

  清晨,我在清洁工疑惑的神情里回到了工地。

  渐渐地我找到了一个快乐,那还是酒,我发现酒真好,因为有时我可以看到爷爷,他的神情,他的深情。

  不久,小瓦工来向我道别,他说他找到了一个在北京工作的机会,走的时候他送给我一双布鞋,一双让人伤感的圆口布鞋。他还说了人们对我在工作中的看法,他说他知道我好象不高兴,要我保重。

  不久,我因为无心工作而频繁地轮换着在每一个项目部工作。我一直憎恨着处长,是他害我没有见到爷爷的最后一面。我意识到自己的变化,但无力改变命运。

  小怪和他的父亲同时调动到省内的另一个城市。都是升级的好事。

  一次偶然的机会,总公司招聘人员,我幸运地通过了笔试和面视。脱离了专业。摆脱了工地的束缚。这是爷爷离开我之后我遇到的第一个好事。我知道老天在惩罚我,我就象一个怪物遭到冷落和歧视,不得不伪装着和一个又一个女友见面。

  回忆是悲伤,往事已凄凉。

  如今我有幸出差到山西,开车经过爷爷的小山村,我借口方便而停下来,看看他的模样,他在改变,果然就象小怪说的,他成了旅游区,有许多人在此驻足停留,然而他们是观景,我是思人。

  车里坐着老总,我知道自己不能过多的停留。也不知道爷爷的墓在何方,我想应该在那不远的山脚下。

  “不错的地方。”老总说。

  来隐居吧!我说。

  人在江湖呀。他说。

  还是江湖重要,自己不重要?我问。

  要是帮我找个小蜜和我在这儿,我就来这儿。老总笑着说。

  好啊,到山西就交给我了。我郑重地说。

  老总和司机都在笑。

  车又要转弯了,我回头再看那小山村。依山傍水有炊烟,待情思春了无痕。隐隐地,我仿佛听到一声号子,也许那就是我和爷爷那夜的咏叹调……

  (该走的也走了,不该走的也走了……孩子们,好好的学会珍惜吧?走过的再也不会回来了,爱过的可能是藏在内心最深处了,因为他已不在了!花甲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2-6 21: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