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小说:回忆和岳父的感情经历| 作者:不简单的爱| 更新时间:2013-02-18 17:45:34| 字数:2070| 加入书签
   诺诺离开北京之后,我一个人肩负起照顾叔的责任。好处是,我可以一个人守着他,望着他,和他说我所有的心里话,甚至在叔睡着的时候偷偷的亲他的脸颊。麻烦的是,没有人给我们送饭了。医院其实有食堂,但是叔的身体原因,我不想让他吃食堂的东西。那段时间由于疲惫上火,奶奶的身体也是处于非常虚弱的状态,毕竟人老了,经不住这样的打击,叔的姐姐要照顾奶奶也脱不开身。如果找个护士照顾叔,我又不放心,一时让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后来我都是趁叔睡着之后,拜托护士帮我照看点叔,我开车回家自己做饭再拿到医院。叔不愿意吃饭,但他身体虚弱,如果不适量的进食,我担心对他的体力的恢复有影响。开始的几天还挺好,我都是在赶在叔醒来之前。
   在第四天,我拎着粥,匆忙的从楼梯爬上来,刚走到病房门口,我就看到护士正在劝慰着叔,扶着叔的肩膀想让叔躺下,叔却不听护士的劝告,执意的要下床。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快步的走了进去。
   “怎么了?”我放下手里的保温瓶,走到叔的身边。
   “宝贝。”叔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居然流出了眼泪。
   “叔,怎么了?你快好好躺下。”我搂住叔,让他靠在我的身上。叔顺势靠在了我的身上,露出了一幅委屈的样子,看的我心疼的要命。我看了护士一眼,护士赶紧解释说:“这样的,何先生刚刚睡醒之后,就找你,我告诉他你回去做饭了,他不相信,非要去找你。所以。。。。。。”小护士也一副委屈的样子。
   “哦,这样啊。谢谢你,没事了。您先忙吧。”听了小护士的话,我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哦。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按服务铃。”说完,小护士怏怏的走了出去。
   “叔,你看你,怎么不听护士的话呢?在你没有康复之前不能乱动,知道吗?”我低着头,看着叔。
   “我以为你走了。叔醒了看你不在,就很慌。宝贝,别离开叔了。”叔严寒泪水说道。
   “叔,我怎么会走呢?我是回去做饭了。不是告诉你了,从此以后我会永远的陪在你的身边吗?我还要等你出院,你不是答应我要带我去北海道吗?”此刻的叔,像个孩子。那时我突然能完全的感受到他内心的恐慌和对我的依赖。
   “恩。你在我身边就好,在我身边就好。叔就怕醒过来,你就又不见了,让叔再也找不到你了,况且叔现在也没有力气出去找你了。”叔默默的说着。声音低沉,但却让人心疼之极。叔啊,我怎么可能再离开你?今生今世我都不会了。
   “再不会了,再不会了。。。。”我难过的说道,把头贴在了叔的脸上。
  
   晚上,给叔擦好身子之后,叔渐渐入睡了。看着叔的脸庞,心里无限的惆怅。我拿起外套,来到医院顶楼的平台。我靠在墙上,点燃了香烟。我抬起头,夜空繁星点点。很久没有看到这么美丽的星空了,心里一下子明朗很多。我拿起电话,打给了子墨,我想让子墨帮帮忙,那段时间也就她比较闲。
   “默默。”电话很快接通了,子墨那边传来一阵的喧哗。
   “光,有事儿吗?好久没有给我打电话了,他怎么样了?”没想到子墨开口就问叔的事,看来她也一直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
   “我找你也是这个事儿。”我抽了口烟说。我想来想去,还是找子墨比较好,因为只有子墨最清楚我和叔之间的关系,这样可能会避免一些尴尬,还有就是子墨烧了一手好菜,人也特爱干净。
   “你等等。我出来说,这里闹。我在酒吧。”子墨那边确实很闹。过了一会儿,安静了很多,子墨说:“什么事?你说吧。”
   “叔的女儿去深圳了,现在就我自己在医院,挺不方便,我走不开。我和叔吃饭什么的没有人送了。他身体弱,医生也嘱咐过要吃一些特定的食物,在饭店和食堂不太好买。所以,我想你如果不忙的话,可不可以帮我个忙。。。。。。。”我小心的说着。虽然我和子墨的关系非同一般,但是这个请求属实有点强人所难。没等我话说完,子墨说话了:“光啊,我现在没在北京啊,我和父母到香港旅游了。不然到没有问题啊!要不我早点回去?”
   “这样啊?没事儿,没事儿,我再想想办法。算了,你就别折腾了,你父母回来一回也不容易,好好陪他们吧。”我有点失望,但装出无所谓的样子。
   “行,我也帮你想想办法。你别着急,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不是?”
   “知道了。得了,不浪费你电话费了。我挂了啊。”我匆匆的挂了电话。除了子墨,我还真想不出还有谁能帮上这个忙。有时间的没那么深交情,有交情的没时间。哎。我扔了烟头,无奈的走回了病房。
   叔依然安静的睡着。我走到他的身边,给他盖了盖被子,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的亲吻了一下。我爱他,爱得刻骨铭心。只要爱过的人才知道那种感觉。我不只一次的想:就算叔以后都不会醒来,我也愿意在他身边陪他一辈子,照顾他,关爱他。哎,可是老天却从不随人愿。人世间多少的生生死死,多少的爱恨情仇,多少的辗转反侧,多少的终生遗憾,我这又算些什么?经历着,那就珍惜着吧。
   第二天中午,叔刚做完检查回来,我扶着叔从轮椅躺回床上,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我没有想太多,随口说了声:“进来!”
   门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江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20-5-28 09:5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