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与白的世界里,有难以割舍的爱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搜索

第十二章

小说:我与连局| 作者:夜航| 更新时间:2013-02-24 14:51:25| 字数:4979| 加入书签
第二个决定。
这是我离开连局前可以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是的,他有他的大好前程,我也会有自己的生活,何苦把他拖下这潭无边的苦海呢?
有人说过:爱,不是在乎得到什么,而在于可以给你所爱的人幸福、快乐。就让我远远离开,不要成为爱人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
让我再为他的无限幸福无限风光不可限量的前程尽最后一份力吧。
现在的我在苏州观前街的一座茶酒楼里,我在等一个人。
初冬的风格外刀削般凛冽,打着旋儿从门缝、窗缝里钻将进来,再顺着衣领爬进脖子,使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手托着下巴愣愣地发呆,不知道老连怎样了?他不是个会照顾自己的人,一定又忘了给自己添衣物,这么冷的天,他会不会还是穿那件薄夹克衫?脚上还是那双单皮鞋吗?会冻坏的!
想到这里,心里隐隐作痛,好像冻坏的是我自己。
对自己说过一百遍不想他,却更加无时无刻愈加浓烈地思念起他来……
就这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昏昏欲睡,打发了一个下午。
从下午三点一直等到六点,要等的人终于来了。
天算不上极度严寒,但他还是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咖啡色的风衣衣领高高地竖起,围巾遮住了大半个脸。
生性多疑的家伙,到苏州见面还这么躲躲闪闪。
进了包厢,他迅速掩上门,谨慎地打量一下屋内,确认只有我一个人之后,才脱去风衣,摘下黑绒软帽,松开围巾,露出他的脸。
这是一张保养得相当精致的脸,每一个细节都修饰得美仑美奂,可以从他的脸上看得出来他习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可惜的是:正因为他每一个细节过分的雕琢,反而会令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至少给我的感觉一直是如此。
可是有求于人,又怎能让他感觉到我对他的不屑?
堆出一脸微笑,毕恭毕敬地给他沏了一壶铁观音:“请喝茶,我记得这是您最爱喝的。这茶水是酒楼专门从虎跑泉汲取的,茶叶也绝对是极品。您试试?”
他摆了摆手,把茶杯放到了一边:“说吧,什么事?”
这么直接?我该怎么提呢?太直接了会不会再给老连带来麻烦?我思忖着沉吟半晌,还是没想到妥善的说法。
“呵呵,小向,见到我还是那么紧张,早跟你说过了嘛,不要把我当领导嘛,放轻松些,啊?”他看出了我的惶恐,捏了捏我的手,放缓了语气。
“这次我又有事求您帮忙呢。”我舔了一下嘴唇,算了,就直奔主题吧。
“自己的?”
“别人的,还是我们局连向生连局长。” 我拿出桌下的皮包,轻轻放到他面前的茶几右角,“这是连局托我转交给您的一点小意思。”
“噢,那个连向生啊。”他不说话了,眼睛根本没看皮包。他端起茶杯,慢条斯理地地掀开杯盖,轻轻抿了一口茶,又合上杯盖放下。
“那……怎么样呢?” 我怀着热切的希望看着他。
“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就去你那儿吧。“
缓缓搅拌着杯中的咖啡,他不疾不徐地说:“小向啊,按理说这次你们区提拔副区长连向生是最佳人选,不过最近关于他的流言可不少啊,市信访办、纪委、甚至我这里最近都收到了不少有关你们连局的检举信,有匿名的,也有署名的。举报的问题主要是关于生活作风方面的。”说着,他有意无意地瞥向我。
“咳……怎么可能?连局在男女关系上一向很严肃的……”我强笑道。
“是吗?”他似笑非笑地看向我,“可是举报的内容却不是关于男女关系的呢,嘿嘿,倒是跟你有些关系噢……”说着,又悠然自得地饮一口咖啡。
“您在说笑吧?”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真是什么话都敢编啊,呵呵……”
“能编得那么有鼻子有眼睛吗?只怕不是空穴来风吧?”他的眼神透着三分狡黠,七分得意。
“领导,我和连局是挺要好的哥们,除此而外什么都没有!我们绝对是清白的,绝不是别人所说的那样!”我有些失态地高声叫道。
“噢?为了一个哥们每天去学一道大菜?为了一个哥们每天为他接送女儿?为了一个哥们每天为他洗衣做饭?为了怕影响哥们提升而自己辞职?为了一个哥们把自己房子卖了再以他的名义把钱送给我?”他拍了拍我的黑皮包,嘴角揶揄地弯出向上的弧度,“这哥们的感情还真是不一般那!”
“这……我…………”都怪我,若是能克制一点,谨慎一点,现在哪来那么多流言蜚语?虽然我和连局真的是清白的,但老连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恨不得一头撞死,是我害了连局啊,他的所有前途都被我毁了,我罪该万死!!!
抬起头,我带着最后的希望问:“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有,”他凑近我,双眼有点怪异地看着我的眼睛,呼气声有点重,“不过仅凭这皮包还不够……”
“还不够?”丫的心真黑,这么多钱都填不饱他,不过只要他开口就算砸锅卖铁我也凑给他,最多把苏州的房子也卖了,“你还要多少?”
“呵呵呵呵,不是钱的问题……”
“什么?
“我――要――你――”他一字一顿。
“啊???”我唬得朝后一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领导,你真会开玩笑……”我笑得一定比哭还难看,怎么会有这种事呢?这不是真的,一定是在做梦,是的,一定是梦。
我狠狠地咬一口手背,感觉到剧痛,霎时清醒过来。
怎么办?
满足他吗?不能!绝对不能!!今生今世,除了连局,我不会接纳任何人!!!
回绝他吗?不能!绝对不能!!这是连局的最后机会……
心里乱得像一团纠结了千万疙瘩的麻。
“小向,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早就喜欢上你了,不过一直不知道你也是,顾及到我的身份,就一直藏在心里面,本以为这一辈子都只能是个遗憾了,看来今天倒可以一偿夙愿呢……” 他一步步走过来,眼神变得迷乱而淫邪,充满了欲望。
“领导,这样不行……”我顺着他的步子一步一步退。
“呵呵,装什么纯洁,能和你的连局搞,多我一个有什么关系?”
“这个绝对不可以,不可以……”我颤声说,边说边悄悄挪动脚步向门口。
“想走吗?那你的连局……嘿嘿……”像是一句咒语,生生将我的脚步定住。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心里波涛汹涌,澎湃激荡,两个声音再次激烈交战:
满足他吗?不能!绝对不能!!今生今世,除了连局,我不会接纳任何人!!!
回绝他吗?不能!绝对不能!!这是连局的最后机会……
是的,最后的机会,连局的机会……
像被一根无形的绳索牵引,我转身走过去,步履蹒跚,每一步都像有千斤重。
头脑里无端跳出一段张信哲的歌词:
难道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
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最爱的人
为你等从一开始盼到现在也同样落得不可能
难道爱情可以转交给别人
但命运注定留不住我爱的人
我不能我怎么会愿意承认你是我不该爱的人
拿什么作证
从未想过爱一个人
需要那么残忍才证明爱得深
闭上眼,脸上滑过一串滚烫的泪珠。
我解开第一个纽扣。
“笃笃笃”,有人敲门。
我在苏州无亲无故,怎么会有人敲我的门?
怔了一下,停下解纽扣的手,我试探着问了声:“谁?”
门外的敲门声顿了下来,显然没料到屋里真的有人。
小偷在探路?我辛酸地笑了,今天来访的人都很特别嘛。
转过身,继续解开第二个纽扣,缓缓除下外套。
“砰砰砰”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居然比刚才还粗鲁了一些。
他停下脱衣服的手,有点恼怒地看着我,朝我努努嘴儿,让我尽快打发这个不知趣的家伙。
慢慢向门口走去,心里虽然不甘不愿。
敲错门的人啊,你纵然让我多留下三分钟清白又有何用?该发生的终究逃脱不了,你又能改变什么呢?难道你能这样一直敲下去,让这件事不再继续吗?
尽管知道结果无法更改,心里却还是隐隐对这个家伙心存感激。
用比刚才略高的语调又问一次:“谁,什么事?”
“砰砰砰”门外人没有回答,敲门声反而愈加激烈,甚至让人觉得有点迫不及待的意思。
不管怎么说,这个家伙也太冒失了。我苦笑着摇摇头,准备拉开门闩。
心里忽然有很奇怪的感觉,禁不住贴着门又低声问道:“谁?”
敲门声忽然停了下来,还是没有回答,门外没有了任何动静,好像刚才敲门的人无端蒸发了,无影无踪。
奇怪的感觉倏然闪了一下,一个清晰的感觉立刻取而代之。
不会,不会,不可能,不可能!!
只是这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纵使隔着铜墙铁壁,又怎能蒙蔽得了我?即使我想否认,那也只是自欺欺人。
是的,没错,就是他……
我重重地转身,后背紧紧地抵住门,以全身力量压住翻滚得如同沸腾的开水的情感,冷冷地说:“你来做什么?”
沉默了半晌,门外一个沙哑、疲惫但让我魂牵梦萦千百回的声音幽幽响起:“天啸,我总算找到你了。”
我的忽然被一支利箭射中、贯穿,浑身顿时失去了力气,顺着门板滑坐在地上。
我掩面而泣。
为何要来?你为何要来?何必还来?
两条无缘相交的平行线,何必再苦苦折磨?
离开你,你的生活从此阳光灿烂,前程似锦,何必为我所扰?
“开门啊,天啸。”门外的声音悲伤而哀切。
开门?多么容易的一件事,只要我站起身,抬起手,立刻就可以做到,这何尝不是我所愿?
但此刻如此不费吹灰之力举手可得之事竟重逾千斤,我无法起立我的身,无法抬起我的手。
“你走吧……”我泣不成声。
“天啸,难道你连见我一面都不肯吗?”门外的声音也在哽咽。
怎么会不肯?我的心一千二百个愿意,但我所作的一切努力只怕见了你之后都会灰飞烟灭。
不是我不肯,这都是为了你,既然你也明白,又为何让我再左右为难?
“天啸,外面很冷,我连毛衣都没穿,你一定不会让我冻成冰棍的对不对?”门外的声音在发抖。
“你走后我就病了,一直发着低烧,肺也不太好,老是咳嗽,咳咳……”仿佛是为了证明给我听,他剧烈地咳嗽起来,每咳一声都揪着我的心。
“这十几天来我像疯了一样到处找你,甚至撂下单位一大堆急待处理的事务,也管不了局里愈传愈烈的风言风语,我只是一个劲地找你,我只想见到你……”
“我找遍了盐城你可能去的每一个角落,没有找到,于是我连夜三个小时飞车到上海BOBOS,我满心欢喜地以为你会在那里,但是你没有。”
“在上海没有找到你,刹那间我失去了精神支柱,病倒了三天,整整三天卧床不起,粒米未进。失去了你,连吃饭都失去了意义,我的世界一片灰暗,而且暗无天日。”
“在上海,多亏了有你的一帮朋友照顾我,开导我,第四天,也就是今天,昂昂和黑猫也终于看不下去了,没有遵守对你的承诺,把你的住址给了我。现在,他们就在我的车里,他们也望眼欲穿,希望你把这扇门打开。”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的前程着想,怕我受你的连累影响升迁提拔,告诉你天啸,我连向生不在乎!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功名利禄,身外之物,人生百年,白驹过隙,还有什么比一份真挚的感情更可贵的呢?何必让我们再为世俗的烦恼而左右呢?开始我也觉得犹豫过,彷徨过,对这份感情觉得怪异,觉得太另类,但是现在我只知道,真正的感情是超越一切的,无论名誉地位身份钱财,无论性别同异,只有一样最真实,这是我的心在告诉我的:天啸,我爱你!”
再也无法忍受内心如滚油般的煎熬,忽地站起身,伸手向门把,却被另一只手挡住。
回头看到的是一张精致而令人厌恶的脸孔,因为狰狞而变了形,他压低了嗓门恶狠狠地说:“只要开了门,你和连向生就什么都没有了!”
迟疑了三秒钟,我一脚踹向他的裤裆,他顿时龇牙咧嘴地蜷着身子倒在地上哀号。
再也不犹豫一秒种,我忽地拉开门。
这么冷的天,他果然还是穿那件薄夹克衫,脚上还是那双单皮鞋。在寒风中,他胖胖的身子如风中树叶,瑟瑟发抖。
曾经梦中千百回出现的面容现在竟如此憔悴,蓬乱的头发,凌乱的衣衫,夹克衫纽扣掉了一只,从来漆亮漆亮的皮鞋落满尘土,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胡茬显然已几天未曾刮过;甚至十几天不见,明显看到两鬓有斑斑白发……我心痛地伸出手,抚摩着让我无时无刻不在牵肠挂肚的脸庞。
他向前一步,给我一个大力的拥抱,紧紧地,紧紧地将我抱住,抱得那么用力,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
就这样静静地相拥在一起,不知过了多久,也许自天地混沌初分以来我们就已经这样如此深情相拥,亦或是穿越红尘十度轮回依然相生相守。
就这样相拥下去,不再计较世间芜杂纷争,蜚短流长。
朦胧中看到车旁有两个胖胖的身影倚车门而立,微笑着见证这一切,眼中也隐隐有泪光。
于是继续抱下去……
天已将晓,东方微明,一轮红日蓄势待喷薄而升。
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QQ|老少爱小说网  

GMT+8, 2020-1-21 11: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