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第一章 几年以后

小说:呜呼,哀哉?| 作者:江河的| 更新时间:2013-08-13 19:59:31| 字数:3097| 加入书签
  “爷爷,我们走吧!”

  我搀扶着爷爷,准备转身,爷爷站了这么一会儿,肯定累了。

  爷爷稍微舒展了一下筋骨,冲着我笑了一下:“好,我们走吧!”

  走了几步,我忍不住掉头,往回看了一眼。墓后的树枝在风中摇曳着,恍惚中我又看到了爷爷向我挥手的情形。

  “别看了,睿哥好着呢!”爷爷轻轻拍了我一下。

  ………………………………

  人生真是如白驹过隙,爷爷随我来到江苏已经两三年了。我辞了原来的工作,和一个朋友开了一家中介,主要做一些兼职的中介。因为我们的工作室在大学附近,所以顾客基本上都是大学生。日子就这样有条不紊地过着,收入还挺可观,当然我这个朋友知道我和爷爷的关系,因为他也是同道中人,只不过他喜欢的是大叔。

  这天是带爷爷去港口看看长江的,谁知居然下起了大雨,我只好又载着爷爷回来了。

  一路上,爷爷倒是很无所谓,笑说:“还好今天你借了车,不然我们就要成落汤鸡咯!”

  见爷爷没一点失望的神情,我也释然了,说:“爷爷,和你在一起真好,总能这样开开心心的。”

  爷爷伸过来一只手,揪了揪我的脸,说:“你才是爷爷的福星,有你啊,爷爷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尽管和爷爷在一起几年了,每次听到爷爷说这些甜言蜜语,我却还是会从心底感受到幸福。我侧脸看了一眼爷爷,白须飘飘,头顶却光溜溜的,胖胖的脸上没有一点老年斑,神采奕奕。我开玩笑说:“爷爷,改天给你买套僧服,再在你的头上烫几个点,你就和大师一样了。”

  爷爷又捏了一下我的脸,说:“臭小子,是不是闲爷爷没用了,想把爷爷送去出家啊……哎,停车!”

  “爷爷,我和你开玩笑呢!我哪舍得离开你啊!”我连忙嬉笑道。

  “快停车……”爷爷急着说。

  我把车停了下来,这才注意到路边有个小伙子在大雨里慢慢地走着,没伞。这个小伙子失魂落魄的,好像没看见车似的,根本没有走过来的意向。我只好把车慢慢向后倒,缓缓地接近他。这小伙子却还是自己走自己的,眼看这小伙子就要路过我们,爷爷把车门打开了。雨滴顺着风势打进了车里,冷冷的。

  爷爷大喊:“小伙子,快进来!”我赶紧打开车后座的车门,让爷爷关上前门。这个小伙子终于理睬我们了,木然地上了车,好像这一切都跟他没关系,一句话都没说,关上门就那么坐着,呆呆地看着外面。

  我想他肯定是失恋了,现在的孩子真是太脆弱了,一点打击都受不了。

  爷爷着急地说:“孩子,快把衣服脱了,都湿透了,小心着凉。”

  小伙子收回了目光,转而盯着爷爷看,突然哭了起来。这倒让我们手足无措,我看离住的地方不远了就加快了车速,爷爷在一旁只能轻声宽慰,也不知怎么办。小伙子在爷爷的宽慰下,哭声倒是小了,却让我感觉越来越悲凉。

  下了车,我先把爷爷扶进了楼道里,准备回去接小伙子的时候,他却自己跟过来了,淋着雨。我心里有点不舒服,这小伙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他这个样子应该不是坏人吧?也顾不得我多想,爷爷就一直招呼小伙子进去,上楼。管他呢,世上哪有那么多坏人啊!我收起思绪,收起伞,也上去了。每次上楼,我都是扶着爷爷的,因为在四楼,爷爷年纪大了,爬上爬下还是比较吃力的。今天,可能爷爷太着急了,只顾快点上楼了,开门后,说话都不利索了,只能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我赶紧给爷爷倒了杯茶,板着脸说:“爷爷,你看你,都说慢点慢点,那么着急干嘛?”说完,我进屋拿了条沙滩裤和一件T恤递给小伙子,指着卫生间说:“里面有热水,去洗一下,换个衣服,有什么事出来再说。”

  小伙子接过衣服进去了。爷爷也恢复的差不多了,看着我不好意思地说:“小河,对不起!”

  爷爷总是这样,什么事都不顾一切地去做,但每次事后都会对自己做的不当的地方向我说对不起,尽管下次还会再犯。

  我也坐上沙发,抱着爷爷亲了他一下,说:“爷爷,不要说对不起,爷爷这么善良,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但是下次可不能这样了,万一你累出什么事来,我可怎么办啊?”

  爷爷也亲了我一下,松开手,说:“嗯!我下次注意点!快松手吧,让人家小伙子看见不好!”

  “我猜那小伙子一定是失恋了。”我正要开始自己的推理的时候,小伙子推开门,出来了,我只好闭上嘴,笑着朝小伙子点了点头。

  还是爷爷想的周到,没有立马问人家,而是对我说:“小河,弄晚饭吧!”接着又对小伙子说,“饿了吧,孩子!有什么话,先吃饱再说。”

  “遵命,老佛爷,今晚想吃什么啊?”我嬉皮笑脸地问爷爷,顺便让氛围轻松一些。

  爷爷问小伙子想吃什么,小伙子没说话。我想,要我是这个小伙子,我肯定也不会回答,或者说随便。

  我说:“爷爷,你煮点粥,我下去买几个包子。”

  爷爷打开卧室的门说:“小伙子,看电视到里面看。”招呼完小伙子,我和爷爷就各自忙自己的任务了。

  晚饭的时候,看得出来,小伙子确实很饿。过了这么一会儿,小伙子看起来也不想刚开始那种看破生死的表情了,倒显得腼腆起来。爷爷看出了小伙子的变化,觉得差不多可以和他交流了。我也想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就没做声,静静地吃着自己的晚饭。

  “小伙子,出什么事啦?怎么会一个人在外面淋雨啊?”

  小伙子吸了一下鼻子,但没哭,好像那种哭够了的样子,反而显示出一种异乎寻常的冷静来,回答:“我离家出走了。”

  我和爷爷显然都没料到这个答案,不过也难怪,现在的孩子都这样,和父母稍微闹点矛盾就离家出走。不过,这个小伙子,看样子也不小了,不会这么轻易地做出这种举动吧?

  打开话闸,就不用爷爷再问了,小伙子就把自己和离家出走的事大概说了一下。但他说完,我能得到的信息就是,他叫姜阳,本来是今年将要参加高考的学生,但他和父母闹了别扭,父母怎么都不肯原谅他,所以出走了,而且他还不是这个城市的。

  爷爷吃惊地问:“你和你父母闹了什么别扭啊?怎么高考都不参加了呢?”

  我也很诧异,不过看姜阳的样子,是不打算回答的。突然间,我就想到一个问题,就是晚上睡觉的问题。姜阳晚上肯定要住在这里了,而我只有一间卧室。我和爷爷住的是两室一厅的,一间卧室,一间算作书房吧!一直以来,我都是和爷爷睡一张床的,根本没有多余的床啊!说是书房,连一个沙发都没有,除了一个书柜,和一张电脑桌,基本就是杂物间了。看来只好让他睡客厅沙发了。我和爷爷睡一张床……啊,刚才他去卧室了,肯定看到床上只有一床被子,我和爷爷的关系不会被他看出来吧?

  “小河,你怎么了?心神不宁的。”爷爷关心地问。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支吾着:“没什么,没什么。”

  姜阳没有回答爷爷,爷爷也就没再问这个,而是换了个话题:“小姜,你以后打算怎么办?高考不参加了吗?”

  一说以后,姜阳的眼神马上就黯淡了下去。我接过话头,说:“没事,你就在我这边做兼职吧,虽说辛苦点,但待遇还是挺好的。”

  我这么一说,姜阳又有了点生机,问:“做什么啊?”

  “兼职嘛!就是发发传单啊,当当服务员啊,促销员啊这些,都是做一些临时的事。”我解释。

  “包住吗?”姜阳的这个问题让我差点把嘴里的粥给喷出来。

  爷爷大笑,说:“这孩子真是,小姜你没住的地方就先住这儿吧!”爷爷这句话更是让我差点喷血。爷爷啊爷爷,你这不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2-6 20: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