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十三

小说:黄山仙遇| 作者: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3-02-22 11:29:05| 字数:2584| 加入书签
  二十天后,安徽。
  “孩子,告诉你一个消息,我叫彬儿搬到家里住了。”
  “真的吗?这么快呀?!那您在哪里住呢?”
  “我在外边又买了一套房子,毕竟自己一个人住嘛,面积也不是很大。”
  “爸爸,您好伟大!搬家的时候松哥一定很难受。”
  “唉,是呀,孩子老是哭,说什么也不肯叫我搬,还说要和彬儿自食其力,不叫我操心。” 
  “那您还是搬出来了?”  
“是呀。我对他们说,‘就当我暂时租给你们,等你们以后买了新房,我再搬回去,并且你们得养我老。’呵呵,这样一说,他们心里好受多了。”  
“唉,您真是好爸爸!不过以后您一个人又孤单了,真心疼您!”  
“呵呵,没办法,慢慢适应吧。”
二十五天后,北京。  
“孩子,都凌晨一点半了,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我失眠了,就试着打您的手机,没想到您没关机。”  
“为什么失眠呀,是工作上遇到烦心事了吗?”  
“不是的,晚上睡的早,做了一个梦,醒了后太兴奋了,就再也睡不着了。”  
“做了什么梦呀,竟然让你这样?”  
“梦见和您见面了,您带我去您家,一起沐浴,然后,然后......”  
“呵呵,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 
  “爸爸,我每天晚上都这样想您,儿子真的好想,好想抱抱您!”  
“下次见面一定会叫你好好抱抱的,呵呵。”  
“呵呵,我好幸福!爸爸,您想我吗?”
  “那还用说,经常想你哦。”  
“我是说在夜深人静的时刻,就象现在。”  
“这个嘛,呵呵,也想过。”  
“呵呵,想我什么了,想过和我那个吗?呵呵。”  
“什么哦,越说越不正经了,好了,不说了,挂了吧。”
半小时后,安徽。  
“喂,
梦泽,睡了吗?”  
“还没有哦,您怎么又打回来了呢?”  
“刚才和你挂了后,我也睡不着了,都怪你,老是诱惑我,呵呵。”  
“我怎么诱惑您了,您说
说看?”  
“一会这个,一会又那个的,你哦,真是个坏孩子,呵呵。”  
“我本来不是个好孩子,在黄山那次,还差点犯了非礼罪,要不是我紧急刹车,您说不定早失身于我了,呵呵。”  
“呵呵,你哦,当时好粗鲁。”  
“爸爸,如果我温柔着来,您,您会答应我吗?”  
“这个嘛,可以考虑。”  
“爸爸,您声音太低,我没听到,请再说一遍。”   “
可以考,考虑。” 
  “啊,谢谢您!我快要得到您了,好高兴!爸爸,我,我现在欲火焚身,我好想,好想......”   
“好想怎样哦?”   
“好想和您一起,脱光衣服,然后,拥抱,亲吻,爱抚,做爱,翻云覆雨,鱼水之欢......啊,啊,啊.......”   
“孩子,你喘气声好大,你,你在被窝里是不是,是不是那个了?孩子,你真的在勾引爸爸,爸爸的心现在好颤呀,不行,不能再说了,我,我还是挂了吧。”   
“不,爸爸,您疼疼儿子吧,儿子这么难受,您,您能忍心吗?等一会再挂好吗,儿子想听着您的声音,啊,啊......”  
“那好,啊,你,你快点,爸爸也好难受.......”  
“爸爸,我现在,现在拿着您的照片看,您,您身材真好,您好性感,啊,啊,我好爱您......”  
   一个月后,北京。  
“爸爸,我现在好难受呀?呜呜呜......”  
“孩子  
“单位里新来个领导,他好刁蛮呀,老是不给我好气受,我实在忍受不住,刚刚跟他大吵了一架,那家伙好不讲理呀,真受不了他!”  
“怎么会这样,是你工作没做好吗?”  
“不是呀,我做的很好啊,只是他太不象话,仗着自己叔叔的势力,在单位里好霸道,而自己却一点能耐没有,老欺负人......”  
“孩子,你刚刚步入社会,以后这样的事多着呢,你要学会忍受,也要学会处理这样棘手的问题,要讲究策略......”  
“他竟叫我停薪留职,好好反省一下。我真是太冤枉了!”  
“孩子,委屈你了。是金子终究会发光的,不再这一时荣辱,相信你会克服困难,实现自己的理想!”  
  一个半月后,安徽。  
今晚,繁华的C城,却十分冷清,长长的街道,除了来回的车辆,没有几个人影。  
呼呼的北风,使身处初冬的万事万物,感受到了隆冬的深深寒意。   
头顶的天空,阴沉沉的,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雨雪,仿佛要降临人间。  
而此时的刘伯,心里却热乎乎的,因为今晚,他的松儿,还有彬儿,陪着他去了大剧院,欣赏了一场高水平的京剧表演,三人很高兴很开心;见到两个年轻人恩爱的样子,老人终于放心了,而他们对自己的一番孝心,更让他感动不已。
  老人穿着风衣,哼着京戏,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半路上他想起了什么,停了下来,掏出了手机,拨了号码,之后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还是不打了吧,孩子现在说不定睡了。”
  当走到离家不远处,忽然一个黑影出现,从背后轻轻捂住刘伯的眼睛,老人害怕,以为遇到坏蛋,:“你,你是谁,要干什么?!”   “
您说我要干什么呢 ?嘿嘿嘿。”  
年轻人的声音,调皮的声音,好熟悉的声音!  
刘伯心一动,“梦泽,是你?”  
“晕,不会吧,猜的这么准?!”说完松开了双手。 
 刘伯猛的转过身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孩子,你,你怎么来了?”  
梦泽依旧是那双大眼睛,可爱的模样,但瘦了,脸上也有了些经历挫折后的沧桑。
孩子摆出幸福灿烂的笑容:“爸爸,我傍晚去您家找您,邻居告诉我您去看戏了,我就在这里等您到现在。”  
“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来这里,现在离假期还远着呢。”  
“我太想您了,也怕您一个人孤单,就把北京的工作给辞了,来这里陪您。爸爸您放心,我不会叫您为我工作操心的,研究生文凭在这里是很好找工作的。妈妈也不反对我来,她也想晚年来安徽老家生活。”
  刘伯一把拉过梦泽,紧紧的搂在怀里,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我的傻孩子,你叫爸爸怎么说你呢!”  
“爸爸,我说过了,想您想急了,我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梦泽穿的单薄,冻的发抖,脚不停的跺地,刘伯心疼:“孩子,什么都别说了,快跟爸爸回家吧!”  
一老一少,挎着胳膊,向家的方向,缓缓走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19-12-6 20: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